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五 畢業季(三)

想也知道,這樣怎麼可能擺脫荒厄?我們倆又吵又打,直到到站才滿臉傷痕的讓唐晨敲著小洗手間的門,笑勸著我們倆下車。

小傷嘛,抹一抹臉就好,荒厄也撿了僻靜處化人穿衣,我和唐晨擋在她前面掩護。

【Google★廣告贊助】

「幹嘛非化人不可?」她埋怨,「用腳走路很累欸。」

我不說話,只是催促她快點。

好啦,我知道很神經。但我就是靠這個荒謬又神經的願望才渡過鬼流業潮的劫數。

我想跟荒厄和唐晨一起去海邊玩。我長這麼大,必須很丟臉的承認,我還沒真的去過海邊。

帶著俊男美女的唐晨和荒厄,讓大家都很羨慕我這樣。很白癡的願望。

所以我還心痛不已的訂了一間不怎麼便宜的民宿,因為開窗就是海。民宿主人很友善,但他弄清楚我和唐晨是同學,荒厄是我表妹時,鼻血差點噴出來,想像倒是挺「綺麗」的。

是我的錯。為了省錢,我訂了一間四人房,而不是兩個房間。我拖著滿臉問號的唐晨和笑到腿軟的荒厄進房,將臉埋在掌心。

「我快笑死了~」荒厄溜在地板上滾來滾去,「人類真是太可愛了我的媽…那個民宿主人…哈哈哈哈~年輕人就是年輕人~」

「什麼?」唐晨被她逗笑了,「怎麼了?」

「那個人剛在想啊,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一次跟兩個妹…」荒厄笑嚷著,我趕緊打斷她。「妳給我閉嘴!當心我寫信給師伯,讓他知道妳是這樣的…」

荒厄張著嘴,旋即憤怒起來,「蘅芷妳這八卦鬼!妳敢亂說看我饒不饒妳!」

…讓荒厄說我是八卦鬼,我突然有種違和的悲傷。

「妳們在說什麼呀?我怎麼聽不懂?」唐晨疑惑的問。

「…別問了。」我真抬不起頭來。

結果唐晨自己懂了,一臉想笑不敢笑,微微紅著臉。打著岔要我們一起去海水浴場。

換了衣服出來,雖然賣泳裝給我的小姐一再保證,這是運動型的泳裝,非常保守,但我還是覺得四肢都不知道怎麼擺,緊張兮兮的走出來。

唐晨早就換好了,我羞得不敢看。我還沒看過…他皮膚面積露出這麼多。我知道他一直都有打網球的習慣,偶爾還會去健身房。但我還不知道…他身材…還挺好的。

不是那種肌肉糾結的健美先生,但也不是軟趴趴的慘綠少年。他肌肉很含蓄,但矯健。只是我不知道…原來男生的泳褲那麼…短。

他也不太好意思,相對尷尬。但我的尷尬很快就消失了。

因為荒厄大剌剌的走出來,頗有玉錚的氣勢。

但、但是,我明明買了跟我同款的泳裝給她…那她身上那只遮得住重點的破布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什麼破布?」她沈下臉,「沒禮貌。這是雲郎特別送我的禮物呢!」她看了我幾眼,噗嗤出聲,「蘅芷,妳穿這樣…很像海苔捲上頭插筷子。」

士可殺,不可辱。

「有種妳就別跑!」我怒吼,決定今天就要斃了這個病根。

她笑著跌了一跤,趁唐晨抓著我的時候,轉身就跑。我甩開唐晨,發狠的追上去。

荒厄對我做鬼臉,「喔呵呵呵~來追我啊,小親親~☆」

我非宰了她不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