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七 聚散(五)

玉錚還比我早到,被她罵了好一會兒。她搭高鐵,我搭火車,速度差很多好嗎?

讓我驚訝的是,她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跟我差不多。真是淚眼人對淚眼人。

「小晨拋棄妳唷?」她委靡的問。

【Google★廣告贊助】

「…沒有!」我沒好氣的回答,心底驀然一酸,我低頭忍住淚。

「省點哭的力氣。」她拉我上計程車,「我剛甩了第三十六個男朋友…我呸!那種軟體動物也配稱男朋友?!」

…光聽她說話我就憂鬱不起來了。

她跟司機說,「歐悅汽車旅館。」

欸?「我我我…」我真的嚇到了,「我從來沒有去過汽車旅館…」

「放心,我常去。」玉錚抹了抹眼角的淚。

喂!妳這女人真的…

我真不敢回想怎麼進去的,一路摀著臉,玉錚看我這樣,也真的哭不出來,沒好氣的把我拖進去,幸好房間豪華透頂以外,除了燈光暗一點,沒什麼不正常的…

如果不要計較大到嚇人的浴室沒有門的話。

「妳別這麼沒見過世面好不好?!」她叫,從行李掏出兩瓶葡萄酒,「飲料都可以喝啦!冰箱也不會咬妳!拜託喔…唐晨沒帶妳去過?」

「我們沒那種『嗜好』!」我的頭髮都要豎起來了,可謂之怒髮衝冠。「是…是有錯過宿頭住過…但但但是…」

那家汽車旅館內外都樸實,跟普通旅館沒什麼差別。而且我們是開車進車庫的,不是這麼大搖大擺,熬著服務人員的眼光,走進來。

而且這個豪華透頂的房間還有張奇怪的椅子,我發誓不是按摩椅,床頭還有四個保險套。

「這家還滿貼心的,『設備』非常齊全。」玉錚瞟了一眼,突然悲從中來,「但我不想跟妳一起住愛情旅館啊…為什麼不是個帥哥或猛男…」

…喂。

她倒了兩杯酒,和我一起坐在地毯上…開始吐苦水。

我們兩個都是巫,用不著很複雜的語言。所以她知道了我的憂鬱和痛苦,我也知道她和唐晨分手後,跌跌撞撞的愛情旅程。

「妳神經病喔?鑽牛角尖!」她嚷。

「妳還不是學不乖?」我頂她,「妄想在軟體動物群裡頭找男子漢。」

後來?後來我就記不太清楚了。我只記得我們倆抱頭痛哭,互相扶著去廁所吐了又吐,吐完又回來喝,一直喝到沒酒,連床都爬不上去,躺在地毯上就沒了意識。

半夜裡還模模糊糊的記得,我的手摸到光滑的大腿,結果兩個人都起惡寒,各自滾遠一些,又睡著了。

***

等我睜開眼睛,有幾秒不知道自己在哪。坐起來發愣了一會兒,只覺得腦袋裡像是有一百個小人拿著鐵鎚在敲我的頭。

昨晚真的喝太多了。我還沒這樣墮落過呢,果然學壞也是需要條件的。

我踉踉蹌蹌的走入浴室…然後發出一聲淒慘的尖叫,趕緊遮住臉。

「…叫什麼叫啊?沒心臟病也讓妳嚇出心臟病!我又不是男的,有什麼好叫的?」玉錚大剌剌的躺在按摩浴缸裡,「我身材很差是吧?需要這樣小家子氣?」

「妳這是哪一國的思考邏輯啊!」背對著她,我掩著臉,「妳快穿上衣服啦!」

「才不要。我才剛把水放滿而已。」我只聽到潑剌的水聲,「妳要一起來泡嗎?治療宿醉泡熱水澡最好了…」

「才不要!」我吼完才覺得頭更痛,「…我要上廁所啦!」

「妳上啊,還怕我偷看?想偷看也看不到啊,那是坐式馬桶。」

…我是哪根筋不對,會想跟她出門呢?

一直到我們走出汽車旅館,我還百思不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