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一 妖少艾(五)

開學那天,荒厄怎麼叫都叫不醒。眼見就要遲到了,我和唐晨只好扔下她,慌慌張張的上學了。

然後我知道,我錯了。

才在車棚停好車,我就被從天而降的荒厄撞得一跌。她也重心不穩,但發誓成為頂級美少女的她,拼命揮著手,踉踉蹌蹌半天,還是抓著唐晨穩住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我跌個結結實實,像隻青蛙似的趴在地上。美女和非美女最大的差異就在這裡--我沒她那種執念。

爬了起來,我正想罵她,發現她的短袖不但撕裂了,還有火烤的痕跡,不禁臉孔蒼白。

「…妳是怎麼來的?」

「把手變成翅膀啊。」她不滿的繼續抱怨,「居然趁我睡覺偷溜!不等我呢!昨天就說我也要來上學了…」

妖怪上什麼學啊?!

等等。她只把手變成翅膀?

「妳…」我突然覺得情形有點嚴重,「妳記不記得要隱身…?」

「化成人形不能隱身啊。」她用看笨蛋的神情看我,「化成真身還要變人身找地方換衣服、重新化妝,多麻煩啊!像這樣多好…」

…這學校的怪談還不夠多嗎?需要妳增加天使或惡魔的傳說?!

我拼命告誡她,她居然把耳朵掩起來。我想…我想馬上宰了她。如果不是車棚人很多,我真想直接跳過去掐死她。

「人類真是麻煩。」她居然還有臉抱怨!

「好啦,別生氣了。」唐晨打圓場,「荒厄還不太懂嘛。以後我們一起來好了。」

…三貼是要繳罰單的啊!

正不可開交,我驚覺居然有大群的人圍觀,幾乎都是男生,口水幾乎要滴在地上,當然不是因為我或唐晨。

他們的這副模樣…和唐晨後面的原居民大隊還真有點像。

「呃,默娘,」我們同班的一個男同學陪笑的問,「這位是…?介紹一下吧?」

…怎麼辦?我沒想到這層。我總不能說,「這是我的式神,戾鳥荒厄。她剛學會變化人形,想要來觀摩實習如何當個人類。」…

慶幸我有一二十年的謊精經歷,馬上脫口而出,「這是我表妹,她來學校旁聽。不學好,輟學好久了…我阿姨把她送來,希望她能重拾對學校的興趣…」

「誰不學好啊?」荒厄緊緊摟著唐晨的手臂,顫巍巍的維持平衡,對我怒目而視,非常恰如其分的扮演「不良少女」的戲份。

「在校生活是非常有趣的呀!」男同學非常熱切,「我們學校好玩的地方很多呢,需要哥哥帶妳去逛逛嗎?」

…你是想把她帶去哪?雖說她現在不能吃人,但揍你個永生難忘還是辦得到的。

荒厄對他翻了翻白眼,「唐晨會帶我去,免了。」她更抱緊唐晨的手臂,唐晨溺愛幫她拿掉頭上的樹葉。

「…禮貌。」我青筋都快浮出來了。明明跟她約法三章的。

「對喔。」她咕噥,「謝謝哥哥。」

那個男同學像是吃了大麻似的,骨頭都輕了幾兩。「表妹叫什麼名字啊?」

…慘了。我忘了要捏造她的名字。只記得跟她約法三章,現在…?

「唐瑞徵。」我硬著頭皮扯了一個。

「真好聽啊…」男同學說,「跟唐晨是親戚嗎?」

「不不,只是巧合。」我深深懊悔起來,早知道該捏造其他的姓,但急起來我哪想得到其他。

等他們好不容易依依不捨的散去,荒厄瞪著我,「…唐瑞徵?!妳的創造力是否也太過差勁?!天底下那麼多名字,妳要挑這麼難聽的?!」

啞口片刻,我搔了搔頭,「…吉祥如意嘛。」

「屁啦!戾鳥需要什麼吉祥如意妳說…」她破口大罵起來。

我也很希望我的創造力別這麼貧瘠。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