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五 代言(四)

幸好一大清早,校門口沒什麼人,唐晨搪塞得過去。只是他看我一身傷,自責得要死,一意要送我下山求醫。

我搖頭,心底湧起極大的怒氣。我簡單的說了一下,他眉頭越皺越緊。「…妳且請假一天吧。」

「哪能天天躲著,我還要上學呢。」我擦掉鼻血,怒氣沖沖的走向校門。

【Google★廣告贊助】

真是令人難過的感覺,像是突然發起高燒,內在焚起狂烈的火。但我戴著的幸運帶鈴鐺輕響,不知道怎麼的,我就進去了。

校內更讓人難受,空氣真比喜馬拉雅山還稀薄。

「…你有覺得什麼不舒服嗎?」我問唐晨。他把我架去校醫那兒擦藥,正在瞪著我脖子的那行水泡發呆。

他搖搖頭,「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藉故說要在保健室休息,等他走遠了,我趕緊推被溜走。

但我對這種真空非常生氣。怒氣沖沖的,我跑到老大爺那兒,發現學校沒趕出去的原居民都擠在這兒,像是起了一層黑霧。

老大爺看到我,冷笑一聲。「人類就是不容我等在此就是了。」

被祂這麼一搶白,我湧起一陣委屈,「老大爺,人類又不是一個人可以代表…」一陣心灰,我哭了起來。

老大爺默然,然後長歎一聲。「是我不該發作妳。但是丫頭,老兒還留在這兒未走,是為了這些老朋友。但人類逼到這種地步,還拿炎帝名義壓我…於公於私,老兒只能忍氣吞聲…」祂轉忿恨,「想來沒辦法,只好一走了之了。」

「您走了,這學校怎麼辦呢?」我哭著說。

「丫頭,聽老兒一句,妳也走吧。」老大爺反過來勸我,「水至清則無魚。別說妳這樣短命妖氣的小姑娘,普通人也承受不起。這地該有此劫,定當衰敗了。哪裡沒有學校念呢?」

「…這是第一個讓我覺得我還是人的地方。」我低頭拭淚,「我不會弄到這種田地的。」

老大爺搖搖頭,原居民遠遠近近淒惶的鬼哭。

等我發現,小辦公室用禁制鎖上,沒辦法去給老魔上供,我真的快要氣死了。

怒火沖天的,我不等校長叫,就衝到校長室去。

校長正在跟個年輕人說話,那傢伙的眼神真是無禮之至。他的意識鋒利如劍,若不是我還有絲毫人氣,恐怕被他斬成兩截。

遲鈍的校長根本沒發現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神經很大條的說,「林默娘同學…我是說,林蘅芷同學,這是我們請來的『專業人士』徐如劍先生,以後妳不用那麼辛苦了。」

「哦?」徐如劍挑了挑眉,「妳就是『靈異少女林默娘』?」語氣卻是十足十的嘲笑。

先禮後兵先禮後兵。我拼命提醒著自己,就算再怎麼想打爆他的腦袋,也先講理,再說看起來也打不過。

「徐先生,」我勉強壓抑住火氣,「您的禁制似乎太過霸道了。」

「是嗎?」他輕蔑的笑,「我倒覺得不夠周延。」這傢伙惡意的在我脖子上的水泡溜了幾眼,「等八卦陣蓋起來,那才是海晏河清、天下太平。」

…等蓋起來,連我都沒命,還想到其他眾生?

「諸葛亮就是干涉太多天命才早死的。」我尖酸的頂他。

「斬妖除魔為我輩份內之事,生死早置之度外。」

「他們也是有權存在在此的!何況他們才是原來的主人!」我終於抓狂了。

他哼笑兩聲,「好個人道主義。」他撇頭,「那讓校長開除我呀。」

校長馬上慌了,「林蘅芷同學,少說兩句!徐先生,別這樣,小孩子不懂事…這邊請,我們先談談這個八卦陣要怎麼弄…」

徐如劍笑笑的經過我身邊,用很低的聲音說,「可惜了,差點就梟首呢…」

我從來沒有這麼想殺人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