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六 暑假(上)

之六 暑假

提著行李回家,其實我是很開心的才對。

我們家並不富有,爸媽供我念大學就很辛苦了,又嚴厲不讓我打工,所以我逢年過節也不回去,畢竟旅費也是很貴的。

幾乎只有寒暑假才回去,說真話,我真的很想念他們。

【Google★廣告贊助】

最高興的應該是大弟,他終於擺脫家事的束縛,還把抹布扔到天花板去。在我嚴格(?)的教育下,我們家倒楣的男人沒什麼父權優勢可言,三個弟弟都跟兩個妹妹一樣,該煮的飯就是要煮,該洗的碗就是要洗,我既然去念大學了,小我一歲的大弟就乖乖給我接手主持家務,敢多說一個字就先試試我的鐵拳。

他拿圍裙拭淚,「天幸過了暑假換我念大學了~~」然後號啕大哭。

…就做個家事,照顧四個弟妹和爸媽,有這麼嚴重嗎?

不過念及他最後一個高中的暑假,我就接手了家事,讓他有機會出去享受一下暑假的氣氛。

每天都是熱鬧歡騰的,弟妹在我的愛的教育和鐵的紀律中過日子,我每天拍著弟弟的腦袋罵臭襪子亂扔,威脅要把妹妹公然擺在書桌上的胸罩拿去釘在公告板。

白天的時候無暇想什麼,但要睡覺了,又覺得有點虛弱的感覺。

想來想去想不通,但我常常夢到穿著白衣吹笛子的徐道長。我猜是因為那串佛珠的關係…吧?

也可能不是,但我不願多想。

其實,我有徐道長的手機號碼,講個電話也不是很多錢,我的手機每個月都講得很少。甚至他還叮嚀過我他有國際漫遊,撥個電話給他就掛斷,他看到號碼就會回電。

但我還是沒有打。

頂多頂多,他就是我的老師,一個忘年之交。又沒出什麼事情,我打給他不是怪怪的?難道我要打給他抱怨,現在的番茄漲到不像話嗎?

但我很想跟他說說話。

我覺得我根本是個神經病。可能是就他跟我最講得上話吧?但我已經覺得身邊圍滿人吵翻天了,幹嘛去吵他呢?

我不了解。

幸好這種煩悶只有在睡覺前才會短短冒出來一下下,而我沾枕大約數到十就睡死了,不然我會被自己煩死。暑假過了一個月,我正在炒菜,妹妹拎著響個不停的手機給我。正納悶誰會打給我的時候,我聽到徐道長充滿磁性的「喂?小燕子?」,我突然滿臉通紅。

廚房大概太熱了。但我迅速把吵死人的抽油煙機關掉,「是,是我。」

「我是徐如劍。」

「我、我知道。徐道長,有什麼事嗎?」不好,菜被我炒老了,我慌著夾著手機下鹽。

「妳有空嗎?」徐道長頓了一下,「我現在在台北,大約還有兩個小時的空檔…」

「有有有!我有空!」啪的一聲,我火速關掉瓦斯爐,「在哪?」

「我去接妳好了,妳的住址?」

我跟他說了家裡住址,還詳細的告訴他怎麼走。「我明白了,大約十五分鐘到。等會兒見。」

我完全失去煮飯的興致了。

胡亂的煎了個蛋,我把蛋和青菜擺在桌子上,端出湯。「吃飯了!」

弟妹坐在餐桌上,瞪著如此陽春的兩菜一湯。「就這樣?」

「你們也可以選擇不吃。」我將圍裙一摔,匆匆忙忙的跑去梳洗。正在慌著不知道該穿什麼,妹妹一臉困惑的說,有人在樓下按電鈴,說要找「小燕子」。

「…找我的。」我咕噥的胡亂套了件T恤和短裙。也沒很短,到大腿一半吧。實在是我牛仔褲都拿去洗了,我又不能穿著運動褲出門。

妹妹瞪大了眼睛,衝出去跟弟妹們嘀嘀咕咕,交頭接耳。

就不是那麼回事…但我也沒解釋,隨便提了背包就衝出去了。

我衝下樓梯,打開公寓的門,徐道長沐浴著夏日的陽光,每根髮絲都在發亮。他笑著對我揮了揮手,我發現…我真的很想他。

這樣對嗎?

但我沒細想,衝到他面前,脫口而出,「最近的番茄很貴。」

「…啊?」他愣住了。

我摀住嘴,恨不得去撞牆。我說這個幹什麼啊我…

「真的很貴嗎?」他笑出聲音。

我會被自己氣死。

「附近有吃東西的地方嗎?」他問,「不然喝點什麼坐一下?」

我只知道附近有家小咖啡廳,我帶他走過去。

「妳吃過了嗎?」

出了那麼大的糗,我哪裡餓得起來?「我不餓。你吃。」

他依例點了一份沙拉和白飯,又幫我點了杯漂浮冰咖啡。跟他出去吃飯的那段時間,我才知道徐道長事實上很挑食。雖然他沒有出家,也未曾持素,但吃得非常清淡。他往往點份青菜或沙拉,搭著白米飯就吃了,令人非常不可思議。

「…不如我炒給你吃。」沙拉配白飯?超怪的。

「妳會做菜啊?」他笑,「下次時間多點,請妳做給我吃好了。對了,成績單呢?」

我悶悶的遞給他。剛電話裡,他還特別要我拿這個來。我吃著漂浮冰咖啡,看他皺眉看我的成績單。

「不夠好。」他搖頭,「需要再用功點。」

「我每科都及格欸!」我抗議了。雖然我拳頭比腦子好使,我可是很認真的。

「只滿足於及格,這還像話嗎?」他嗓門大起來,「有好幾科剛好在及格邊緣,這是老師可憐妳才讓妳過的,成績單是會說話的,懂不懂?」

他又開始訓話,我跟他頂嘴。真受不了,徐道長這種爸爸個性實在…

不過他從來不罵我頂嘴,也不用長輩的身分壓我。就是很關心這樣。我想,我跟長輩處得好,很可能是我能體會他們藏在囉唆後面的關心吧?

但是徐道長的關心當中還藏著一點點寵溺。這我感覺得到。

「要再一杯嗎?」他問,「咖啡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我也很少吃。」我喝完最後一口,「再來一杯!」

他無奈的笑了,招手又點了一杯。「也不貴,為什麼很少吃?」

「我們家的孩子都很喜歡這個。」我坦白,「但一杯一百多塊,六個孩子就不得了了。但我自己弄不出這種口味…總不能我這大姊吃給他們看吧?」

他又皺緊眉。我說錯什麼?

「在學校妳也捨不得吃吧?」他輕輕笑了一聲,「別吃壞肚子就行。愛吃多少就多少。」

我含著冰淇淋,研究著他的表情。「…徐道長,你要不要吃看看?」我舀了一匙。然後我就後悔了。

我這人,總是行動比思考還快,從來沒有仔細考慮。我們家的兄弟姊妹,什麼好吃的都沒忌憚什麼口水不口水,管他誰的湯匙。但徐道長,可不是我弟妹啊!

但讓我吃驚的是,徐道長就著我的小湯匙吃掉那口混著咖啡的冰淇淋,然後招手請人送了把乾淨的湯匙來。

「那、那個…」我結巴了。

「味道不錯,但我不太喜歡甜食。」他泰然自若。

我也不是那麼喜歡甜食,只喜歡漂浮冰咖啡而已…不對,這不是重點啊!我驚呆著舀著冰淇淋,他卻把我的湯匙拿過去,換了新的給我。「湯匙我用過了,換把新的。」

「…在那之前,湯匙我先用過了。」我渾渾噩噩的說。

「對耶。」他抱著胳臂開始思考,「我是否太過輕浮?」想了一會兒,他搖搖頭,「我真的很不會跟人相處,抱歉。」

…因為他特別的邏輯,我突然有點轉不過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