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六 站崗(三)

明明知道他只是去當兵,又不是不回來了。但一年多欸。一年多我看不到他,連電話都沒得打。

他回台北以後,我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晚上接到他的電話,雖然我們都只講了十來分鐘就掛了,畢竟長途電話不便宜。

但這是我在陌生地方唯一的支柱。

【Google★廣告贊助】

晚上接不到電話的時候怎麼辦呢?我會不會被寂寞殺死啊?

「…只要能打電話我都會打給妳。」他把我攬緊一點,「妳過得好不好?」

我點頭,但又很快的搖頭。「…沒有你,很難過。」

「我也是。」他拼命忍住淚,撫著我的肩,「又瘦好多…」

他也瘦了。頭髮減得好短,看起來反而更成熟,有一點憂鬱的感覺。他一直在長大,我也是。我心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拼命哭。

不知道為什麼,時間過得這麼快,我還好多話沒有說。

他要上火車了。

「小芷,」他抓緊我的手,「我…我很自私。對不起…」

我更用力的抓住他的手,哭得氣都喘不過來。

「妳、妳不要交男朋友。」他的眼淚終於掉下來,「雖然真的要有人照顧妳才對…但我不要,我不要…」

「我永遠不會交男朋友!」我哭叫著,「我不要失去你!」

「我也不會…我不會跟任何女人有關係。」他依依不捨的鬆開我,「小芷,妳要加油!」

我根本沒辦法講話,只顧著像是小孩子一樣大哭、跺腳。事後想來真是可怕的孩子氣。

火車開動,我還追著火車走,覺得好想死掉。

「別追來!很危險!」唐晨叫,「我會…」

然後火車把他帶走了。帶走我生命中最燦爛的晨光。

我站在月台發呆好久,眼淚像是不要錢似的拼命掉。心很痛很痛,一陣陣的,呼吸都有困難。

「…最後妳還是沒告訴他。」荒厄陰鬱的站在我的左肩。

「有什麼好說的?」我吸了吸鼻子。喉嚨痛得要死。

「二十年福報欸。」荒厄嘆了口氣。「這沒什麼好說?」

「沒什麼好說。」我堅定的回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