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一 妖少艾(三)

災難只到此為止?你把荒厄想簡單了。她這樣一個認真的妖怪,當初不想盡誓約的時候,就想方設法鑽漏洞,等到良心發現,想極盡誓約時,又做得滴水不漏。

她既然要化人,當然是要化最頂極的超級美少女,顛倒眾生,怎可能馬馬虎虎或差不多就好?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她好不容易走穩一點了(還是常跌倒),不管我和唐晨還有大把的代辦事項,就滾著吵著要去買新衣服和新鞋子。

「…妳自己變不就好啦?」我真的火了。

「不要,」她明快的否決,「脫衣服的時候脫出一把羽毛,太沒有美感了。」

…是說,妳會不會想太遠啊?!

「我沒空!」我吼她。快開學了,我跟唐晨還按著比天書還難懂的單子採購雜項和書,怎麼有可能管到她不正經的衣服?

「有空跟我吵架,沒空買衣服?」她躺在地上,像小孩子撒賴一樣揮動四肢,「我要買我要買我就是要買~」

「好啦,我們帶她去買吧。」唐晨替她求情,這傢伙的心比豆腐還軟。

「可是…」我指著單子。

「可是…」他指著地上撒潑的荒厄。

「別寵著這隻老妖怪!」我光火了。

「誰是老妖怪?無禮!」荒厄指責我,「我可是金翅鵬王齊天娘娘!」

一片吵鬧中,朔托著腮,「求你們出門去吧。我生意還做不做?」

出門是個大問題。唐晨的哈雷既然沒有附副座,三貼是會被警察抓的。我要騎自己機車,荒厄睜著微微帶點酒紅的眼睛看著我,「不用呀。」

她作了一點弊,浮空而起,非常自然的坐在我的左肩上。「唐晨的車比較不會出車禍。」

我慶幸還沒出院子。荒厄化人以後,自然是凡人也看得到了。妳覺得…一個妙齡少女坐在我肩膀上,還讓唐晨載…

當場成了馬戲團了。

「…妳變回戾鳥吧。」我說。

「不要。」她很乾脆的將臉一別。

「…妳到底要不要買衣服?!」我真的快氣死了。

「要,但我不要變回戾鳥。」

吵到最後,我放棄了,打手機叫了計程車。她堅持要坐前座,大概是從來沒坐過吧,很新鮮。她帶著一種天真的媚態,短短的車程,已經把司機老大迷得神魂顛倒,還跟她要電話。

我將她拽下車,「…妳控制點!」

「控制什麼?」她大惑不解。「我沒有要吃他呀,他酒色過度,已經不中吃了。」

…我的意思不是這個。

這趟逛街讓我吃足了苦頭,唐晨真是耐性超凡入聖。我不懂小小一家店可以看半個鐘頭,明明沒有三坪大。

等到了百貨公司,更是災難中的災難。我們用龜速前進…而且還是年老殆死的長老烏龜。

她不知道試穿了幾百雙鞋和衣服,讓我舉著荷包跟她吵架。雖說我打工存了一點,但月長石的消耗一直都是我的隱痛。我自己買衣服都跑去左丹奴買過期拍賣,哪經得起她這樣幫我荷包大放血。

「我出吧。」唐晨拿出信用卡,「荒厄喜歡就好了嘛。小芷,妳也挑幾件…女孩子穿得太素也不好。」

「我沒錢還啦!」我抱住腦袋。就是為了還他的旅費,我才去打那個倒楣的工。

「這是禮物嘛。」他摸了摸鼻子,「呃…開學禮物。」

我堅持不要,但無力阻止歡呼的荒厄。最後提了大包小包的,她身上穿著一件遮不住肚臍的短上衣,下身是蹲下去會看到屁股,緊得讓我懷疑能不能舉步的牛仔褲。

她這隻連光腳都走不穩的妖怪,又買了一雙三吋半高的羅馬高跟鞋。

我承認穿在她腳上很漂亮,但看到一個非常美的辣妹,從東邊顛到西邊,又從西邊顛到東邊力求平衡的模樣…

「…妳為什麼要選一雙更難走路的鞋子啊?!我看妳穿夾腳拖都會摔死了,妳要我借你本辭典嗎?妳可以好好查看看什麼叫做『不自量力』!」我對她揮拳頭。

她抓著唐晨,使勁站穩,「妳不懂啦,士可殺不可辱,」她一臉堅毅和憤怒,「我才不要輸給那顆爛田螺!」

啊?哪兒又跑出一顆爛田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