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一 妖少艾(六)

開學我是很忙的,而且是別人的好幾倍忙。

我得去跟老大爺請安(和挨罵),把暑假來投奔我的濃妝小姐和她愉快的夥伴們塞給老大爺,因為他們住的pub租約到期,停止營業了。

【Google★廣告贊助】

人家大老遠的來投奔我,我總不能說我不要。但世伯家和巫婆家不是他們居住的好地方,送去萬應祠沒三天就被趕回來,說他們整夜開趴,吵死人了。

(是吵「死人」沒錯…)

如果可以,老大爺一定想立馬斃了我,可惜祂是神明,不能這樣幹。祂足足罵了我一個鐘頭,我站的腳酸,問祂能不能坐著給祂罵,又追加了半個鐘頭。

而我帶來的罪魁禍首,已經很樂得和原居民打成一片,正在教他們最新的舞步。

罵是罵得這樣兇,最後老大爺還是概括承受了。「等妳畢業,我看妳這麼一大群怎麼辦才好!丫頭啊~妳怎麼都學不乖不聽話呢?妳看看妳塞了多少死鬼敗神…」

「敗神不是我的。」我小聲的咕噥。

「妳還敢跟我頂嘴!我說是就是!」

「是是是。」我是很懂得見風轉舵的。

「別以為吃了金丹就跩啦!妳根骨裡還是人類,妖族的丹妳吸收不到一半!人類的丹妳也沒大用…妳還敢一隻隻的撿,什麼都敢撿妳真不知死活妳…」

…可以我也不想。

好不容易讓老大爺轟完,校長又把我找去,開學頭天,意見箱就滿了。

我知道原居民悶了一整個暑假,看到這麼多新生舊友非常開心…但開學不到半天,你們也別這樣。

苦命的先去女生宿舍,告誡那個超資深,不知道資深到哪去的「超資深少女」,要她別跟男學生「開玩笑」。

「我又沒做什麼,」她滿肚子委屈,「我只是請他幫我扛一下行李…他好可愛唷,我若還活著一定會給他機會…給人家玩一下有什麼關係,反正人家永遠都不能入學了…」

…很有道理。你也很難譴責懷春少女(不管她多資深,屍骨還在不在都是問題),但這樣我很難做人。我好說歹說才讓她嘆氣的答應了,不去找她喜歡的那個「學長」繼續「開玩笑」。

我去找那個大二的學弟,跟他說是地基主看他可愛,跟他開個玩笑。他的臉馬上紅起來,看起來不怕了,但色膽卻起,「…她很漂亮欸。」

「人神殊途!」我嚴厲的告誡他,「你還是乖乖去追人類的女生吧!別亂想了!」

好不容易安撫了這起,地基主卻幽幽的說,「我一生清白…」

我真想哭。一開學就這麼兵荒馬亂!

就是忙昏天了,所以我根本不關心荒厄在做啥。反正她愛黏著唐晨,唐晨也答應好好照顧她了。

但下午我卻被小汀逮個正著。

「妳們室友很怪嘛?」我翻著筆記,沒看到她們的投訴啊?

「不是啦,我們室友很正常…」她將我拖到一旁,「小芷呀,妳真是…原本以為是流言,沒想到還是真的!妳知道嗎?唐晨當選『全校最讓人忌妒和羨慕的男人』了!」

…我聽過校花校草系花系草,還沒聽過這麼長的名號。

可能是忙昏頭了,妳要知道除了樂瘋了的原居民、不滿的地基主,新生當中又有人帶了冤親債主來,我光搞清楚就已經頭昏腦脹了,所以好一會兒我聽不懂她在氣什麼。

「…那個小妖精!雖說是妳的表妹不好講什麼…但唐晨可是妳男朋友呀!」

等等。妳說啥?

「唐晨不是我男朋友。」我乾笑兩聲。

「哎唷,情敵都殺到眼前了,還說不是?」小汀氣壞了,「唐晨都捨得跟女朋友分手和妳一起了,甜蜜沒多久,又殺出個程咬金!妳要知道像唐晨這樣的男人打著燈籠沒處找了…別因為『表妹』這層關係就掉以輕心。這年頭的小女孩呀,那可是厲害的呢!妳這麼老實被欺負都不知道…」

我被她殷殷教誨了半天,還逼我答應一定會注意,她才不放心的走了。

…為什麼,我開學的第一天,就亂到這種慘絕人寰的地步呢?為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