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六 師伯(一)

之六 師伯

唐晨的睡相很差。

自從讓出房間給徐如劍之後,唐晨就搬到我這兒。雖說朔添購給我們的都是雙人床,而且還是king size。當初住進來我就很納悶,一個人睡這麼大的床要幹嘛。

我不得不強烈懷疑,朔早就知道會有這個「意外」,所以乾脆每個房間都買大床。

【Google★廣告贊助】

情勢所逼,我也不是不相信唐晨,所以用個帘子隔開,我睡靠牆那邊,他睡靠外頭那邊,理論上應該相安無事…

但他總是可以滾過那道帘子,睡在我的枕頭上,有些時候,還會把手擱在我身上。

「…你是不是很喜歡我的枕頭?」我悶了,「我們交換枕頭好了,上頭鋪個毛巾就是了。」

他總是不好意思的笑,「…抱歉,我睡相不好。」

枕頭是交換了,但他還是滾過來,天亮看到他臉孔的大特寫,雖然是這樣賞心悅目的容貌,還是讓我嚇得跳起來。

我考慮過乾脆把他綁在床上,那就不會滾動了。但荒厄很熱心的教我什麼「龜甲縛」,等我搞清楚那是幹什麼用的,我追著她打了一路。

我為什麼要養這隻毫無羞恥心的戾鳥呀?!

「反正你們倆啥事也不會發生嘛,妳管他滾不滾過去?」荒厄不懷好意的笑。

「傳出去能聽嗎?」我光火了。

「對喔。」荒厄一拍腦袋,「應該要先把八卦傳出去,好靠群眾的輿論力量…」

忍無可忍,我抓起掃把追著她繼續打。把別人的尷尬當什麼呢?這混帳。

還好徐如劍只昏了一個月,等他清醒,朔就很不客氣的遞給他帳單,請他滾出去。那傢伙還敢跟朔喊喊叫叫,真是膽量非凡。若不是他是世伯的同門師弟,恐怕連屍體都找不到。

他既然讓朔趕了出去,唐晨就可以回自己房間了。但他收拾得慢吞吞的,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

「唐晨。」我威脅的說。

「好啦。其實我們睡一間也沒什麼…」他咕噥,「天氣冷,比較溫暖呀。」

「你去買台電暖器吧。」我毫不客氣的將他趕出去,「不然荒厄一定很愛跟你睡,或者你恭請關海法一起分享你的床!」

「妳幹嘛這樣?」荒厄很失望,「近水樓台先得月。雖說你們的那種發情期真比獅子還不如。但摩擦生熱,搞不好也可以鑽木取火…」

我再次掄起掃把。

***

徐如劍把整個學校生態(?)弄得一塌糊塗,我面對這樣的廢墟真是欲哭無淚。

在家裡躺了兩天,可以起身了,我就急著要去學校,不管世伯怎麼勸。我受的內傷重一點,但世伯已經幫我治得差不多了,躺在床上只有調養而已。但我怎麼躺得住?

唐晨也說他不能放著功課不管,我們倆就互相扶持的去學校了。

當然啦,學校傳的很轟動,還上了地方版。響了一夜的冬雷,卻沒有半點雨。響完冬雷,土地公祠還被一片紅光籠罩,但沒半個人敢去看。

這夜過後,原本匿蹤的怪談又旺盛起來,更讓人眾說紛紜。

我拖著還未癒可的身體去學校,聽到有同學在抱怨,學校鬧鬼鬧成這樣,校方也不管管,放著那些鬼到處使壞。

…孩子,不是不鬧鬼就是好事。我們在背後做了些什麼,你們也不知道。

但我默默無言的去見老大爺,祂看著我,我看著祂,齊齊發了聲嘆息。

「老大爺,求您留下吧。」我小聲的說。

「炎帝都擠到我這小廟低頭賠不是,老兒還能說什麼?」祂嘆氣,「原來真貓在巫婆家呀。」

咦?「老大爺,真貓…到底是什麼?」我真的一整個好奇起來。

「真貓?就是…」祂很想解釋,搔了搔頭,「就是貓啊,還能是什麼?」

「…貓有這麼厲害,妖怪還要活嗎?」我叫了起來。

「當然不是每隻貓都這樣呀,她是真貓耶。」老大爺回答得理所當然。

祂回答的很清楚,但我聽得很糊塗。

真貓…到底是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