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之一 妖少艾(一)

之一 妖少艾

剛跟朔從台南回到家,我因為暈車倒在床上動彈不得。

最好笑的不是因為火車暈車,而是短短的計程車時間。我對這樣破爛的身體真是悲傷不已。

正朦朧思睡,卻聽到傳來一聲歡意,「蘅芷!」

【Google★廣告贊助】

我跳了起來,衝到前陽台看。還在鏤花鐵門外的唐晨拼命揮手,正在開門。

「唐晨!」我尖叫,然後從樓上登登登的衝下去,伸開雙臂,他和我開心的抱在一起,拼命拍著對方的背,然後握著雙手又笑又跳。

最後我幫他提手提袋,他環著我的肩膀,我攬著他的背,一起談天說地的進屋裡去。

自從我和玉錚去了趟高雄,我突然想開了。之所以我對唐晨的觸碰和擁抱有那麼大的反應,反應大到會起蕁麻疹,一定是因為我心底還有著絲微的邪念,把他看成男生。

事實上,他就是我生死過命的唐晨啊,性別不重要。雖然生成同性會比較幸福…像我和玉錚,就算各自婚嫁也不會有事,她老公也不能疑我們什麼,分離可以延遲到很遠很遠。

我和唐晨只是不幸生成異性,所以未來會被迫屈服而分離。但現在,我們可還在一起。這個心結一打開,我才了解唐晨為什麼這麼喜歡擁抱和親密。

感覺果然棒呆了!

他會揉我的頭髮,我會抱他的胳臂。在草地上睡午覺也覺得很自然,安心適意的。

但我們進屋的時候,朔伏案大笑。「…也是啦,起碼比較正面…」她又捧腹笑了起來。

…高人說話非跟打謎語一樣嗎?說話明白直接就當不成高人?我納悶起來。

隔了一個暑假才見面,我和唐晨講了一天的話還講不完,但夜深了,我實在睏,但又捨不得走,把頭靠在唐晨的肩膀上,他攬著我,「真該讓妳去睡了。」

撐著眼皮,我靠著他,「還好啦…」

轟的一聲,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從天而降一團火球,撞得唐晨翻過去,我跟著摔倒,也嚇醒了。

「唐晨唐晨,我好想你呀!」飄飛著火羽的美麗少女在唐晨身上滾,「你想不想我?想不想我?我現在漂亮嗎?」

呆了幾秒,我才看出那位火羽少女是荒厄。

…想妳想得幾乎想殺,怕妨礙妳的修煉都不敢喚妳…

妳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來找我報到,而是去黏唐晨?!

「荒厄妳這混帳!」我撲到她身上,和她扭打起來。唐晨試著分開我們,卻白挨了不少拳腳。

我想過一萬次和荒厄重逢的場景,卻沒想到居然是舉起拳頭當開端。

最後是朔把我們分開,我和荒厄氣氣的把頭別開。

朔真是壓得住場面,她淡淡的笑,「娘娘好久不見啦。」

「好久?」她困惑了,「我不是才去幾天?」她這才看到我們都穿著短袖夏裝,「咦?今年陽春節早?你們怎麼都換了短袖?」

「…我要上四年級了。」我悶悶的說。

她大驚失色(火羽因此黯淡),「怎麼會呢?我不是才去一個禮拜嗎?」

等她搞清楚一個學期加暑假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時,她抱頭,「啊啊啊~我如花美眷的似水流年…」

…妳這老妖怪還有什麼如花美眷和似水流年。

但她很快振作起來,「損失這點歲月還好啦…我可是大有進展呢。」非常驕傲的鼻孔朝天。

「唷,您成仙啦?」我心底還有點氣。

她瞪了我一眼,決定不跟我計較。傲然的跳到桌子上,「我可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狐疑的看著她。當然,外觀看當然大不相同。她身形長大許多,站直已經到我耳上。甚至有了渾圓豐飽的大腿,只是膝蓋以下還是鳥爪,比起以前更接近人形,黑霧消散不少,取而代之的是片片火羽,像是穿著火紅舞衣的康康舞女郎。

她從鼻孔哼了一聲,用寬大的翅膀抱住自己。

火羽繚繞,霧化朦朧,只一會兒,一個白皙美麗的少女,一絲不掛的站在桌子上看我們,一手掩胸,一手…呃,總之盡量不達到傷害風化的地步。神態撩人的看著我們。

但她的撩人只維持到走路之前,她一舉步,立刻從桌子上跌下來,站都站不起來,一面破口大罵,「人類這什麼鬼腳丫,連根爪子也沒有,怎麼走路啊?!」

…我們家的娘娘,終於學會化成人形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