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五 畢業季(二)

這樁畢業照事件讓我原本沈寂的「靈異少女」名號又大鳴大放了好一陣子,學弟妹都好奇的尾隨,竊竊私語,又開始有人問我能不能辦事和咒殺了。

…我絕對不要當神棍。

【Google★廣告贊助】

「幹嘛掙扎呢?」荒厄笑了好幾天,現在還挺歡的高八度直笑,「反正已經很神棍了…我看神棍都腦滿腸肥,過得挺舒服的。反正妳畢業以後應該也找不到什麼好工作,不如就這麼…」

一看左右無人,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猛搖,她大喊大叫,唐晨又勸又笑的叫我放手。

這居然就是我的青春,居然就是我大學生活的寫照!我來上了四年大學,現實的功課沒學到什麼,只有神棍技能節節高升!

這叫人怎麼不悲傷啊?!

***

好不容易,畢業照事件平息了一點,該死的畢業旅行又來了。

這次我說什麼都不肯去,別以為瞞著我我就不知道,這群該死的傢伙不知道去哪請了個巫毒牧師,準備在畢業旅行時來個「高潮」。

去死啦,真是學不會的一群白目同學!我光鬧個東土神明眾生就想死了,誰跟他們世界大同,搞法術聯合國?朔又說我不去也沒關係,我更打定主意死都不要去了。

「等你們回來,我免費幫你們收驚。」我拿出兇惡的神棍口吻,「但我絕對不要去。」

我才不要如你們所願,去尬什麼東西法術大車拼!

最後是唐晨解圍了。他按在我肩膀上,「我們有自己的畢業旅行,就不跟你們去了。」

同學們啞口無言,然後開始竊竊私語,還偷笑。「…既然如此,你們就好好玩…」班代還語重心長的拍唐晨的肩膀,「你知道的,男子漢要作好防護的工作。鬧出人命那就…你們也真是的,在一起這麼久…該不會連三壘都沒上?」

…這群傢伙腦子裡有沒有正經一點的東西?

那天唐晨一直笑,我卻越發的悶。

「…現在墾丁的海水應該不太冷了。」他說,「我會裝備齊全的…打水仗。」

「翁若要戰則早來!」我滿心不高興的開嗆了。

他笑著揉亂我的頭髮,「他們只是…好奇和好心啦。」

「連凡人都看不過去了,何況我呢。」荒厄嘆息,「你們不急,我們看的人五內俱焚…」

「等等我把妳上了烤肉架,讓妳裡外都一起焚!不要跑!」

班上的同學去畢業旅行時,我和唐晨背著簡單的行李,打算去墾丁玩。自從我吃了那個「帝臺之棋」,繼金丹之後,我難得的這麼長的時間連聲咳嗽都沒有,長年的胃痛也不藥而癒。

別人恨不得減肥成不死軍團,我是看著新長的幾兩肉熱淚盈眶。我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長成胖子說不定還比較好買衣服。這種筷子人身材,童裝我穿太短,少女裝穿著空空盪盪,連買內衣都試到專櫃小姐嘆氣。

「胖些好,」唐晨跟我並肩坐在遊覽車上,拍拍我的膀子,「手感好。」

我捶了他兩下,「拍什麼拍?拍豬肉?」

忍了一會兒,他笑出來,「…沒見過這麼嚴重營養不良的豬。」

我把礦泉水砸在他身上,他卻笑軟了。

「你學壞啦!」我沈痛的說,「現在這麼愛笑我!以前多溫和善良…」

「男生嘛,」他揉了揉鼻子,「我只是普通男生呀。除了妳,我又沒想欺負別人過。」

我不知道為什麼,臉頰有點發燙。這傢伙真是…口無遮攔,很討厭。

「唐晨,嘖嘖,終於開竅了。」荒厄幽幽嘆息,「蘅芷妳幾時開竅呢?」

拎著她,我走到遊覽車的洗手間,那兒有個可以開的小窗。打開窗,我將她扔了出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