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完)

按了門鈴,一跛一拐又憔悴的吳清芳來開門,眼中露出充滿希望的光芒。

只怕她很快就會絕望了。

他們家的人,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能逃多遠逃多遠,只有吳媽媽還在房裡睡覺。

【Google★廣告贊助】

吳清芳感激的握著我的手…然後轉身逃出大門。

一陣淒涼的秋風掃過,我們社裡每個人都感到一陣悲涼。

我們小小聲的敲著腰鼓,在很虛的方相氏背後,輕輕的踏地,磨磨蹭蹭的在人家的家裡「遊行」。

「喂,噓,噓。」小東小小聲的問,「真的有用嗎?」

「…信心!道長說信心比什麼都重要!」我小聲的噓回去,「方相氏不要說話啦!」

但這個虛弱到極點的儀式,居然有了一點用處。本來惡臭到完全不能呼吸的屋子裡,空氣漸漸乾淨起來了。學長也不抖得那麼厲害了,說雜鬼開始逃跑了。

老祖宗的智慧還是滿有用處的嘛。

我才剛想完,寢室的房門突然整個垮下來,學長顫聲拔尖了嗓子,學姊很配合的吐了出來,我只覺得想把鼻子割下,那種濃郁又充滿野獸氣息的腐臭快把我殺死了。

吳媽媽眼睛冒著紅光,對空咆哮一聲。

我們也跟著尖叫,正要逃跑,她很敏捷並且超乎人類極限的跳到大門口,賭著門,口水一滴滴從咬牙切齒的嘴裡滴下來。

小東逃得最快,反而衝到最前面,她晃的一下打飛了小東,還打壞了他的面具。

「甲作食染,胇胃食虎,雄伯食魅…」我趕緊對她潑上月水,然後飛快的念禱詞。

但她只抹了抹臉,明明是中年婦人,卻發出蒼老的男人聲音,「沒用啦,哈哈哈~念什麼都沒用啦!愛管閒事,就讓你們一起死好啦~」

正在不可開交的時候,小東爬了起來,扭了扭脖子,擦掉嘴角的血,勃然大怒。「靠北啦,什麼沒用?你居然打傷我的臉!你知不知道藝人是靠臉吃飯的?!」

「就是說啊!」小西憤慨的附和。

…你們腦袋的洞已經進入黑洞等級了嘛?

定睛一看,他在眼睛底下畫了兩個眼睛,忠實的複製了方相氏的面具形態。難怪他要化妝那麼久。

「兄弟,給他好看!」小東小西異口同聲。然後他們這對雙胞胎就開始「祓禊」了。

「yoyo~缺客 in 缺客 out~~yoyo~甲作食染,胇胃食虎,雄伯食魅…繃雌繃雌~come on baby~」

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丟臉的大儺。更丟臉的是,吳媽媽居然抱頭大叫,還在地上滾來滾去。

即使是我這種靈異視障人士,也看得到她張大的嘴冒出一團霧。結果尖叫的尖叫、吐的吐、rap的rap。

而我呢,又想哭又難堪又想笑。交感神經一整個打架。

那團霧氣衝到我手上的蠟燭上面,我覺得一沈。顫顫的怕被風吹熄,我們一夥人小心的擋著風,在小西小東兄弟的「繃雌繃雌」的伴奏下,小心翼翼的走到附近的小河,把蠟燭丟下去。

學長不叫了,學姊不吐了,其他人不抖了,臭味也沒了。我猜我們應該是完成了吧?

但是小東和小西還在「繃雌繃雌繃雌」,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

我想馬上退社團。(掩面)

***

後來聽說吳媽媽就這樣痊癒了。還送了好大一盒蛋糕來。

大家吃得心滿意足。

本來到此落幕就好,但是,CW到了,他們原本要做的女僕裝沒完成,怎麼辦呢?他們把那套五顏六色的戲服穿去會場「祓禊」了,據說小東小西的「繃雌繃雌」還大受好評。

…我現在就要退社團。我受不了了。

(大儺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