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三)

翻來翻去,沒半樣我們辦得到的。但吳清芳又出了兩次車禍,她的家裡聽說更雞犬不寧,我們能怎麼辦?

硬著頭皮,假作要送吳清芳回家,我們一社八個人發著抖,蹭進他們家。剛讓吳媽媽瞪一眼,學長就尖叫起來,學姊開始乾嘔,其他人抱成一團,都縮在我背後。

【Google★廣告贊助】

我顫顫的假裝打翻月水,不得了,吳媽媽四腳著地的發出可怕的叫聲,散發強烈到幾乎薰死人的腐臭味,撲了過來…

我們這群沒用的默娘默然(社員自稱),狂叫著奔出大門,一路奔到大馬路還不敢回頭。

第一次遭遇戰,大敗而逃,連交鋒都不敢。

但吳清芳因為骨折再次住院了,疑似家暴。

我們硬著頭皮,設法連絡徐道長,到底他是我們社團監督老師。但你知道道士那種人雲遊四海,也連絡不上。我們設法連絡畢業的學長學姊,連絡得上的都說無能為力,還勸我們有些事情是管不了的。

知道是知道,害怕是真的害怕,但真要別開頭,我們卻開始吃不下睡不好。

「徐道長說,還是用熟悉的手法好。」我抱著腦袋苦惱。但我什麼手法都不熟。

最後還是小東小西兄弟抱了一堆書和漫畫來,提出一個非常不可靠的方法。別瞧他們這樣唷唷耶耶的,他們倆還是中文系的。

「說不定這是個辦法。」雅意學姊像是看到一道曙光,「晴明也是用這種辦法的嘛…說起來晴明和博雅真的好萌…」自己在一旁發花痴。

我真的很想退社。

小東小西翻出後漢書禮儀志,建議用大儺的方法。聽他們解釋,我似懂非懂,總之這是個很古老的祓禊儀式。

大儺起源於兩千年以前,從民間到宮廷,都有舉行。特別是在宮廷中,成了每年年終歲首必演的儀式。先組成一支幾百人的打鬼隊伍,通過舞蹈在宮廷中表演,驅逐瘟疫惡鬼。

領舞者叫「方相」。方相氏頭戴假面,假面上有四隻金光閃閃的眼睛,非常威猛可怕。穿著玄黑色的上衣,下面蒙著朱紅的戰裙。手掌上蒙著熊皮,一手拿著長戈,一手拿著盾牌,還要率領十二隻驅除邪鬼妖物的神將。

跟隨舞蹈,喊聲震地,參加跳舞者手持火炬,吶喊著從陰暗處驅逐鬼祟,一直送到端門以外,扔進河裡才算完畢,象徵著把鬼趕了出去,取得了完全的勝利。

「…你熟悉嗎?」我抓著小東問。

他終於省掉唷唷耶耶,含著眼淚正常的回了我一句話,「…我看過陰陽師。」

…這不會太兒戲嗎?

但其他學長學姊卻非常熱血的開始縫製「戲服」和道具,弄得像是要去cosplay。不像是要去赴死,倒像是嘉年華會。

我跪心許久,還是振作起來。我將那些古文硬塞,在小東小西的大儺rap教育下,勉強弄懂了一點點。進行完大儺之後,必須接力著將火把遠遠的丟到河裡。

但在都市中,你覺得舉著火把可以嗎…?所以我們很虛的改用蠟燭。既然可以晒月水,那應該也可以晒月蠟…吧?

於是我異常虛弱的在月光下作蠟燭。心底只感到丟臉和悲涼。

因為我們人數不足,所以只有方相氏由小東扮演,其他都省略了。還得自我安慰,只有一個吳媽媽要驅鬼,其他都是雜魚,不用十二神將。

不行的話,逃跑好了。本來就是死馬當作活馬醫。

「為什麼不是燕子北鼻扮方相氏?」小東哭喪著臉。

「因為我是女的。」我沒好氣的說。

那天小東還畫了半天的妝。戴上面具誰看得到,化什麼妝真是的…

那天還真是風蕭蕭兮易水寒。我們社團異常喪氣的,穿著一身戲服,頂著眾人訝異的眼光,再度和惡鬼交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