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一 師門(中)

我是被談話聲吵醒的。

身上蓋著徐道長的外套,頭還枕在他的頸窩,所以他說話的時候,聲音雖小,卻很清楚。

【Google★廣告贊助】

「…師兄,她是路祭時,帶著沈默力抗九千孤魂野鬼的那個小學妹?」客人的聲音清亮,似乎年紀不大。聽聲音似乎是個開朗的少年。

「帶著沈默力抗沒錯,但驅除九千孤魂野鬼,是讓陳龘兄弟請下來的慈雨使者所為。」徐道長對外人說話都有些冷漠,沒想到對師弟也是這樣。

「…我聽夢魘說,師兄有了個相當厲害的心儀之人?」少年的聲音像是在忍笑。

「你跟眾生不要混得太熟。」我都可以想像徐道長皺眉的樣子了,「沒錯。」

「該不會,」少年還真的笑了,「該不會是我這個很厲害的小學妹吧?」

我開始擔心徐道長的回答了。他承認的話,不知道他們師門會不會說什麼,不承認…我會難過。

但我實在太小看徐道長那種拼過頭的偏執。「正是。就是她,我的小燕子。」

少年驚天動地的咳了起來,我想他是嗆到了。

我轉頭看他,他們才發現我醒了。我尷尬的爬下來,卻被徐道長抓回去膝蓋坐著。

「嗨,小燕子。」果然是個少年模樣的人,不過修道人的年紀真不好猜,「我是大妳六屆的學長…我叫做…」

「沒縮手。」閻玄日冷冷的站在門口,「金銀在前,絕不縮手。」

「哪有那麼難聽,梅碩博啦。」這位據說是我學長的少年笑得很大方,「小閻,別這樣講啊,妳對我的推薦函不滿意?一鳴驚人的沈默祕密結社呢!」

「你!」閻玄日臉孔扭曲,鬼火都冒出來,「…你連冥府都敢坑!而且我還被你坑得…」大約是殘存的自尊心冒出來,她掩面哭泣。

堂堂冥府使者,結果被污染得又宅又腐,難怪她會悲泣。

「…原來是你大賣推薦函!」我恍然大悟,「學長,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

「我價格出得很高啊,以價制量嘛。」梅學長舉起雙手,「我哪知道冥府和昊領主願意出這種天價就買一張破紙…」

「…沒縮手!你坑死我!」昊誾頂著懼怕,衝進來興師問罪,一時悲從中來,他也遮臉,和閻玄日一起哭得此起彼落。

「哇,」他一臉崇拜,「小學妹,我們沈默社團變得如此厲害啊?真沒想到…教個幾手吧?妳們是怎麼降伏冥府使者和魔界領主的?」

我垂首,疲倦的嘆氣。

等梅學長知道真正的真相時,眼睛瞪得好大。

我正在羞愧,他卻滿臉欽佩的說,「…高!真是高招啊!兵不血刃而殺人於無形…果然術與道都是等閒,文化毒害才是王道啊~」

…你這樣說自己的學弟妹真的好嗎?而且兩個苦主還在眼前。

「師兄,」他有點擔心的回頭,「學妹是有天賦的。」

徐道長一口回絕,「她的天賦太不穩定,不適合修道,跟你這死要錢的道士不同。」

梅學長嘿嘿的笑,又轉愁容。「這單生意不做也罷,我也不想挨你的打…但我這樣回覆黧霞師姑…可以嗎?」

徐道長整個人都緊繃了,我抬頭看他,他卻堅定的望著梅學長,「就這麼回覆:小燕子是徐某的女人,我不答應。」

兩個苦主都不哭了。閻玄日扶頰臉紅,鬼火晃的一聲轉成赤豔,昊誾大叫一聲,用腦袋去撞牆,撞出一個洞,奪門而出。

…有些時候,我也希望他看一下場合和人的。我將臉深深的埋在掌心。

學長告辭以後,我問徐道長是什麼意思,他卻不告訴我,只說叫我不用擔心,他會擺平。

我想過要不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但他又把眉皺起來,很憂心又很疼寵的看著我。我的確是個沒用的傢伙,被他這樣看,什麼都馬好,何況只是個小問題?

但根據定律,就算我不問,「小問題」還是會自己找上門來。

我正在社辦算支出,準備上報申請補貼,小東小西鑼鼓喧天的唱rap,三劍客正在教其他人跑團…桌上型角色扮演遊戲。我就知道這麼多,其他別問我。我哪有空管那個…我有一個「徐爸爸」在盯我功課,一個大到不行的校園要巡邏,現在還要做帳。

我只知道他們在爭辯角色設定,什麼炎之後裔,祖上跟火精靈怎麼發生關係,熱鬧得不得了,連昊誾那些跟班都認真的下去講了,「理論上是不可能的,可能是用憑依吧…」和三劍客辯個不亦樂乎。

疲勞的嘆口氣。三劍客可以說是我們社團元老,現在堂堂皇皇,三人同心的邁向大六。我想他們是打算念成醫學院。

他們還跟我同系,但他們要教我功課,我都客氣的謝絕了。我腦子就不太好使了,讓冥王星人教下去,我可能也得念到醫學院的程度。別說爸媽供不起,徐道長絕對饒不過我。

正囂鬧到薄海騰歡的地步,大門突然打開,所有的人都閉了嘴,除了閻玄日和昊誾,全體社員都躲在我後面發抖,連昊誾的跟班都有樣學樣。

領頭的是個中年美婦,飄逸出塵,但我心頭冒出來的卻是「滅絕師太」四個字。

其實人也是有氣味的。大部分的人小善微惡,氣味差不多都如水。大惡之人會有鬼臭,大善之人會有神香,邪僻又善惡不定的人會有龍涎,很好分辨。

但這群女人,味道卻是鋒利如刀的檀香。細微,但尖銳。我想應該是道門中人。

道門中人不見得五官端正,容貌出眾。但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好,飄然出塵。少有皺紋,面容光滑白皙…所以徐道長美貌度不及魔族,卻更讓人拜倒。

中年美婦看閻玄日的時候,還有少許尊敬,看昊誾卻有強烈敵意。「我等來尋沈默的鄭燕青。非沈默中人,且離了這門。」

話說得很客氣,語氣卻很傲慢。

我那無可救藥的護短性子又冒出來。「社辦之內,個個都是我沈默祕密結社的社員,沒有需要離開的。」我站出去,「我就是鄭燕青。」

她打量了我一會兒,眼神令人發毛,「鄭燕青,貧道名為黧霞。」

…學長口中的師姑?那不也是徐道長的師姑?

「黧霞道長。」我客氣的彎腰。

她似乎很滿意,後面的跟班忙著搬椅子,非常大方的用我們的飲水機泡茶奉上。「我來度妳超脫這萬苦紅塵。」

光這句話,鬼才要跟她超脫什麼紅塵。

「徐道長說,我不能修道。」我一口就回絕了。

「難道妳沒有自己的主張,什麼都要聽一個男人擺佈麼?」她不高興了。

我猜她從來沒談過戀愛。不然就是談戀愛都被爛男人騙。我心底不禁有些同情,語氣就放軟了,「這是徐道長的專精科目,我又不懂這個。既然他說不好,那就照他說的就是了。」

她皺緊眉,臉色一沈。「妳小小年紀,就受如劍拐騙,那也就罷了。妳知道如劍有多少仇家?沒有一點本事,妳想枉送性命麼?」

我攤攤手,「我也有自己的本事。」

她短短笑了一聲,使了個眼色。她的跟班招呼也不打,揚掌就攻了過來。

「退後!」我厲聲警告我身後那群,開始懊悔沒先拿掃帚。

打壞了徐道長師門的師妹,實在很不好意思。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