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二 監督(三)

「是我主動分手的。」我小聲的說。

咖啦一聲,臉孔發青的徐道長徒手把手裡的鐵罐子扭成細細的麻花,「渾小子…敢劈腿?!」

我是聽說了徐道長兇歸兇但很護短,沒想到到這種地步。

【Google★廣告贊助】

「不,不是!」我捏了把汗,又覺得很難解釋。搔了搔頭,「…我已經有三個弟弟了,用不著第四個啊。」

他詫異的看我,我苦惱著怎麼解釋。

我的父母熱情奔放又愛孩子。婚後連生了半打,還有年頭一個,年尾一個這樣的超短間距,直到實在養起來吃力,老爸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結紮。

我從懂事以來就在照顧弟妹。但我沒有什麼抱怨的意思,真的。我們家是窮了點,但爸媽已經盡他們最大的努力。我們家的孩子雖然吵吵鬧鬧,但心底都是很相愛的。

這種年代,像我家庭這麼完整幸福的已經不多了,我很慶幸。

但一直都是我在疼寵別人,卻沒什麼被疼寵的記憶。那當然,我是姊姊嘛。

「學長追我,我也想知道戀愛和被疼寵的感覺。」我跟徐道長說,奇怪這種瑣碎小事他聽得很專心,都沒打斷我。「但我們交往一個月,我卻覺得大三學長比我國中小弟還幼稚。我在家要照顧三個弟弟兩個妹妹,有時候還要照顧累壞的爸媽。上大學又要照顧社團的人,已經很累了…我沒力氣再照顧男朋友了。」

徐道長不講話,我心底有點不安。這種小事跟他講好嗎?但我還真不知道跟誰講哩。「我是不是很自私呀?只想人家照顧我…」

「這有什麼好自私的啊?!女孩子生來就是要疼寵的…妳已經做過頭啦!」他突然爆炸起來,「是那混帳東西沒肩膀沒擔當,分得好!跟那種軟弱的東西沒什麼好耗的!」

我張大眼睛看著他,不知道徐道長幹嘛發火。但他沒罵我,讓我心安了些。學長總是很幽怨的看著我,我老覺得是我的錯。

「…不知道被疼寵是什麼感覺。」我伸了伸舌頭,「徐道長,你被疼過嗎?感覺怎麼樣?」

他沒回答我,卻霍然站起,臉色超可怕的。「…吃飯。」

啊?

「吃中飯了。」

他要回去囉?大概聽煩了吧。我也不知道幹嘛跟他講這些…這些心事又不能跟別人講。跟妹妹講絕對會讓爸媽緊張兮兮,社團…算了吧。同學跟我傾訴心事還比較多,我也不覺得跟他們講得上什麼話。

「徐道長再見。」我站起來送他。

「走吧。」他卻扯著我的袖子,開車載我去山下吃飯,鐵青著臉買了一個很大的泰迪熊給我,然後載我回學校。

我一整個糊塗了。

「…妳跟我年輕的時候,有點像。」徐道長下車跟我聊了一會兒,「很有正義感,出拳頭比思考還快,習慣什麼都扛起來。」

他嚴肅的看著我,「但正義感要先懂得自制和思考,暴力不是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什麼都扛起來,只會先累垮自己。我年輕的時候太自負、自以為是,所以做錯很多事情…我不希望妳也這樣。」

我抱著泰迪熊困惑起來。為什麼突然跟我講這些大道理?

徐道長皺著眉,按了按鬢角。「我到現在還不太會跟人相處,但我在努力中。」

「我覺得徐道長已經很好了啊。」我更糊塗了,「還要努力什麼?」

他眉頭皺得更緊,突然粗魯的揉亂我的頭髮。「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然後他就上車走了。

我一整個丈八金剛摸不著頭緒,望著他的車發愣。結果他又倒很遠的車回來,匆匆的給了我一張紙條。

「我的手機。有問題都可以打給我。」他說,還是緊皺著眉。

「學校沒什麼問題呀?還是道長要遠行啊?」

「不是。」他很快的否認,「下個月我會再來。妳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電話給我,隨時都行。用功點讀書吧,叫妳社團那群懶骨頭跟妳輪流巡邏…不然一個禮拜巡邏一次就行了,不用天天。有什麼問題我處理就好了。」

然後他開車走了。

抱著泰迪熊,我摸了摸亂七八糟的頭髮。

…啊。徐道長這樣算是示範什麼是疼寵嗎?原來是這種感覺啊。我忍不住笑起來。

徐道長只有嘴巴兇,人其實真的很好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