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三 追求(上)

之三 追求

這次的同人漫事件真的完全激怒我了,別說我小題大作…你跟你的老師被人畫滾滾樂,我就不相信你高興得起來!而且五個學姊學長都有份,還是接力畫的!

那天我痛打了他們以後,氣得擺在櫃子的最頂端,誰敢拿出去賣就準備血濺五步,這次我可是認真的!

【Google★廣告贊助】

但我實在應該找個櫃子鎖起來…可惜我們沈默祕密結社,在學校裡的佔的是神祕學社的額度,社團經費超稀少的,沒那種經費買鎖。所以我擱在櫃子頂端,沒扔掉還是怕人誤撿了。

但徐道長來監督的時候,卻鬼使神差的從櫃頂拿了一本下來。

「這是什麼?」徐道長皺緊了眉翻。

「不~」連我帶社員都發出淒慘的喊叫,撲過去想要搶,卻被他瀟灑的一擺手,人人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我想挖個大洞把自己埋起來,再也不要回到這令人羞愧而死的人世。

向來吵翻天的社辦靜悄悄的,連掉根針都聽得到。

徐道長深深吸了幾口氣,將書合起來,「小燕子,妳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揚了揚同人漫,我們又都能動了。

…為什麼是苦主的我需要解釋這種倒楣事情?!但這起沒用的東西,居然有那個膽子躲在我背後發抖!

「是、是…」我咬牙,「他們沒題材可以畫了,拿我們的照片去當靈感。」強忍著淚,「我這就拿去燒了。」

「不~別這樣啦!」我身後那群沒用的傢伙,又拉又扯,「我們所有的錢都扔進去啦~以後我們不敢了啦,別燒啊~」

「閉嘴!你們還好意思說!」我一把搶過掃把,又羞又怒,「揍死你們這些王八蛋…」

但徐道長拿走我手裡的掃把。「暴力不能解決什麼事情。」他輕咳一聲,「的確太不應該了。但算了,饒他們吧。你們有空作這種無聊的事情,還不如好好的用功!你們的本分是唸書啊,滿腦子淫邪思想…」

他訓了五分鐘,把書遞給葉勤學長。「這次就算了。但以後絕對不可以這麼作。你要替小燕子想想啊,她還沒嫁人呢,傳出去怎麼辦?!念在你們還含蓄,要賣就賣吧…下回讓我知道,就沒這麼簡單了。」他大喝,「去吧!」

靜默了片刻,整個社團都歡呼起來,只有我尖叫,「徐道長!」

他扯著我的袖子出去,一臉嚴肅。「算了吧。」

「我不要!」我真的氣哭了,「他們真的太過分了…」

「雖然我不喜歡他們的興趣,但他們都還是學生,錢也不多。」他嘆了口氣,「印書也是要錢的,妳就這麼燒了,不說他們損失重大,以後社團的和諧就會出現裂痕。人際關係是門大學問,我倒現在還學得很糟呢,小燕子,有時得饒人處且饒人…」

我知道他說得對,但被人這樣亂畫…理智上可以接受,但情感上很難接受。更何況,我很敬愛徐道長。

說不清楚,心底又急。我這個鐵腕暴力份子,像個小孩子嗚咽起來,我覺得更丟臉。

他掏手帕給我,「乖,我知道妳委屈了。事實上是我不好,我對人,總是直來直往,不懂得轉彎,也沒多加考慮,才讓人誤會。」他長歎,「磨練十來年了,我還是沒進步…」

那天回去,他若有所思的揉亂我的頭髮。之後他就不再帶我單獨外出了,就算吃飯也是在學校的餐廳吃,原本的小禮物改成平安符啊佛珠啊,不會招人誤會的東西。

但我真的很懷念心無芥蒂,高高興興一起出去的感覺。

為了這個,我氣得足足給這群不知死活的傢伙一整個禮拜的臉色看。

當然,我承認徐道長觀察入微。

不知道是不是物以類聚,我們社團裡的人個個都是窮鬼。他們幾乎都把所有的錢砸進興趣裡,過著一種超級貧民的生活,沒事就跑來社辦窩著。

初代學姊留下來的社辦,據說只有我們社員可以泰然自若,其他人都鬼哭神號的跑的跑,逃得逃。這個據說很陰的社辦,真的是冬暖夏涼,尤其是夏天,連冷氣都免了。

我們搬了不少學校汰換下來的會議桌椅,自己釘釘敲敲,也是很好用的。之前學長學姊留了不少「財產」給我們,電冰箱、微波爐、咖啡機,一應俱全,還有兩部可以上網的老電腦。

甚至還有個可以睡午覺的小沙發。

這些一窮二白的傢伙,甚至會買一份鐵板燒,幾碗飯,四五個人就這樣打發一餐,節儉程度真是令人歎為觀止。

所以大家都在這兒讀書、縫製衣服、製作道具。小東小西在這兒乒乒乓乓的打節奏寫歌,起居幾乎都在這兒了。

本來我也這樣,但被氣翻了以後,除了早上來寫一下社團記事簿,其他時候我寧可回宿舍生悶氣。

但天天生悶氣也不是辦法,而且無聊。我開始翻室友的言情小說。

大部分的言情小說都可以看看前面、中間、後面,一本就算看完了。我對她大推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卻不小心翻到她不太愛的綠痕。

我一下子就著迷了,但她來來去去就一本沈醉東風。

算算這個月的零用錢,我穿上鞋子,騎車下山去鎮上的小說租書店,很開心的提了五本書回來。

在十字路口,我差點撞到一個人。

我趕緊緊急煞車,我發誓,那個人是突然冒出來的。我雖然一面胡思亂想一面騎車,但也會注意路況,而且我騎得很慢。

原本呢,我以為終於打破靈異視障的界限,我看到了「那個」。但空氣中沒有傳來什麼怪味兒,那個人不但有腳,還有影子。

「…抱歉。」我說。

那人慢慢的轉過頭,一張清秀又俊逸的臉孔,讓我想到某些韓國明星。但他神情鬱鬱,「沒事。」

沒事就好,我點點頭,想離開十字路口,車子卻很不爭氣的熄火了。我悶悶的牽車到路邊,踩了幾下,一點反應也沒有。這輛車年紀實在太大了,有些時候是會這樣的。過一會兒,就會自己好了,我乾脆把車停好,坐在車子上,就著路燈開始看小說。

我旁邊一沈,那個差點被我撞到的男人不請自來的坐在我旁邊,「好看嗎?」

「很好看啊。」我漫不經心的回答。

「有興趣真好。」他笑了幾聲,卻一點高興的感覺也沒有。「我對什麼都沒興趣。」

「一定有讓你喜歡的事情吧?」我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不喜歡看書被打擾。

「一直都沒有。」他悽楚的說,然後不管我有沒有在聽,開始嗡嗡嗡的說他從小到大的種種不幸生涯。

反正就很老梗啦,父母親不愛他,管家廚師不喜歡他,連家裡的司機都看不起他。女生喜歡他都是因為長相和財富,男生都是表面和睦,內心都在忌妒他之類的。

…我沒有辦法在這種嗡嗡嗡當中看書。

「人生還是樂觀一點好。」我闔上書,嘆了口氣,「為什麼要往壞處想?往好處想不行嗎?」

他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我聳聳肩,「我要回去了,請你下來。」

這次我成功的發動車子,他卻露出詫異的表情。「掰掰。」我揮了揮手。

這年頭有王子病的男生還真不少,超可怕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