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四 邀宴(三)

趕到老大爺那兒,祂老人家紅光滿面,說王爺下帖請祂赴宴,並請神媒都統領巫作陪。

七小姐成婚後,或前或後,都有喜了(原來鬼…我是說陰神也會生孩子。),大小姐最晚生,現在也滿月了,所以想設個湯餅會,借借老大爺的福壽。

【Google★廣告贊助】

我接過請帖,王爺真是斯文有禮的長者。他官位比老大爺大得多了,卻自稱晚生,執禮甚恭,難怪老大爺樂成這樣。

但我…實在不敢去。我這個媒人,說起來還是靠荒厄的訛詐才過關的。王爺對七個軍帥視如己出,萬一拆穿西洋鏡…這個湯餅會搞不好會成了「最後的晚餐」。

「…能不能不去?」我小心翼翼的陪笑,「我最近功課很緊…」

「大四還有什麼功課?欺負老兒沒念過大學?」老大爺板起臉,「我問妳,妳是不是替我辦事的?」

我讓人喊「都統領巫」這麼久,敢說不是嗎?「當然當然。」

「王爺是不是我的長官?」

「…是。」

「莫非妳架子比我還大,我都要依帖赴宴,妳敢拿翹?」

「…我不敢。」沈重的,我嘆了口氣。

結果我這個活人,還得去赴王爺府的湯餅會。

你以為就這樣?我也希望就是家宴而已。

更讓我無言的是,聖后剛忙完誕辰,聽說我也去,很好奇「靈異少女林默娘」長什麼樣子,主動送禮,問能不能參與家宴,王爺自然竭誠歡迎。蛟龍正好在聖后那兒作客,聽說了這事兒,說他也要跟。

不知道怎麼又傳到北部城隍那兒,祂也好奇「金翅鵬王齊天娘娘」的主人是怎樣的高人(……),也投帖送禮,祂都要去了,幾府城隍也想跟去熱鬧熱鬧…

原本是個小小家宴,結果鬧得像是神明聯歡大會,大家都趁機聚會起來。

等我知道已經達到盛況空前的地步,已經完全後悔莫及了。

我趕緊打電話給荒厄(她約會的時候堅持要用手機連絡),她心不在焉的說,「去呀。」

「荒厄!現在情形完全失去控制了!」我對她大叫,「幾乎在地有頭有臉的神明都…」都指名要見見我。

我不敢去啦!

「我聽說了。」荒厄不耐煩,「我的宿主當然大夥兒都會想看看,記得要化妝弄個髮型,換件新鮮漂亮的衣服。捨不得買,我的借妳穿吧。」

…妳的身材和我的身材…妳聽過筷子跟葫蘆借衣服的嗎?

「荒厄,妳陪我去啦。」

「不要,」她拒絕的非常乾脆,「雲郎要去大陸一年呢!就剩一個月了,當然要好好利用。」

沈默了一會兒,我沈痛的指出,「妳和玉錚一樣,都是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

「嘖,」她的同情心完全被狗吃了,「我是戾鳥哪來的人性?」她乾脆的掛電話,我要再打去,她關機了。

想用情緒深染,她氣勢萬千的築起萬里長城。

…這隻見色忘友的老妖怪!

若不是手機要用錢買,我大概就砸了它。

束手無策,我跟唐晨講了這件事情。不講還好,講了他就把我拖去百貨公司。

「我不想去。」疲倦的掩住臉。

「去啦。」他笑得粲然,一面往我身上比衣服,「可以寫進現代聊齋啊,真難得一見哪~」

大家都很開心興奮,但我很黯淡。

為什麼我老是遇到這種事情啊…為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