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 後記

後記 未完而待續的人生旅程

我和荒厄的故事似乎告了一段落。

那個陰我的傲嬌娘娘直到八個月才含含糊糊的會說話,開口就破口大罵,「人類這什麼鬼舌頭,養足八個月才能夠說話爛到有剩進化程度如此之低落…我不要再喝奶了,難道沒有其他食物非吃這個不可嗎?人活著的開端怎麼這麼無聊透頂…」

【Google★廣告贊助】

坦白講,一個八個月大的嬰兒開口講這堆,真的很有恐怖片的味道,不過她不是魔嬰…而是妖嬰。

「…明天王媽媽照顧妳的時候,妳千萬別開口嚇著她。」我很無奈。

「還需要妳叮嚀?」她瞪我,「一千五百歲活假的喔?」

妳本來就把歲月都活到水裡去了,連聲撲通都沒有。

不過她還真的裝得很像,沒人看出破綻,還稱讚「瑞徵」乖巧又聽話。

…很多事情,不堪細想細究。

只能說赤眼狐娘真是神通廣大,不但會做春藥(……),還讓荒厄保留完整的神識和記憶。但所有身為金翅鵬戾鳥的修為,全部拿來塑造完整的人身,已經是徹底的人類了。

知道她犧牲如此之大,我嚇壞了。

「活那麼長幹什麼?哪熬得到幾百年傷痛?」她惡聲。

後來是缺角的蛟龍跟我講,荒厄因為世伯的死,驚覺我和唐晨早晚也會拋撇她而去,她實在受不了這個,所以決定當人,不想花個幾百年或上千年都沈浸在痛苦中。

這是個無法逆轉的過程,她的朋友都不贊成。所以白娘娘和赤眼狐娘才要來看我和唐晨,了解她的不捨和決心,這才願意幫她這個等於自殺的決定。

我的心軟了下來。但我真不該心軟,這混帳東西趁機囂張,動不動就恐嚇我要撥113。

(是說還沒周歲就抱著室內電話恐嚇我,將來真不知道怎麼辦…)

現在她的名字叫做「唐瑞徵」。我死都不肯結婚,唐晨也不是愛勉強人的人。但他出面收養荒厄,所以荒厄的戶口名簿上是父母雙全的。

唐晨藉口工作之便,戶口從父母家遷了出來,所以這件事一直瞞著唐家爸媽。但我沒瞞朔和世伯,朔只是淡淡一笑,但世伯嘖嘖稱奇,說這是曠古沒有的奇緣,倒是很疼小荒厄,沒什麼事情就開很遠的車來探望。

荒厄周歲的時候,玉錚就從英國奔回來,一看到小荒厄,愛得要命。「不像妳肚皮滾出來的,倒像我親生的!」

小荒厄也很愛她,滾在她懷裡咯咯笑,唧唧聒聒個沒完。玉錚不愧是巫者,一點都不嫌是恐怖片才有的魔鬼嬰兒,差點塞進行李裡頭打包帶走,還是我拼命阻止才打消這個主意。

臨行前,她送了我罐香膏,說配方起碼兩千年了,算是家用萬應膏,頂級的面素立達母。

「我家那個…」她含糊的說,「拿了一大罐給我,老愛叫我幫他推拿淤血。用不完的,分點給妳。」

後來朔拿來聞了聞,笑到掉眼淚,「…是不錯。應該耶穌也用過。」

啊?耶穌?

「最後的塗油儀式…」朔忍不住又笑,「聽說這配方似乎只剩下聖殿騎士團還有。不用擔心,沒有害處的。」

我默默的把那罐香膏收起來。我知道耶穌使用見證真的很強,但我還沒掛,這個時候塗真的太早…

玉錚大概覺得味道好又有效,才拿給我。她那個騎士先生真含蓄,先送她這個,萬一掛點,還可以讓玉錚幫他塗油。

王者的浪漫不是我們平民百姓了解的。

小荒厄一天天的長大,有些時候真的番到我想拿條繩子勒死她。她很享受當個小孩的感覺,完全忠實的呈現那種青番狀態,而且聒噪個要死,我開始擔心全聾的可能性。

我和唐晨都有工作,慶幸荒厄只有外殼是小孩,裡面比誰都老、都精。若是真正的孩子,我跟唐晨真的早就崩潰了,雖然現在就累翻了。

唐晨真是寵她寵得無法無天,荒厄也很愛黏他。常常是荒厄吵累了,趴著睡在唐晨膝上。

「小孩子不要太寵,尤其裡面是隻老妖怪。」我抱怨。

「她是我們的女兒嘛,」唐晨摸摸鼻子,笑了起來,「我愛她就如愛妳一樣。」

…都這把年紀了,還說得這麼肉麻,害我臉紅。

雖然我還是閹掉的獅子,偶爾還是會「配合」唐晨一下。生死過命嘛,配合一下是應該的。

反正孩子都生了。(遮臉)

(看一年有沒有一次吧?= =)

但紙包不住火,玉錚一時說溜嘴,結果夏媽媽奔去跟唐家爸媽講,唐晨被他老媽罵翻了,結果爺爺奶奶來探望滿兩歲不久的孫女。

他們不懂為什麼我們不結婚,但沒有勉強我們。只是過年一定要把小荒厄帶去玩幾天。其實我有點歉疚,唐晨是他們獨子,我卻跟他這麼不清不濁的混著。

唐媽媽說,「已經太好了。我還以為小晨早晚會出家去,沒想到還有個孩子。我一年年養著他,心裡真難過。好怕隔天他就突然看破紅塵。現在有個孩子綁著,又有個妳…別讓他剃度就太好了。」說著,就抱著小荒厄哭了。

我不敢給她知道,「內容物」是個老妖怪,她會受不了的。

但即使,我常覺得荒厄吵死人,老妖怪,但她要上幼稚園的時候,我倚在門邊,熱淚盈眶。她冷靜的回頭揮揮手,跟著老師走入教室,跟又哭又叫的同學不同。

她一天天大了,越來越漂亮。跟我吵嘴,跟我撒嬌(或撒潑),凝視著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她放棄了漫長的生命,就求跟我和唐晨共行一段。

我這樣愛她。想到將來有個二愣子要從家裡把她拐走…我就恨不得馬上祟殺那個二愣子。

「…將來我一定會開槍打死她的男朋友的。」唐晨若有所失的說,眼眶都紅了。

我破涕而笑,挽著這個傷心的爸爸。他搭著我的肩,我搭著他的背,一直都是這樣。

果然如世伯所說,唐晨命底沒有姻緣。朔也說過,我命底沒有子息。但居然用這樣奇妙(和卑鄙)的方式,我們擁有一種清不清、濁不濁,非常渾沌的親密關係。

我很喜歡這樣。

***

我停下手,仔仔細細的回頭看。這是我的故事,我到此為止的一生。但荒厄大吵大鬧,說什麼都要用她的名字當書名。

好吧,那就這樣吧。

我在篇名上面,打上「荒厄」兩個字。

荒厄依舊是我,我依舊是荒厄。即使她轉生成為我的女兒…我們依舊在情感上彼此混雜。

雖然有些同學對我現在的平凡有些失望,以為我會去當什麼天師之類的…但那不是我的人生。

我的願望已經完全達成,我希望的只是握緊這樣平淡而平凡的幸福而已。

身為一個母親、一個伴侶,和一個隱身於歷史陰影之後的巫者。

這就是我。

當然,我常會回想大學那段熱鬧翻騰,青澀又青春的年代,印象特別鮮明。但我記得最深的,卻是我怎樣從一個陰沈的孤兒,得到一個強烈的轉機。

我對一切,都很感恩。所以也該寫到這裡為止。

「我回來啦!」小荒厄衝進來就直奔冰箱,拎著罐果汁湊過來,「寫完囉?我要看我要看!」她將剛印出來的稿子搶過去,看沒幾行,臉就垮下來。「我才沒有這麼壞!我一直都是很愛妳的啊,把我寫成壞人,我不依我不依…」

哇塞,才剛上幼稚園就想學政客玩選擇性記憶喔?想得美!

「妳一直都是那樣的。」我將頭一扭,「那時候黃阿姨要害我,我拼命喊妳還裝聾作啞…」

「…那是剛好我睡著了嘛!」她開始扭曲事實,「妳還敢說?如果不是我罩著妳,妳還想長得大?」

「不是因為妳附身,我會需要罩嗎?」

一但翻起舊帳,就沒完沒了。她撲上來擰我的臉,我也擰她的臉,兩個人滾在地上打成一團,她還踢我肚子。

我好不容易拎著她後領提遠點,這隻該死的老妖怪抓了我一臉!

不但如此,她還舞手舞腳,「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打113喔!救命啊~家暴啊~虐待兒童啊~」

…現在把她塞回肚子還來不來得及?我開始考慮問問老大爺,我上輩子是不是殺了荒厄一家大小,連雞鴨貓狗都沒倖免,可能連蟑螂都殺乾淨了。

不然怎麼解釋這種沒完沒了的孽緣呢?

我整個發悶起來。

(荒厄全部完畢)

我在暴斃之前寫完了欸!天哪…
(啾註:荒厄第一集楔子是2009年1月15日開始寫,2009年4月20日完稿,大約30萬字,三個月左右完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