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五 代言(三)

有妖怪恨恨的說過,唐晨的哈雷是個活生生的兇器。

這點我真的很難反駁,但他還只需要走避,我可是坐在上面。所以真的不能怪我為何沒發現任何異常,我光把臉埋在唐晨的背後尖叫就很忙了,哪有辦法去察覺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一直到要進入校門口了,唐晨減速,我才發現不妙,但為時已晚。

我被個竹竿還是什麼的東西擋住咽喉,活生生的從哈雷上面「刮」下來,險些跌斷脖子。

趴在地上,我全身內臟像是被撞得反轉,痛得要命。但最可怕的卻不是這些,而是擋住咽喉的無形物像是要一路切進肉裡,直到手腕的幸運帶突然發熱,那個東西才縮回去,不見了。

結果我出這個詭異的車禍,咽喉卻燙出一行水泡。

唐晨慌張的跑過來,想把我扶起來,我發現我兩腿顫抖,只能跪坐。

「不要怕,」他的聲音微微顫抖,「別把頭仰起來,鼻血會嗆到。」他抽出溼紙巾擦拭我的臉,我才知道我流鼻血了。抓著他的衣服,我不斷發抖。

什麼大傷小病我沒見過?早就抖到不會抖了。但現在卻有種比傷病更恐怖的東西讓我害怕,像是面臨天敵。

荒厄破口大罵,就要衝向校門口的某樣東西。我吞下一口血,大喊,「荒厄回來!」但還是遲了一步,她發出一聲慘叫,起火燃燒,唐晨慌著幫她滅火,我的左肩被她的火焰灼出水泡,衣服都破了。

她沒受到重傷,但受到不小的驚嚇。她自從成為金翅鵬以後,從來沒有遇過什麼強敵。北妖九萬聯軍,她都敢與之對峙,但只是一個禁制,就傷到她了。

握著溼紙巾,鼻血還沒停止。原居民就把我們團團圍住,又哭又嚷,更讓我頭昏眼花。

他們受到更大的驚嚇,說話更不清不楚。聽了半天,我才聽懂,昨天夜裡,有人在校園裡立起竹子,他們就通通被趕出來了。有家歸不得,慌亂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想過要去找我訴苦,但巫婆家是不能隨便進去的。唐晨那部哈雷又是殺鬼兇器,他們只能圍在校門口等我。

「…是你們把我拽下來的?」真慘,鼻血流個不停,太狼狽了。

「我們哪裡敢?」原居民一起哭起來,「讓老大爺知道,我們還活不活呢?」

…你們早死啦,各位。

但失神到現在的荒厄發抖哭泣,「炎、炎…炎帝!嗚啊啊啊…」

我的心馬上涼了半截。「神威如獄。」我喃喃著。

南方炎帝,原名重黎,後住在祝融城,又名祝融。這個性格暴躁、司命為火的神祇,最是嫉惡如仇。祂曾豎竹燃燒,稱為爆竹,專門驅妖除鬼。荒厄心有餘悸的提過,她之前在金陵漫遊的時候,差點讓炎帝乩身殺了。

這在她心底造成很大的傷痕,據說有陣子看到火就會發抖。但現在她修煉成這樣,擁有自己的火,還是恐懼得幾乎嚇殺。

「荒厄,妳先避難去。」這得當機立斷了。

「什麼話?」她忘了害怕,大怒起來,「我能扔妳一個在這兒?妳要知道,妳跟妖怪也差不很遠了!」

…就算是實情妳也別說出來,這叫我怎麼不傷悲?

「妳先避避去,」我打起精神勸她,「我去瞧瞧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在外沒有伏兵…妳放心?妳看是去哪兒躲一躲,等我弄清楚。我若有了危險,最少妳還可以來救我。我們兩一起失陷,誰來救呢?這不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魎…是神明哪。」

她一下就懂我的意思了,果然是隻聰明的鳥王。遇到魑魅魍魎,不說老大爺,聖后慈悲,王爺承情,我們還可以勉強擋一擋,事後還有人罩。但牽涉到神明,祂們說話也不是,不說話也不是,這點人情世故,唐晨可以不知道,我和荒厄怎可以不知道。

荒厄低頭了一會兒,用翅膀拍了拍我,「妳…妳可小心。」然後一臉想吐的轉開頭。

「是了,妳自己也當心。」

垂首了片刻,她憤然飛起,方向卻不是朔的家。我猜她去找四方交好想辦法去了。

顫顫的站起來,她的深染追上來。「不許妳自格兒逞強,讓我只能收屍!妳的身體我也是有分的!」

「是了,知道了。」

這傻鳥,一路哭著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