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二 傳承(一)

之二 傳承

若說這次「假自殺之名行威脅之實」的事件有什麼好的副作用,就是學校的怪談自動自發的減少了。

本來師伯行過「人鬼分道」後,就該這樣清靜才對。但我們學校的原居民實在太愛學生們了,悶足一個寂寞的暑假,每個都竭盡自己稀薄的道行衝破界限,以學生的尖叫和恐慌為樂。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事件嚇壞了他們,一直撐著稀薄的修為也是很累的,這才安靜下來,讓我的體重終於可以踩煞車,不再往下探底了。

我趁機殷殷告誡,並且量體重給他們看,他們才滿臉可憐兮兮的點頭。

也不是不能了解他們的寂寞和歡喜,所以沒有大刀闊斧的管。是累了點,但管得太緊反而容易生事。很多時候是人類大驚小怪,也不是他們不好。

在校園散步,我發現,這個破爛學校還是我最愛的「故鄉」。剩不到一年,我就要畢業了。然後怎麼辦呢?

我的助學貸款已經多到我不敢去想數字了,我的成績又絕對申請不到獎學金。你想我老爸會讓我上研究所?下輩子吧。

「哪有怎麼辦?畢業了還管他們的?」荒厄打了個呵欠。她最近都約會得很晚,回來就又羞又喜的滾地笑個不停,約會的時候,城牆築得死緊,我連情緒都感覺不到,是說我絕對不想知道她的約會實況。

對的,她和師伯連絡上了,當天師伯就開了帥氣的房車來接她去約會。遵守和關海法的約定,師伯西裝筆挺,還拿束猶有露水的紅玫瑰等門。

他們倆見面的場景…我真想死。(羞愧而死)

他們先是手拉手,師伯還把荒厄轉了一圈,含情脈脈的互相凝視。「心愛的小美人兒,」師伯深情的說,「即使怒放的紅玫瑰在妳之前都相形失色。」

荒厄害羞的接過花,深深一聞,非常破壞氣氛的發出高八度的笑聲。

最後他們絕塵而去,荒厄高亢而興奮的笑聲裊裊不絕,而我…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回來就滾來滾去,吵到快天亮還不給我睡覺。我的命真的很苦。幸好白天還可以去小辦公室打個盹,老魔很細心的驅趕,不管是人類還是眾生都不放進來,實在很貼心。

荒厄說得沒錯,但妖怪和人不同就在這兒。人會莫名的懷舊,無可救藥的。

我巡邏校園的時候,唐晨依例是不跟的,但仁王跟我路線相遇時,會跟我同行一程。

每每我和仁王一起走時,總會發現有個瘦弱的小女生會偷偷地跟,一回頭,她自以為躲得很好,但她雖然瘦弱,也沒辦法藏在碗口大的小樹後面。

「都統領巫,請別嚇她,」仁王說,「可憐這種陰陽眼的體質就很累了…她只是搞不懂我是什麼,想弄清楚而已。」

「叫我蘅芷就好了。」不知道第幾百次要他改口了。

他低頭笑,卻還是改不了。這樣仁厚溫恭的虎爺。

我知道這個女孩,就是在頂樓看得到仁王那一個。我暗暗的查過她,她是新生,叫做才洛君。這個姓氏的確很奇怪…因為她是第三代藏人。

但除了這個稀奇的姓氏,她顯得陰沈而沈默。我裝作不在意的打聽她,同學和學弟妹跟我說,才洛君有點奇怪,膽子非常的小,沒什麼事都會突然驚叫,跟她同高中的同學說,她是出名的烏鴉嘴和愛說謊,人緣非常糟糕。

看著她,我深深思考起來。她是屬於「刻度十」那種,跟我差不多倒楣。師伯所作的「人鬼分道」,對她沒有用處。她奇特的出身和宗教信仰也沒幫到她什麼,所見所聞,只能悶著,出口只會被嫌怨。

我像是看到之前一點武力也沒有,受苦受難的自己。

當然,我可以讓她不再害怕,讓這個學校有人傳承下去。但這是她要的嗎?

想了很多天,猶豫不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