荒厄III之四 仁王(完)

不不不!我想替你做一些什麼,最少讓我作一些什麼啊!

我什麼都不能做,但唐晨卻伸出手。「有很多人掛念你呢,仁王。來吧…」他居然徒手抓住金色的霧氣,漸漸縮小,成了他掌心一個金珠子。

【Google★廣告贊助】

「你也想看契子平安的大學畢業,娶妻生子吧…」唐晨慈愛的對那金珠子說,「所以,還沒有了呢。」

他的神情和悲憫,害我差點跪下來。

後來我讓唐晨載著,越過我們學校,到另一邊的山去。找了兩天,才打聽到仁王以前所在的祠。

但村子早就廢了,只有一條平坦寬闊的道路。

唐晨卻再次嚇到了我,他從齊腰草叢找到一個破片,看那虎紋應該是仁王金身的一部份。

我拿著碎片,唐晨取出放在熱水瓶裡的金珠子,跟碎片融在一起。

之後世伯寄來了一個陶瓷燒出來的虎爺像,還沒有開眼。唐晨親手將碎片放在神像裡,並且畫上栩栩如生的眼睛。

於是仁王抬頭看著我們。

這一刻,我哭得非常厲害。眾生有情,而身為人類的我們能夠用這種無用的能力回報,真的是太好了。

我哭得這樣厲害,連唐晨抱住我都沒時間想到起蕁麻疹。

***

但我捧著仁王去塞到老大爺案下時…被罵得狗血淋頭。

仁王奪舍基本上就是一條罪,干涉人的壽命更是罪不可赦。但是唐晨出手救了,老大爺不能對他發脾氣,只好把氣出在我頭上。

我只能低頭稱是,然後放上花了我一個月打工費的昂貴香檳。

「妳算算妳多少鬼使敗神!我是犯了什麼災星讓妳這樣添人口和添亂子?妳說啊妳?!」

我搔了搔臉頰,「…緣份?」

「我跟妳只有孽緣有什麼緣份妳說!…」祂罵到口水噴星。

罵是這樣罵,但仁王要走,祂更暴跳如雷的吼了好一陣子,不准祂走。

我說我們這個傲嬌的老大爺…

唐晨做事都難免帶點尾巴,我是了解。但他這個前任貶神(還是天魔)親手開光的虎爺,難免又更…你知道的。

所以傳說我們學校有隻大老虎出沒,還把一個外面來的小偷嚇得尿褲子。

至於我那個學弟嘛…我想他小時候的淨眼,現在早就沒有了吧,只剩下一點感應。但有回我去上供,看到他痴痴的望著案下的虎爺,脫口而出,「…虎爸。」

後來初二十六都會遇到他,他總是有點不好意思,有點害怕,但都虔誠的朝著案下燒香。

仁王很高興,卻也尷尬。「…長官,孩兒不懂事,不知道要跟您先打招呼。」

「我可不知道喔。」老大爺偷偷擦眼淚,還裝得一本正經,「他來跟契爹講話,關我什麼事情。」

搔了搔臉頰,我趕緊拜一拜走人。

肩上一緊,荒厄總算知道回家,唧唧聒聒各路神明、大妖小怪的八卦。我是很高興看到她,但實在聒噪得受不了。

「荒厄。」我說,「那天仁王說祂的故事時…妳哭了是吧?」

她全身的毛髮都豎起來,講話也結巴了。「我、我我我…我哪、哪有!妳胡說八道!」她又怒又急得搧了我一翅。

沒理她搧翅,我抓著她獰笑,「原來荒厄也會感動哩,我們家的娘娘真是心腸越發軟啦~」

「妳妳妳…沒有!才沒有!」她又羞又氣,乾脆滾地撒潑,「說沒有就沒有,哇呀呀,偏妳賊眼亂瞄!誰哭啦!沒有沒有沒有~」

我大笑起來,俯身抱起那隻同樣傲嬌,也會掉眼淚的鳥王。

眾生有情,願我也能相等回報。

(仁王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