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一 師門(下)

當然啦,她是徐道長的同門師妹,我還是很謹慎。過了幾招,我就放心了。

有幾分能力的眾生和人,都不免依賴能力,拳腳工夫不扎實。這位師妹的招數真是優雅好看,但又不是國際招式大會,誰管妳好不好看。

我爺爺就說,招式只是個基礎,打架就是要贏,懂得變通,只知道招式不如去學跳舞,還好看多了。我覺得我爺爺真的很睿智。

【Google★廣告贊助】

我想她們只是想讓我知道厲害,不是真的想打傷我,但覺得我只是個文靜的小女孩,那就錯了。只要她們別用法術,想打贏我?多練練吧,起碼要到徐道長那種苦功才行。

我根本不管她那些好看的招式,只踢了一只椅子過去她就手忙腳亂,三拳一腳,她就上牆了,輕鬆簡單。

她狼狽的爬起來,滿眼恚怒,抽出一道黃符。我趕緊蹲下去觸著地,還沒念咒,昊誾和閻玄日就發作了,他們滿嘴嗚哩嗚啦,就豎起一對環繞著黑蛇和鬼火的透明牆,蔚為奇觀,真可列入靈異事件簿。

這兩個超不對盤的人(?)同時怒吼,「想對我們艾瑪做什麼?」「想對我的領主夫人做什麼?」

我覺得非常尷尬。

她還要上前,卻被黧霞道長喝住,「退下!丟人現眼。」那個師妹滿臉羞慚的後退。

人家都退了,我也不好意思。「夠了夠了,切磋而已,幹嘛呢?好了好了,嚇死人,社辦就這麼一間,打壞怎麼辦呢?三劍客,不要拍了!你們怎麼什麼都要拍啊?」連說帶勸,昊誾和閻玄日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手。

黧霞道長的眼神有些改觀。「跟我學道有什麼不好?」她改用軟的,「雖說妳現在年輕,十年二十年,恐怕就老於如劍。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許見白頭。而如劍修煉甚勤,天賦又高,妳就不怕他因色衰而愛弛?」

…現代人誰會這樣咬文嚼字,還是三劍客小聲解說我才聽懂。我大咳一聲,正色說,「滅絕師太…我是說黧霞道長。徐道長不會的啦,就算我臉上多個幾百道皺紋,他也是一樣的愛我。就算他現在毀容了,我也愛他如初。」

她輕蔑的笑了兩聲,「丫頭片子懂什麼呢?男人只知美色,修道者亦同!」眼中出現強烈的忿恨。

…真可憐,她一定遇到非常爛的男人,說不定劈腿劈到瑜珈大師的地步,足踏五六十艘油輪。

「別人我不知道。」我說過,我腦子不太好使,「但徐道長我是知道的。他都快五十了,死心塌地只愛兩個人。妳想想看,平均二十五年才對兩個人動心!當中一個躲著他,但我可是撲上去的欸。反正他壽命應該比我長很多,大約要等我翹了,他才有辦法去愛別人。」

轉頭想了一下,「愛上這種死心眼的笨蛋還是有好處的。」

她冒火了,「我不能看著良材美質自毀前程!」霍然站起來了,「別以為冥府使者和魔界領主永遠都會在妳身邊待命!」

果然是滅絕師太。我舔了舔嘴唇,喉頭發渴。其實我還滿緊張的,徐道長的同門師姑。

「昊誾,閻玄日。」我小聲的警告,「別插手。插手就把你們踢出社團。」

「但是…」閻玄日急了,昊誾也發火,「需要怕這個老虔婆?」

「想想之後的魔界會議吧!現在是打架的時候嗎?」我揚高聲音,「她不會打壞我的,打壞了還有得收徒嗎?」

「擠兌我?」黧霞道長冷笑兩聲,攻了過來。

我避開她那招,她在桌子上打穿個洞。厲害。這是真正的高手,不是修煉而已,還練了內功。我只見過我爺爺還有內功的。

我想啊,她愛上的男人不但非常爛、會劈腿、貪愛美色,還不常來找她。沒事幹就只好修煉和練武,真的好可憐。

躲著搶到掃帚。既然內力連人家的車尾燈都看不到,只好憑著爺爺教我的家傳棍術取勝了…

小輸為贏嘛。

本來一點信心也沒有,但一交手,我卻多了幾分把握。

滅絕師太…我是說黧霞道長應該很少跟人類交手,或者只跟高人交手,都是光明正大、地勢空曠處決鬥。而我呢,為了要實施鐵的紀律,常在二十四坪大的家裡追打弟弟,還不能打壞傢具,打架打得異常習慣。

控制力道其實比打傷人困難太多了,爺爺就說過收難放易,也誇獎過我收放自如。

我又沒打算打贏,純屬守勢,磨久了,就會有破綻。而且我沒什麼內力,但棍術倒是練得還可以,居然讓我捱過十來招,異常驚險。

可惜那把不爭氣的掃帚斷了。

「接住!」葉勤學長叫,扔了把竹掃帚過來,正在逃命,我轉身接住,快速的攻向門面,她格掌擋開竹帚,我順勢將帚柄往她腳背頓下去,她飛腳踢帚柄,我甩了個棍花,跳起來直擊天靈蓋。

她身形一滑,正要踹中我的肚子時,我將竹帚在牆上一點,藉力翻了過去。

真的很厲害。

汗緩緩的從我額上流下來,她擰緊眉,沈聲,「連我這樣儘讓,妳還打不贏,還想從如劍仇家手下逃得性命?」

「性命關頭自然會激發潛能。」我隨口胡謅,「滅絕師太…我是說黧霞道長,妳就不用替我擔心了。」

她冷笑,「是嗎?」

我幹嘛刺激她呢?心底真是一把後悔。她不再容讓,滾滾滔滔的逼了過來。還跟她過什麼招啊…逃命要緊啊!但她發瘋起來,根本不管屋小人多,我只好打倒她的兩個徒弟,奪門而出。

她勢若瘋虎衝過來,我只來得及一矮,可憐社外碗口大的樹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斷了。

「別太囂張了!」昊誾大吼。

「不要讓我分心!」我尖叫。掃起一地的塵,逼她後退點。現在只是拳腳比試,昊誾和閻玄日跳下來…恐怕會鬧到法術的地步。

我不希望我們墳山學校來個強烈地震或地層下陷。

雖然我越打越氣,喵低啦,給我二十年,我打得她滿地找牙!可恨我就是太年輕了…

一打一逃到最後,她沒露出破綻,我卻生氣了。決定一拳決勝負,反正我也快沒力氣了。

但這拳沒讓我倒下…因為徐道長幫我接了下來。黧霞往後退了一步,徐道長卻退了七步,還撞到了我。

「師姑,弟子有禮。」徐道長抱拳,但聲音冰冷的沒有一點溫度。

「如劍,你本來和我性子最相投。」黧霞的聲音乾脆往冰點探底,「為何誘姦稚女?你怎敢厚顏替人決定前程?」

「小燕子,我誘姦妳嗎?」他轉頭問我。

我撲過去抱住他的腰,拼命搖頭。「是我想誘姦徐道長啦,只是最後一道防線我也不知道怎麼下手…」

黧霞大吼,「住口!」

「師姑,」徐道長冷冷的說,「小燕子的天賦非常不穩定,我想妳也看得出來。」

「她只要不動情就可以修煉。」黧霞更冷的說。

「不可能。」徐道長摸了摸我的頭,「小燕子是我的女人。我倆已交換真名。」

她先是愣住,眼中緩緩湧出傷痛。「…師父從來不肯告訴我他的真名。」

等等。她愛的那個非常爛、劈腿、貪好美色,又常擱著她不管的爛男人…該不會是她的師父,徐道長的師祖吧?怎麼跟我聽說的不一樣?我聽說那位偉大的師祖,只跟一個狐仙共修,非常專情。

「師祖一直對妳無意,師姑。」徐道長不知道是少根筋還是故意的,冷冰冰的說,「我也絕不會讓我的小燕子走上絕情的路。」

黧霞用一記強悍的掌風代替了她的回答,徐道長硬接了下來。

打了一會兒,我越看越驚。徐道長完全是硬拼的,他們的功力實在相差太多。

糟糕,她可能真的很容讓,我可能得練個六十年看能不能打痛她。

徐道長會輸的,他一直居於下風,只能勉強防守。滅絕師太對他毫不留情,終於把他一掌打得吐血了。

「徐道長!別打了!」我喊起來,「我…」

「等等,小燕子!」閻玄日拉住我,「我有辦法!」她把昊誾推到我身上,「抱住小燕子,快!」

昊誾莫名其妙的抱住我,我呆呆的看著閻玄日,不知道她在玩什麼花招。

「小徐!」她圈著嘴喊,「你看昊誾對小燕子…」

徐道長的臉,馬上變得鐵青。他要走過來,滅絕師太攔住他,他聲音整個都變了,「…走開。」

「今天我就要清理門戶!」滅絕師太揚起掌…卻被火焰擋住。

徐道長全身像是環繞著火焰,頭髮飄飛,「誰清理誰?」瀟灑如意的揮手,青紫的火焰絞擰如小龍,將滅絕師太撞飛起碼有二十公尺吧?她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他就這樣怒氣沖沖的望過來。

「…祝融不是唾棄他嗎?」昊誾哀號,「怎麼又降乩了…救命啊~」轉身跑得一股煙似的。

「讓你先跑一個鐘頭也無妨。」徐道長獰笑兩聲,散步似的追在後面。

我趕緊衝過去抱住他的腰,吃力的拖住他。果然危急會激發潛能…但我不知道醋桶打翻,可以激發得如此徹底。

我像是拖著一隻力大無窮的蠻牛,非常累。等我大喊大叫了幾次昊誾是為了權宜才被閻玄日打鴨子上架,他總算是聽懂了。

原本站得直挺挺的,怒氣過去,他倒在我臂彎裡,昏了過去。

***

這次我就沒阻止閻玄日的催眠術了。校園鬧鬼就很慘了,真的不需要蜀山劍俠傳來增添傳奇色彩。

不過徐道長這個直心腸的笨蛋,養了一個月的傷。據說滅絕師太的修為深不可測,為人又特別小氣。他這樣跟她對著槓,實在拼過頭了,若不是原本棄了他的祝融又大發慈悲降乩,他還不知道會傷到什麼地步。

「…真不行,我認她當師父就是了。」我整個發悶了,「何必這樣?」

「她那門的師徒連跟男人多說句話都不行。」徐道長神情疲憊,「妳又是個大笑大哭的人,怎麼可能絕情?我不要強扭妳的性子。」

他闔上眼睛,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黑眼圈。「聽話,安靜一下,讓我靜養一會兒。」

「我先出去好了…」說著我就要爬下床,他卻把我抱回去,讓我趴在他胸口。

「這樣比較好。」他沒睜眼。

「這樣你能靜心嗎?」我發愁了。

「可以,我是柳下惠。」他露出一抹有些邪惡的笑,就入定了。

我趴在他胸口,聽著他很緩很緩的心跳。我真喜歡這個聲音。

等我在網路上看到「小龍女大戰滅絕師太」的影片,已經寒假了。三劍客居然把拍下來的帶子,配上蠢到非常扭曲的字幕,搭配一堆完全沒有的愛恨情仇,還把徐道長扯進來,順便廣告他們該殺的同人漫畫,放在網路上供人觀賞。

我把水都噴在螢幕上,叫我來看的大弟笑到在地上滾來滾去,其他的弟妹,有的捶牆,有的在揉肋骨,還有奄奄一息趴在桌上裝死的。

臉孔的麻燙緩緩的升上來。這三個該死的冥王星人。

雖然對人使用熟鐵棍不太好,但對付冥王星人,應該沒問題。去爺爺家的時候,記得跟他要一把。

(師門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