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二 監督(完)

後來我就沒再提退社的事情了。

徐道長都這麼情義相挺了,我還畏難退社,實在太過分。雖然往往要對社員們實施鐵的紀律…就當作練身體和肺活量好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那天我把泰迪熊抱去社辦拿書包的時候,等大家知道是徐道長買給我的時候,他們的眼神突然熱烈又奇怪起來。以後徐道長來監督,我陪他巡邏的時候,這群神經病都自以為很瘦的躲在更細瘦的樹木後面偷偷跟著我們,不知道在幹嘛。

「你們在做什麼?」徐道長皺緊眉,直接走到他們面前,抱著胳臂。

這群嚇得發抖的傢伙,結結巴巴的說在見習。

見習?見鬼啦。他們怎麼突然想起自己是沈默祕密結社而不是動漫畫社或rap社?

不過徐道長真的很慈祥,只是都用罵聲來掩飾而已。他會關心我的期中考,一直勉勵我要好好唸書,也會叮嚀我要添衣服或作息正常之類的。若是他過來都會帶我去吃個飯或看場電影什麼的,有些時候會買些小禮物給我。

我真的很感動。我只是隨口提過我不知道什麼是疼寵的滋味,沒想到他會放在心底,盡量的疼我。雖然總是有些不自在和僵硬,但我真的很高興。

不過我不知道他會來同人誌會場。

那次是我被學長學姊煩不過,勉強跟他們去扮了一次「艾瑪」顧攤位。要不是衣服很規矩,我也是抵死不從啦。只是那個鬼眼鏡怎麼一直滑落,討厭死了。

我正在氣悶的推平光眼鏡,抬頭一看,正好跟徐道長四目相對。

我覺得他的眼睛快掉出眼眶了。「…小燕子?」

真難堪。「嗯,徐道長。你、你怎麼會來?」

「呃…上回葉勤說妳會參與社團活動。」他眼睛直直的看著我,一副不認識的樣子。

我悶了。「…很奇怪嗎?」

「不、不會。」他回答的很快,「…很好看。」

我覺得很尷尬,巴不得把身上的戲服脫下來扔掉。幸好那些沒神經的社員熱熱鬧鬧的圍過來要合照,但徐道長說什麼都不肯,還發脾氣他們穿那什麼樣子。

「那跟小燕子一起照呢?」雅意學姊笑咪咪的,「她穿這樣好好看呀~」

我以為徐道長會拒絕,所以沒說話,沒想到他會說好。

「不要吧?」我覺得很丟臉,「幹嘛這樣~」

但你知道的,我們沈默的學長學姊聽不懂人話,小東小西還在旁邊唱奇怪的rap當背景音樂,不想太丟臉還是速戰速決比較理想。

那張照片成了我和徐道長得第一張合照。他真的很上相欸,又穿了一身黑。結果葉勤學長和雅意學姊對著照片直喊黑執事,陶醉得要命。

但終於讓我發現他們的詭計。

這些傢伙也是業餘漫畫家,攤位賣的就是他們那些讓人崩潰的作品。

在某個準備我邊罵邊打掃的下午,讓我發現他們剛印出來、熱騰騰的同人漫畫。這個身高和神態…為什麼這麼熟悉…男女主角的名字,為什麼叫做徐如劍和小燕子呢…?年紀還真剛好的差二十幾啊…

「…你們,很想死對吧?」我臉孔發黑的將漫畫扔到學長的腦袋,掄起掃把,「我這就成全你們!!」

「不是我不是我!」「為什麼不藏好啊~」「我怎麼知道她今天會大掃除!」「救命啊~

我非好好教導他們知道什麼叫做「鐵的紀律」不可。

「不要跑!」我怒吼起來。

(監督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