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三

沈默了好一會兒,夜沁將眼神瞄向遠方,「本來只是論文、報告…翻譯過來大約就是你們說得那些…試煉。我本來想草草了事,所以選了生命週期最短,看起來最簡單的人類。

「…結果,報告怎麼作都作不完…實在太有趣了。」他微微的露出一絲微笑,「差異性這麼大,變種那麼多,明明生命週期那麼短…我只觀察了兩百年,老天…真是一群污穢骯髒下流,又同時存在純淨聖潔高尚的種族…同樣的物種!創造和毀滅的天賦不相上下的恐怖平衡,一切都太迷人了…」

【Google★廣告贊助】

夜沁的神色卻漸漸蕭索,「雖然我的指導者…呃,你們這邊所謂的老師教授之類的,給我的報告評了個特優,而且讓我晉級。但我卻被其他人看成變態,還說我是『戀人癖』,」他很不爽的解釋,「『戀人癖』是我勉強意譯的,事實上在我們那邊就是句髒話。」

…喂!

「只是喜歡觀察不行嗎?而且我的指導者都准了,我還取得觀察資格…那些傢伙居然說我是變態,妳說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只知道你對一個人類這麼說非常無禮。」漱芳壓抑著憤怒回答。

「果然,是非常珍稀的樣本呢。」夜沁心情整個好起來,「平常的人類研究久了,就會開始尋求珍稀的樣本。妳是我僅見最珍稀的那種…」

「夠了。」漱芳打斷他,「你已經超過應該回答的範圍。」

「可以當作明天的問題嘛。」夜沁垮了臉,含著食指,「妳不想聽嗎?」

「不想。」漱芳斷然拒絕。馬的,誰想知道自己和人類都是觀察記錄的一部份,而且自己還是什麼珍稀樣本…沒叫他滾是因為還有些許敬畏和把柄。

「嗯…那我們聊聊天吧。」夜沁頗感興趣的看著她,「系統大神難得允許我跟人交談,沒有警告我。能夠跟自己觀察的族群談心,真是每個研究者夢寐以求的機會啊…」

「我不想也沒有義務跟你聊天!」漱芳真的發火了。

「別這樣發脾氣,我們好好聊聊…喝茶吧。你喝過大紅袍嗎?以前我常看人家喝,一直在想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來到這邊真好哪!真不枉我打生打死的擠進名額…」

「我不要喝茶,也不想跟你聊天!」

但不要指望不是人的「某種存在」(已經越來越不覺得偉大了)會能完全明白人話,還是每天跑來騷擾她,提的問題和回答也越來越離題和衍生發展,時間從十五分鐘到一個小時不等。

漱芳以為會很討厭他…結果這傢伙只要漱芳露出倦意,就會鳴金收鼓,明日再戰。而且他講的一些奇聞和故事,也的確很有意思。

沒有深問,但夜沁不當心的漏過口風,說他們都是讓「綠方」坑了,可他是自願被坑的,因為他真的很想跟研究對象接觸和交談,這是最好最安全的媒介等等…

「所以你真正的名字不叫做夜沁,對吧?」漱芳不經意的問。

「當然不叫這名字,我的名字可是很有力量的…」夜沁很得意洋洋,「那是所有植物破土而出的強大爆發力!翻譯成你們的語言應該叫做…叫做…」他啞然片刻,又支吾了一會兒,「衍。就是衍生的意思。」

「…侯君大人,你的中文是不是很不好?若是植物破土而出,應該叫做萌發…」

「住口!」夜沁朝她吼,「老子英明神武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娘娘腔的名字?!」

九尾狐的長相不娘娘腔嗎?遠望還分不出男女呢,何必在意區區名字…

不過侯君大人快潰了,她也就慈悲為懷的沒有趁勝追擊,反而給他斟了一杯茶。

唔,說不定…在他們那種「龐大存在」的族群中,夜沁的年紀應該不大…別跟短命的人類比的話。

但跟人類來往,又覺得非撐出成熟的樣子,結果相交久了,就常常露餡…跟他們家的貳好像也差不多,很好捉摸。

大概是這種親切感,夜沁硬要跟他們聚會時,漱芳也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只是叮嚀他個人資料要隱藏起來,打扮樸素點。

除了她這個天天晒太陽,無所事事的隊長以外,其他人都認識了許多人,追求月的更是以卡車載。原本天天瞌睡的月,現在一整個精神奕奕容光煥發。玄和么雖然陰陽怪氣的方向不同,卻都是腦袋很好使的智囊,貳和參的手藝突出,個性又開朗…連那個被秒殺的玩家後來都跟貳成了好友,沒事幹就往演武台互毆,非常激情。

冷靜淡漠,一天到晚跑圖書館的鍵,都認識了一堆愛看書的。而他們認識的人又相互認識,構成一張人際網。

當中幾個比較要好的,常常會聚餐…雖然是虛擬的,吃起來比現實的食物好吃多了…而且月超愛做飯的。

有的時候,漱芳也會出席,但帶人來還真是絕無僅有…何況是這樣絕美邪魅又不太協調的莊嚴雍容,引起一陣嘩然。

但漱芳只是聳聳肩,懶洋洋的笑了笑,簡單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衍。」就不再多話,只是笑笑聽人聊天。

夜沁倒是挺高興的…那就好了。

酒足飯飽之餘,聊著聊著,不知道為什麼聊到「我的志向」,大家鬧哄哄的說完自己的希望(或說幻想),只剩下他們幾個與夜沁還沒講。

「…繼續研究。」夜沁含蓄的說。

么唇角帶著一絲冷笑,「凝視深淵。」

其他六個人很一致怒聲,「沒有這種職業!」

「沒有嗎?」么有點失落,「那…當個法醫吧。」笑得更邪惡。

這傢伙當法醫絕對不是為了幫助偵查。

「道士。」玄笑得很高人,志向也非常高人。

月滿眼星星小花,「和最愛的人結婚,當全職而且最棒的家庭主婦,成為世上最好的媽媽和妻子!」

難以想像…而且異常踏實的願望。

「殺豬的。」貳很嚴肅的說,看著一室悄然而驚愕的眼神,他吼了,「庖丁解牛沒聽過啊!這是很值得崇拜的境界…血!腦漿!腸子!」

…果然是很貳的答案。

「當同人本大手!」參交握雙手,「專門吐槽大家…而且一直當coser!」

吐槽一輩子就是妳的希望嗎…?

「開一家租書店。」鍵微微笑,「反正我愛看的書應該很冷門,看完可以退回去。」

…這算盤也打得太精了吧?

「隊長呢?」跟他們認識的朋友好奇的問。現在也跟著其他人一樣喊隊長了。

「我?」漱芳想了一下,笑瞇了眼睛,「我已經在過我想過的日子了,所以沒有其他志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