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一

但壞心狐狸的報復心是很強的。

第二天,貳開始在隊伍頻道鬼叫,所以大家又整裝集合打算去打打副本過過任務。漱芳的悠閒心情只維持到城門口為止。

風華絕代(漱芳發誓,他一定對著鏡子演練很久)的九尾侯君,披著昂貴的狐皮披風,矜持而從容的攔下他們的隊伍,帶著和藹而疏離的笑,「抱歉,我找漱芳說幾句話,可以嗎?」

【Google★廣告贊助】

玄看著驚呆的隊長,瞥了眼萬象手鐲呈現的資料,摸著下巴問,「敢問侯君找家姐有什麼事情?」

他垂下眼簾,天魅緩緩漾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逑個毛線啦逑!漱芳心底湧起的第一句話就是這麼不淑女。

貳張著嘴,么一臉「原來如此」的陰笑,鍵扶額,瞌睡中的月一下子精神百倍,和參雙手交握的小聲尖叫和竊竊私語。

夜沁笑得更和煦,伸手給漱芳,「漱芳小姐,請借一步說話…不會耽誤你們很多時間的。」

漱芳很想掐死他,但是又怕露餡兒。僵硬的跟在他背後走遠些,咬牙切齒,「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唔?我只是來提問,而且對象是妳。」夜沁心情一整個豔陽高照,「完全沒有詢問妳的弟妹…」

「穿得這麼華貴跑來…你以為你是殺生丸啊?不要以為我沒看過犬夜叉…我們都愛看老漫畫!」漱芳真的怒了,「還回什麼逑…逑個鬼啦逑。」

夜沁平衡了,滿足了。

「不然我照實說?」他欣賞著漱芳額角暴走的青筋。

「…………」

深呼吸…對,深呼吸。漱芳竭盡全力平靜下來,絕對不要增加他額外的樂趣。「敢問侯君,何事大駕光臨?」

「當然是提問囉。」夜沁有些遺憾,沒能看到更暴走的表情,不過知道她的弱點了…人類真是有趣。「人類一定有陰暗面,或多或少而已…何況你們這種多重人格。你們表面的和平,肇基為何?」

漱芳本來要回答,又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問題絕對不是表面而已。

「一言難盡,何況我又出團在即。」漱芳冷靜下來,「待我出完團,明日答覆侯君。」

「你們不會出團整夜,我願意等,但只等到六點。」夜沁淡淡的笑,幾乎壓不住惡意,「妳不來,我就再這樣去找妳。」

可惡的狐狸精!好不容易忍下的怒火又高漲,她真想學貳喊「宰了你」!

「明白了,侯君。但請不要再來…不然我的說謊癖可能會被刺激出來。反正你也無法印證我說得是真是假…」

啊。這瞬間,漱芳被自己提醒了那道提問。什麼嘛,果然是壞心腸的狐狸,一道陷阱題。

「老地方見。」夜沁飛了個媚眼就縱狂風消失。

丟這麼一個爛攤子給我。她快被自己人的疑問淹殺,終於受不了,「月的追求者用卡車載…多到滿出來!問我幹什麼?還下不下副本了?!」

「這就是稀少的價值呀。」參依舊誠懇的心靈攻擊,漱芳覺得很沒力。

「…不下副本就下線好了。」她迫不得已的放大絕。

結果他們那天的練功情緒真是破表的高昂,一面猜測忖度一面釋放心情的狂轟爛炸,連月照慣例的迷路引怪跌倒OT,貳都不罵了,而是滿臉笑容的過去護駕,嘴巴還沒停止八卦。

應該慶幸他們的默契好到完全是七為一嗎?在這麼分心這麼鬧騰的時候,還是很下意識的緊密配合,甚至因為興奮而超常發揮。

只有鍵比較冷靜,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只說,「雖然我們都不如玄那麼的敏銳…即使是我,也知道他並非人類。而網戀通常沒好下場。」

漱芳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啥,最後只是無力的說,「…我不是月。也很清楚網戀的下場…總之,沒事。對我有信心點兒…我還以為鍵比較了解我。」

鍵終於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不過是白提醒一句,我也知道妳是個明白人,隊長。」

漱芳苦笑,順便把苦水往肚裡吞…天殺的死狐狸!活該被分到差點亡國的鬼地方!

那天打到四點多快五點,月就喊累了,他們一起回城,又八卦了一陣才各自解散。

等她見到等在屋頂上的夜沁,明明提醒自己要冷靜,還是忍不住的怒火中燒,不可遏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