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五 代言(一)

之五 代言

時序漸漸推進到十月末。

最近天氣真的有點詭異,通常都是大晴天,下場雨就冷得要命。咱們學校號稱刷新最高學府海拔,一大清早就有雲在穿堂飄,同學都會互相打趣「朝穿皮襖午穿紗」,讓這秋雨洗一洗變化就更劇烈了。

【Google★廣告贊助】

對的,我又著涼了。這次沒咳嗽,但我把鼻子擤到脫皮了。唐晨隨身都會帶溼紙巾,看我又用面紙眼淚汪汪的擤鼻涕,就會勸我改用溼紙巾。

「很貴。」我甕聲甕氣的說。

「但妳脫皮了。」他一臉哀戚的遞上綿羊油。「打工別做了吧?」

我吸了吸鼻子,「下禮拜一就有專業人士來接班了。也就巡邏今天晚上而已。」

「那今晚我陪妳巡邏吧。」他很堅決。

我無力的看他一眼,知道他犯了牛脾氣。我很不會跟人吵架,何況是唐晨。反正最後一天了。

於是我最後一天的打工,聲勢浩大。宴來宴去,荒厄終於膩了,她站在我左肩,唐晨在我右邊,後面是依戀唐晨生氣的原居民大隊。稍微有點靈感的同學望風而逃,我猜是有點像百鬼夜行。

等我巡邏完,後面密密麻麻,全校的原居民幾乎都來了,包括那群少年郎。

唐晨有點嚇到,「…我們學校這麼多呀?」

擤了擤鼻涕,疲倦的點點頭。我跟他們揮手道別,他們七嘴八舌的。

「反正很快就會跑掉,妳還是得回來巡校園。」「這次的不知道可不可愛?」「我想了好多嚇人的新把戲哪!」「我也是,好期待啊…」

…千萬不要。我這種破爛身體沒辦法繼續打什麼工了。

我殷殷告誡了好一會兒,誰知道他們有沒有聽進去。倒是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算了,專業人士總比我這半吊子強。他們這些傢伙皮成這樣,也該來個嚴點的專業人士管管。

摀著疼痛的鼻子,我吩咐鬼使去老魔那兒上供,跟他致意我人不舒服。就上了唐晨可怕的哈雷,閉著眼睛祈禱到山下。

我的打工到此為止了。說真話,還有那麼一點依依不捨。

「妳是捨不得薪水袋吧?」荒厄打了個呵欠。

我忍到下車才跟她打成一團,不是唐晨把我架住,又笑又勸的分開,還很有得打。

***

剛好週末連假日,在家幾天。唐晨這個標準的好學生,居然翹掉兩堂課也待在家裡。

「幹嘛蹺課?」我在咖啡廳外的鞦韆晒太陽。

「開學到現在,各忙各的,我覺得好怪。」他坐在我旁邊的鞦韆,荒厄在他懷裡打瞌睡。「…我還是習慣跟妳同進同出。」

「你高中女生喔?連上洗手間都要一起?」我搖頭。

「男女洗手間不同。」

…你的意思是,若洗手間相同,你還要跟我手牽手一起去上廁所?

「我一直以為你很獨立呢。」我輕輕晃著鞦韆。

他摸了摸鼻子,「是呀,我一直也這麼以為。」就溫愛的輕撫荒厄的背。

我沒說什麼。但我也不能解釋為什麼臉孔有些發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