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荒厄

謝謝各位收看荒厄。雖然說,我寫完的瞬間只想到:我終於在暴斃之前寫完了。

第一篇的荒厄是1/15發表的,到今天,4/20寫完,總共是四部,共計三十餘萬字。當中我休息的時間很少,幾乎都是處於被鞭打的狀態,簡直是泥濘膝行的狀態。

【Google★廣告贊助】

有休息的時候不是休假而是病假,我這三個多月,除了病倒在床可以稍微喘口氣,幾乎是跟荒厄共生的。

很爽沒錯,但我真的已經耗盡一切了,什麼都沒有剩。

或許讀者看我寫得這樣快,覺得很輕易簡單。但其實這是一種可怕又驚悚的經驗。我每天在電腦前面工作8-16個小時不等,但這只是打字的工作。當我停下鍵盤,腦海裡轉的都是故事情節,因此飲食無心、睡不成寐,這三個多月我真正睡得好的恐怕沒有十天。

但我不是說寫荒厄不快樂,不是的。荒厄本來是我拿來休養大腦用的「娛樂」。我之前在寫以禁咒師為開端的列姑射神話系列,架構龐大到我幾乎耗盡心力,一開始,是因為飄板出了一點事情,我有點話想說,但想來想去,說什麼都不太適合。

但飄板惠我良多,以前藍天大轉貼的那些文章伴我渡過許多孤寂或欲淚的夜晚,板友的經驗也讓我覺得很有意思。既然說什麼都不適合…那就這樣吧。

讓我為你說個故事。

一開始我是想要回饋飄板,又剛好捕捉到一個人面鳥寄生平凡少女的畫面。沒想什麼的,我像是一個搬演紙娃娃的小孩,隨口拿著紙娃娃開始說故事。但我寫到「唐僧」時,發現我已經把大綱都想好了。包括唐晨的女友和失戀,巫婆朔、世伯,玉錚,龍。甚至連師伯都出現了,還有那個老梗的結局。

也就是說,該剪的紙娃娃我都剪好了,劇本大綱也確定了,我甚至還跟室友笑著講完整個故事,連要寫幾本都設定好了。

但當時,我只寫完第一集而已。

這卻只是苦難的開始,而不是苦難的結束。我以為寫姚夜書就是個夠可怕的經驗了,但我沒料到荒厄的程度更在他之上。故事簡直要破腦而出,很可惜的,我依舊是個人類,這樣不斷掏出去的過程實在太耗損,但我就像是看著一個不會癒合的傷口不斷的噴血,卻無能為力。

而且我當初實在不該選擇第一人稱,寫了這麼多年,我早該知道第一人稱是個易寫難工的寫法。畢竟第一人稱的「我」,視角非常狹隘,要寫到大家能了解,其實會出現很多問題。我設法偷機取巧,用許多異能來死撐過去,比方說高人的預言,比方說荒厄事實上是蘅芷的知覺延伸。但還是有許多不足之處,這次狂亂的寫作讓我更了解自己的不足,可以說是很大的收穫。

當然,bug很多,我應該會在正式版修改。像是修改不了的,玉錚的姓,因為第一集已經先出版了,追悔莫及。若有再版機會再改吧…先予以致歉。

但我的本衷,真的只是想寫個小品,享受私寫作的樂趣而已。這是個很普通的校園靈異故事,許多都是取材於都市傳說或校園流傳的鬼故事。會受歡迎我也很訝異,本來以為是沒人要看的。

大家的喜愛,我很感激,雖然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我稿債已經欠到不知道哪去了,拼完這四部,我想要放個長假,老闆終於准我一個月的假期了…Orz

我想荒厄的番外篇或續集,很可能遙遙無期。因為我還有七部的瀲灩遊要了結列姑射神話系列,還有我想寫很久的神族四部曲,還有兩部半殘的武俠小說…

(我發現根本不能再算下去了,萬一中間還長些什麼真的寫到死也寫不完)

所以,請容我讓荒厄到此為止…饒了我這婦道人家吧!(大哭)

但是,即使寫到慘苦無狀,偶爾還要吐一下或哭一下解除壓力,但這三個多月來,諸君隨行,是我最大的快樂。每行留言都是讓我在這場文字馬拉松中,可以繼續撐下去的動力。

甚感諸君錯愛,只能跪謝。

希望來日尚有相逢之日。

—是說沒先寫到掛點的話…=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