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七 聚散(完)

第二天,我們離開賓館,跟櫃台提起玻璃和通風孔的事情,他們卻說有人賠償了。

但玉錚說什麼都要回去了。

「…那就無緣見面啦。」我雖然差點把膽子嚇破了,但難得出現這麼符合玉錚規格的男子漢。沒想到我受荒厄薰陶這麼深,連八卦精神都有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不可能啦,哪有那麼好的事情?」玉錚怒氣沖沖的將我拖去買票,「老天爺待我那麼好,從天上跌一個我要的男人?這一定是精細的陷阱!那傢伙不是gay,就是出家人之類的。就算他不是gay又不是出家人,看他練出一身肌肉,XX一定很小…我才不會上當呢!我還是回去等看看研究所的新學長,還可以先行試車…」

不管怎麼阻止她,也沒辦法讓她停止如此…「不當」的發言,只能低頭聽她劈哩趴啦的「評論」。

我都想替她鑽地板。

傲嬌什麼呢?女王陛下?

「誰傲嬌啦!」她瞪著眼睛罵我。

…我忘了我們情緒可以深染,我又想得太大聲。

我們同車回去,她撐著臉,怒氣不熄的望著窗外。我嘆了口氣。這麼莫名其妙的來,又莫名其妙的回去。

「…往前走啊。」她冷不防的說了一句。

她幹嘛突然天外飛來一筆?

「還是得往前走啊,不管老天爺多過分,老把軟體動物塞給我,還是得跟祂爭到底,只能往前走了呀。只要往前走就有希望…」她頓了頓,「有的時候,快被寂寞打倒的時候…我也會想回到小晨身邊。」

我張大了眼睛。

「但這不是太過分了嗎?」她低吼,「明明知道這是最差勁的組合,我早晚還是會出走,只是因為寂寞卻利用小晨,我還能看得起自己嗎?我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還活著幹嘛啊!?聽著啊,蘅芷。連我都會軟弱,妳又怕啥啊?想想又不犯罪…只要別真的去做就好啦!千萬千萬,不可以輸給寂寞這個爛理由!」

她惡狠狠的揮了揮拳頭,像是要把寂寞擊個粉碎。「像這樣,試試看!」

…我是很感動她有這種氣魄,但我…我沒膽子在人來人往的火車上…只是被她瞪還滿可怕的,我勉為其難揮了揮拳頭。

「…妳招財貓啊?連揮拳頭都不會?!」她叫了起來。

「………」小姐,誰能人人都同妳這樣潑辣貨呢?這也是需要才能的。

我的站到了。

下車後,玉錚還看著我,揮了揮手,又揮拳頭替我打氣。我尷尬的笑,目送她美麗的容顏漸漸遠去。

看著自己的手,試著握成拳頭。噗,真沒那種氣勢。

找到我的手機。自從和玉錚會合以後,我就關機了。別問我為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彆扭什麼。

打開手機,猶豫了幾秒,我撥給唐晨。「喂?」我顫顫的開口。

「妳…」唐晨的聲音聽起來很生氣。

我趕緊搶著說,「唐晨,我回來了。」

好一會兒,他沒說話。我緊張的握著手機,覺得手心溼漉漉的。

「…妳在哪裡?」他的聲音緊繃。

「在車站。」我小小聲的說。

「我去接妳。」他就把電話掛了。

他一定氣死了,就這樣跑掉,一點音訊也沒有。但我決定,等等不管他怎麼罵,我都會乖乖的聽。是我不對。

能讓他罵的時候還有多少呢?不多的。

但我決定,就這樣吧。朔說得對,有聚就有散,不是生離,定當死別。不過,相聚的時間這麼短,離別卻長到沒有盡頭,不趁相聚的時候多歡笑,難道要這麼哭到離別?

往前走吧。就像玉錚說的。往前走。不往前走,誰知道會遇到這些人?說不定往前走,離別之後又是重聚。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嘛。

這些自我打氣的話,等我看到唐晨出現在車站門口時,又糊成一團了。他看著我,我看著他,相隔大約十來步。

我想啊,唐晨將來一定會有老婆小孩,他也絕對會是個好丈夫,好爸爸,我們的分離是必定的。

我僵硬的張開雙臂,趁著勇氣還沒消失之前,衝進他的懷裡,還撞到鼻子。

但現在,現在。他只是我生死過命的唐晨。

他挺直了幾秒,才俯身抱住我,說不出一個字。

之後?之後我們就回家了啊。當然被他罵了一頓,但只是念幾句,沒罵得很兇啦。甚至他還好脾氣的問我跟玉錚出去玩好不好玩。

這倒是很難回答的問題。

說好玩,我累得骨頭快散架,還有個殭尸驚魂記。說不好玩,又覺得不至於。

「呃…」我搔了搔頭,衝口而出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玉錚的身材真的很好。」

他瞪大了眼睛,好一會兒才期期艾艾的問,「…妳們要交往了嗎?」

「唐晨,你瘋了喔!」換我罵了起來。

就在暑假即將來臨的那個禮拜,玉錚寫了一封輕描淡寫的信,說她交了第三十七號男朋友。

「他的工作是大樓洗玻璃,最少表面上看起來是啦。但是蘅芷,我要糾正我之前的錯誤。肌肉男不是XX就很小。目前我試車的感想頗滿意…可以讓之前的軟體動物們看不到車尾燈…」

我滿臉通紅的把這封信塞在衣櫃的抽屜裡。

女王的字典裡到底有沒有含蓄這兩個字呢?我很納悶。

暑假來臨了。但荒厄,要一直到暑假結束才回來。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了。

(聚散完)

(荒厄III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