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四 邀宴(二)

一般來說,土地公有兩個很重要的祭拜日,一個農曆是二月初二,稱為頭牙,一個是農曆十二月初二,稱為尾牙。

但學校卡到一個寒假,往往會錯過二月初二,所以都以開學後的第一個初二,當作老大爺的頭牙。這是我們學校特殊的傳統(?),既然洛君接了棒,自然得讓她知道這個,也順便帶她去給老大爺問個安,上告一下。

【Google★廣告贊助】

但老大爺真的很不給面子,我帶著學妹,祂還是對我破口大罵。

「丫頭~~」祂的鬍鬚都飛起來了,「膽子越來越大了啊,吭?!十幾代的業妳也敢惹?妳回來幹嘛?破壞我零自殺記錄?妳不如別回來了~」

…罵這麼多年,祂老人家的台詞都不怎麼重複,這也很不容易的。

我讓祂盡情發洩十分鐘,「老大爺,老大爺…老大爺!」我喊,「我過了這個學期就畢業啦!這是接我班的學妹,才洛君。」

老大爺這才注意到我身邊怯怯的洛君,仔仔細細的打量,嘆了口氣。「小姑娘,妳做什麼不學好,跟這丫頭胡攪蠻搞啊?當個普通大學生多好…誰不好跟,跟到這胡作非為,除了添人口就是添亂子的死丫頭?」

…在學妹面前給點面子啊,老大爺。原本怯生生的洛君噗嗤笑了出來,讓我更感悲傷。

我跟她說要怎麼祭拜,還有老大爺的喜好,「…老大爺不喜歡喝米酒。」

「那可以供仙草蜜嗎?」洛君問,「我聽說有個大學的土地公喜歡仙草蜜。」

「老兒又不是螞蟻人。」老大爺發牢騷。

我張了張嘴,又頹然的閉上。我悶在心底沒講的是…咱們老大爺很挑食。

之後的祭拜就交給洛君了,順便連打工都交接給她。她得先自己熟悉,趁我還在校的最後一個學期。

老大爺對她贊不絕口,「這才是女孩兒該有的樣子!乖乖靜靜的,知道本分。哪像某個惹禍精…」

惹禍精正在給你斟酒呢,老大爺。

但大家都知道,咱們老大爺是出了名的傲嬌。我知道祂捨不得我,但又不能捨不得。

所以我沒事的時候會來這兒晃一晃,陪祂聊聊天,讓祂吹吹鬍子瞪眼睛。若不是有祂,我的人生也不會有這麼大、這麼溫暖的改變。

「老大爺,」我嚴肅的說,「我愛您。」

祂的臉都紅了,幾乎要紅到鬍子上了,「…瘋言瘋語些什麼?滾滾滾!當學生很閒是吧?!」就把我轟出去。

後來趙爺告訴我,之後老大爺偷偷拭淚,以為沒人看到。

我就說我們老大爺很傲嬌了。

不過我這麼一講,老大爺好一陣子都沒叫我去,我還有些學分要補,和悠閒的唐晨可不一樣。

某天下午,我正在小辦公室趕作業的時候,鬼使阿甲衝了進來。這個沒神經的小鬼就是想看我毛細孔噴血的那一隻。我沒空的時候遣鬼使來供食,大夥兒你推我我推你,只有這個超級沒神經的呆鬼蹦蹦跳跳的來送食,也不知道要怕老魔。

「老爺子說,叫妳馬上滾過去。」他咧嘴,「主人,聽說妳骨頭斷成一截一截又接回去欸!幾時妳可以表演這招?」

老魔嘆息,「…妳收鬼使的時候要稍微篩選一下。這隻大概是從大腦爛起的。」

…很睿智的建議。但千金難買早知道。

「我馬上去。」我開始收拾桌子,一回頭,他還一臉期盼的等著。

「…你現在就回去回復老大爺。」我有些忍無可忍,「不用等啦!我不會表演這招的!」

他一臉失望的走了,我覺得很命苦。人家養鬼賺大錢蓋大厝,我養鬼是給自己找氣受,什麼用處都沒有。

「個性決定命運。」老魔說。

「…謝謝您精闢的結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