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一 辭母(一)

之一 辭母

世伯是個偉男子。

這是朔的評語,但我還真找不出其他辭彙形容世伯。他光明磊落、器宇軒昂。有著出家人的瀟灑和烈士的胸懷。雖然不是怎麼俊美,但我要說他很帥…但「帥」對他而言又嫌過度輕佻了。

所以我不得不承認朔的評語這樣中肯,的確,偉男子。

【Google★廣告贊助】

跟世伯一起出門的時候,被他吸引的女人可是很多的。我想英俊有時候不只是指皮相,氣質也要包含在內才對。

但我真的沒想到,他的至交,居然通通都是俊男美女之屬。不管是唐晨的爸媽還是玉錚的爸媽,都讓人移不開目光。

我還不知道容貌這件事情也會物以類聚的。結果我身在其中,顯得分外枯黃黯淡,像是走錯棚似的。

但我不知道世伯和玉錚跟兩家的爸媽說些什麼,真的奉為上賓。讓我非常非常不自在。

「…等妳出門的時候再叫我。」荒厄立刻落荒而逃,一點義氣都沒有。我知道是良善門第,但良善到連我都不舒服,也很不簡單…何況荒厄。

他們都對我抱持著很深的善意和憐憫,這我是知道的。但他們應該很少看到這樣集不幸、陰暗、醜陋於一身的孤女。荒厄偶爾飛回來跟我說,這兩家父母都納悶,為什麼兩小無猜的唐晨和玉錚會分手,痛苦莫名的唐晨經過一個學期,帶了一個這麼陰沈的「道姑」回來。

「…道姑?」我無力了。

「牛鼻子說妳是他的徒兒呀。」荒厄很認真的回答,然後抱怨,「我以為妳的同學就夠噁心了,沒想到我見識太淺…這裡噁到讓人無法呼吸…」

聽到唐媽媽喊蘅芷,她慌得往外一逃,還撞到窗框才飛遠。

我的手伸在半空中…荒厄,妳怎麼就丟下我!

***

唐家的爸爸媽媽白天都有工作。唐爸爸在某家大企業當高階主管,唐媽媽在某所大學教音樂。

幸好不用成天相處,不然哪裡受得了。

但夏家的媽媽是全職主婦。我和唐晨進出,常常遇到她。她待我真的很好,但唐晨有點不自在。他的尷尬也染及我,害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以前兩家交好,煮了什麼好東西,都會讓孩子送過來。唐晨和玉錚這麼一分手,兩家父母都為難。結果我來了,跟唐晨有交情,又救過玉錚(……),他們齊齊鬆了口氣,都誠懇的麻煩我跑腿。

是說就在對門,也沒什麼麻煩的。但對人際關係非常生疏而淒慘的我,真的還滿苦的。

我很不會應付人類,尤其是心腸慈善的人類。他們若是死人,我就自在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投夏媽媽的緣(?),常常留我下來吃飯,或者幫玉錚買衣服的時候,順便幫我買一套,無功不受祿,我真是尷尬透頂。

「什麼話呢?」夏媽媽熱淚盈眶,「不是妳頂著,我這女兒也沒了。這個傻大膽…這些叔叔伯伯怎麼說都裝不懂,就愛往危險奔。」她狠狠地瞪玉錚,「妳怎麼不學學人家蘅芷這麼安靜沈著?蹦蹦跳跳的,哪有女孩子模樣?」

玉錚翻了翻白眼,粗聲跟我說,「我媽愛吱吱喳喳,妳裝沒聽見就過去了。不然耳朵長繭呢。」

「妳這孩子是怎麼了?父母說都不聽的…」

我苦笑。

現在我最想要的,是趕緊奔回朔的咖啡廳。人際關係錯綜複雜,我真搞不來這一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