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七 巫媼(三)

上回我讓王爺邀宴,最後成了神明聯歡大會,連吉神泰逢(……)都來了。我在席上就沒把祂認出來,只覺得奇怪,聖后怎麼會選個金毛ABC來當隨從,這個ABC還對我傻笑個不停。

直到我來這裡上班一陣子,祂才讓聖后為了幾隻被我逮起來的頑劣小鬼遣來求情,我才大驚失色的發現當日咬文嚼字的蛟龍成了這副德行。

【Google★廣告贊助】

祂還給自己取了個非常威風的人間名字,叫做…

龍霸天。(遮臉)

這個理論上應該是飛車黨之類的金毛蛟龍,卻是個環保人士。祂跟我講,怕突然化成人身驚嚇到人,所以祂很乖的從人跡罕至的深山騎越野單車過來的。

…時速六十的越野單車真的也可以列入靈異事件簿了。

「聖后有什麼懿旨?」我有氣無力的問。

「阿娘沒有說什麼,只是要我順道來看妳這兒好不好。」祂咧嘴一笑,鼻環閃閃發光。

「都好,只是最近有點乾旱。」我隨口應,「大嬸抱怨她的菜園都枯了。」

「儘容易。」祂彈了彈指頭。

登時烏雲密佈,閃電橫空,嘩啦啦下起傾盆大雨。沒幾秒,我就成了落湯雞,頭髮都塌下來,蓋著臉。

吐出一口雨水,我不該仰頭看的…我的錯,是我的錯。我早就知道祂腦筋缺角,直的不會轉彎,這樣鐵錚錚的一條蠢龍,我居然還跟祂講乾旱。

對著祂又喊又叫,苦苦哀求,只差沒跪地求饒,祂才意猶未盡的住手。

「我還有三尺私雨可以下欸。」祂歪著頭看我。

…三尺私雨下完,那不鬧大水了!?你真的有腦袋這種東西嗎?!

我把溼漉漉的頭髮撥開,深呼吸了幾下,盡量平穩的說,「…夠了,謝謝。」

不能劈開祂的腦袋,絕對不可以。就算這樣祂也不會變聰明,聖后也會不開心。雖然我真的很想這麼做,最少讓我拿竹掃帚扁祂兩下。

「…阿龍!」化為人形的荒厄奔過來,「遠遠看到大雨,我就知道是你!」

「Oh~yeah~my dear 鳥兒北鼻~」蛟龍張開雙臂和她擁抱在一起。

這一龍一妖,不打不相識,有回大大的打了一架,山裡閃了一夜的紅光和閃電,打完互相非常激賞,差點燒黃紙結拜了。

你知道的,物以類聚。腦筋缺角的龍和幼稚的金翅鵬戾鳥自然一「揍」如故。他們在那兒又叫又跳,被突然大雨嚇到的婆婆媽媽又從避雨處出來,竊竊私語的說,阿姊家的不良表妹和不良表弟又來了。

荒厄這些年不知道為什麼對當人還頗有興趣,時不時就變化人身出來遊蕩,加上蛟龍很愛來玩,我不得不幫他們倆捏造身分。

結果就是這兩個都是輟學不學好的「表弟」和「表妹」。

不然怎麼解釋這兩個少年少女不去上學,沒事就跑來,還常有奇怪的舉止和言行?我也是用心良苦的。

「蘅芷,我跟阿龍去玩!」荒厄叫了一聲,就跳上蛟龍的越野單車。

「蘅芷北鼻~晚點見~阿帝歐斯~」蛟龍超車過農用小貨卡,用可怕的高速狂奔而去。

婆婆媽媽們都瞪大眼睛,我乾笑兩聲,「年輕人體力真好。」

我將來一定會下拔舌地獄的,說這麼多謊。但想想前面掛號的政客和權威人士那麼多,又覺得心安了點。

等要拔到我,那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哩。說不定還沒輪到我,就不得不大赦了。無須擔心,無須擔心。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