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七 巫媼(完)

我一直沒換工作,在這兒一待就待到不想走了。(也作不來其他工作…)

畢業後八九年,我被偶爾來拜拜的同班同學發現,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我原本就很忙碌的生活又加入了這些惹麻煩的「故人」。

【Google★廣告贊助】

更不好的是,他們發現這兒山明水秀,沒事幹都呼朋引伴來這兒拜拜兼遊玩,還貢獻了不少錢給村上的民宿,結果我曾經是「靈異少女林默娘」的倒楣事蹟被他們翻出來了。

還好村民鎮靜,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樣,還跟他們講我奇異的求職經過和媽祖婆托夢。

結果我差點被煩死,又甩不掉這些笨蛋。假日我乾脆閉門不出,他們乾脆敲門來找我敘舊,一看唐晨在我這兒,傳得更亂七八糟,我煩到想叫荒厄乾脆祟殺他們算了。

其實他們又不見有什麼鬼纏身(鬼魂也是挑人的…),又幾乎都住在大都市,都市裡少有那種非常厲害的異類,多半是自己嚇自己,或是一點點怪事就大驚小怪。

我根本沒作任何事情,但他們愁眉苦臉的來,都會笑嘻嘻的走。說只要來我這兒坐一坐,心情就平靜下來了。

朔為什麼會開咖啡廳,我有點了解了。

不過什麼地方不能開咖啡廳呢?朔在我畢業後第二年,就說住倦了,搬去台南開咖啡廳,關海法也去了。

我忙成這副德行,只能清明節連放幾天假,去探望朔和世伯。朔的咖啡廳就開在世伯的中醫診所旁邊,生意還是冷冷清清,但總是有人上門。

他們倆還是淡淡的。世伯的中醫診所七點多就關門了,卻會去朔那兒坐著,看看書,冥想或內觀,等朔十點打烊,才一起並肩回家。我跟唐晨說不定還比他們親暱點…他們是老派人嘛。

但在他們淡然卻關愛的環繞下,一整年累積的疲倦,就能夠一掃而空,我終究是個有家的人。

但我實在擠不出時間去探望老大爺。只能請荒厄去致意,有時候老大爺會遣鬼使來叨念我要注意身體。

這麼大的地區,只有我一個人在做疏濬工程,真的是非常的累。不過畢業後第十年,失聯很久的玉錚神采奕奕的背著行李來找我,讓我大吃一驚。

她看到化人的荒厄,嘴巴圈成可愛的O型,「…哎唷!怎麼像是我流落在外的姊妹?不知道是妳家鳥兒,我非回去嚴刑拷打我爹不可!」

荒厄得意的笑,「我還跑去旁聽歷史哩,人類歷史好好玩啊!」她們倆相投的不得了,從美髮講到朱元璋的黃袍加身,聒噪得要死。

就是玉錚來幫我了幾個月,所以我終於把這個龐大的工程完成了。

「妳不是出國去?」我問。她這傢伙超見色忘友,後來出國去,她又懶得寫信,就這麼失聯了。「換第幾號男朋友了?」

「沒換!」她嘿嘿的笑,「我早拿到歷史碩士的學位了,現在正準備拿教育碩士。」

她的力量比以前還強很多,但畢竟年紀大了,懂得收斂和控制。情緒深染時,也不再那麼翻江倒海,反而有種湧泉的豐沛感。

別後她出國唸書,那位「大樓擦玻璃達人」一兩個月就去看她,還提供她許多資料完成論文。

「『大樓擦玻璃達人』能有什麼資料提供?」我扁眼。這妮子學壞了,也知道要築堤設防,不會什麼都嘩啦啦的倒出來。

她支吾了一會兒,「…他們歷史悠遠,可以提供的資料又是第一手。」

「是滿悠遠的沒錯啦,可以上溯到十字軍東征了。」

她大笑,「我不能談這個!該死,蘅芷,妳變壞了!別拐我!」

就算不說,我也知道她很幸福。現在她的銳角沒那麼利了,或者說,她有了刀鞘。她自豪的說,她要當曹大家之後第一個女史官。為了要好好研究,她才又修了教育碩士。畢竟教書還是做研究最實際的路。

「歷史學家啦。」

「女史官!」她對這點堅持的不得了。

「那妳的達人先生呢?」我笑。

「他的管區本來就是台灣…呃,妳什麼都沒聽到喔!」她大為緊張。

我聳聳肩。達人先生的組織據說富可敵國,只要別搞什麼政變戰爭,誰理他們在台灣幹嘛?

「恭喜妳啊,」我用手肘撞她,「找到騎士駕馭得住妳這女王受。」

我頭回知道成熟的女王還會臉紅,她激怒起來,「誰是女王受!胡扯!」

嘿嘿笑著,但玉錚快氣死了,撲過來一陣亂打。好笑的是,她打不到我,我打不到她。我是讓荒厄訓練出來的,她又是讓誰訓練的呢?

「吼~妳這討厭鬼!不要亂想啦!不要跑!」

我笑著逃到唐晨後面,她氣紅了臉,「小晨閃開!」

「我還以為荒厄和小芷打架呢,」唐晨笑了。「水要滾爛了啦,來喝茶吧。」

沒想到不到我們老,就可以愉快的坐下來一起喝茶。時光果然可以解決所有的糾葛。

我的桌子上還擱著洛君和耀聲的喜帖呢,我身邊的人都過得很好。突然覺得,我再也沒什麼好求的了。

我毫無遺憾了。

玉錚要回去的時候,送了一本書給我。

那是本本土學者寫的,關於民俗神明。我卻越看越怒。畢竟對我這樣服侍神明的巫來說,對於「低俗野蠻宗教」的詆毀當然是很火大的。但我要說資料真的很詳盡。

我翻到「媽祖」那頁,作者敘述了媽祖的生平,卻輕蔑的下了句評語,「不過是『巫媼』人物。」

本來炸了起來,但回思一想,我突然領悟聖后為什麼把我擺在這個位置。

說不定,她根本不在乎別人說她是「巫媼」,反而會引以為傲。

沒錯,我們都是巫,沈默無言的安靜地方。你們這些士大夫,又做了什麼?

這是聖后會說的話,也是我、朔,所有默默無名,沈默自持的走在歷史陰影的巫者們,安靜卻有力的反問和驕傲。

我的確就是一個巫者,並且因此感到無比自豪。

(巫媼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