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四

每天都不想睜開眼睛…睜開眼睛就得面對現實。

為了防止過度沈迷於全息遊戲,所以感應艙都有個過渡系統,在退出遊戲的時候調整了現實和虛擬的差距,讓玩家能夠清楚的了解遊戲和真實的區別。但這個過渡系統對他們而言,效果不太好。

不過就算如此,還是得打起精神過日子。

【Google★廣告贊助】

大概只是身體太虛弱,有點不耐煩吧…

這一天,又是例行看病日。去看醫生(同時驚嚇醫生),醫生看著低到幾乎測不到的血壓,和視網膜更嚴重的病變,一整個頹喪加束手無策。

什麼檢查都檢查過了,她所有內臟都很健康…如果她已經五十歲的話。但又不能說她不健康,沒有明顯病變…除了她那雙應該接近失明的眼睛。可是理論上應該看不見什麼的眼睛,卻能夠正常閱讀和作息。

偏頭痛大概是用腦過度和低破表的血壓所致…但完全查不出病因。

「…我真不知道妳為什麼活著。」幫她看病好幾年的醫生,沮喪到很不醫生的說。

「呃,」漱芳尷尬了,「執念?」

「…………」醫生鬱悶的開了藥給她,沈重的嘆口氣,目送她宛如常人的背影。

「真沒禮貌!」貳發牢騷。

「認識這麼多年了,也不安慰一下…居然把咱們說得跟死人一樣!身體破又不是隊長的錯。」參也附和。

「這世界的神祕可多著呢…呵呵呵…」么發出毛骨悚然的冷笑。

漱芳默默的把口罩戴上。到現在,她還沒辦法完全控制內部會議時的表情…這年代怎麼不流行戴面具或面紗呢?戴口罩實在很難看,呼吸又不順暢。

回到家已經疲憊不堪,勉強洗了把臉,看到鏡裡蒼白乾枯的容顏…又新生了好多白頭髮。

「今天暫且好好休息吧。」鍵勸著。

「…只剩下收尾校正了。」漱芳振作起精神,「不用很久的。」

工作了一個上午,她將檔案寄給出版社,瞥見e-mail的收信匣還有另一封信。

那是一個自稱主編的人寫來的…但他們一直覺得這是詐騙集團,所以也沒有回過。別開玩笑了,那家出版社很大欸…而且從來沒出過小說。突然說要幫她她這個言情二線作家出專有系列…誰會信啊?

才剛刪除,又看到一封mail,是以前照顧她的責任編輯…雖然時間很短,卻相處的很融洽。就是太融洽了,才會跟責編說了他們的私人部落格。

那個責編是個很好的人…喜歡他們全體的作品,常常跟他們說,「妳這樣的文筆寫言小太可惜了!…」

但那個時候,她就知道這個責編作不久了。

因為言情小說,就是販賣愛情的夢境和美好,讀者群都是想要逃避一時的女孩子,不想看到醜惡和黑暗。所以,不能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僅僅是作者,連責編都要戴著沈重的枷鎖和限制前行…更不能長大。

長大太快,脫離了「女孩子」的心境,就會作不下去了。

果然,她很快就離職了。雖然偶爾有書信往來,但她的手實在折騰得太厲害,回信常常有一搭沒一搭的,也漸漸失去連絡。

點開mail,內容卻讓她很驚愕。原來她跑去那家大出版社的雜誌部門,並且替那個寫了好幾次信的主編打包票。

他們商量了一下,把主編的信從垃圾桶撈回來,寫了簡短的回信,附上一直在當鬧鐘用的手機號碼。

結果只是去沖杯咖啡,回來就看到主編大人的回信了,語氣很公式化,要求見面談一談。這時候她才注意的主編大人的名字為鄭一帆。

好男性化的名字。

一帆,孤帆。大概又是算命先生的手澤…其實意頭不好呢。

好吧。看在前責編的份上,就去看看吧。

結果…卻讓她很無言。不是男性化的名字…而是主編是個男人。原本滿懷熱切的月一看到對方,立刻退避三舍,睡著了。

「…好深的法令紋,馬里亞納海溝般的眉間怒紋啊。」參感嘆,「一臉兇相,難怪月會夢遁…嚇死人了。」

「安靜點。」鍵輕斥。

漱芳苦笑,其實不安靜也無所謂…因為這個看起來很兇的主編,看到她當機了幾秒鐘。

呃…大概是讀者,而且是翻完部落格所有文章的讀者吧。只有讀者才會那麼失望…加上主編身分可能是雙重失望。如果長得正常些,還可以拿來當個噱頭,美女作家比較有市場。

「你好,我是吳漱芳。」她很客氣的打招呼。

鄭主編很快就回神,緊抿著嘴,異常嚴肅的回應,「吳小姐,我是鄭一帆。」

後來的對話就很客氣,漱芳完全就當作自己是來吃飯的,吃完就能走人。又不是第一次,習慣就好。

「吳小姐,願意把所有小說都交給敝出版社嗎?」上咖啡時,鄭主編突然問。

「…所有?」漱芳啞然片刻,才驚覺張著嘴太蠢,趕緊閉上,「你指我部落格上的?所有?那太奇怪也不市場…因為分類上…」

「是很奇怪。」鄭主編坦承,「我不明白…這都是妳寫的?」

「…對。」

「最少有七種以上的文風,只是對女主角塑造太固定,若不是這點,我真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鄭主編儘可能溫和的一笑,看起來卻很猙獰,「只要修改這一點缺陷…」

「我不想修改。」漱芳很快的回答。他們最大共同點就是喜愛相同類型的女主角,這是他們這七個裡頭的「一」。

鄭主編又皺緊眉頭思考,勉強點點頭,「那也…無所謂。但是部落格希望能夠關閉…」

「對不起,我必須拒絕。」漱芳搖頭,「那是我的網路備份。」

「如果是備份,為何需要公開?」鄭主編很不悅的高聲。

「備份給路人看看也無所謂吧?」漱芳別開頭。

「但對妳有什麼用處?」鄭主編更不理解了,「沒有留言板不能回應…我知道有些網路作家就是想看這些所以才…」

「…以前,我們也喜歡看。」漱芳低低的說。

「什麼?」鄭主編沒聽清楚。

「呃,以前我也喜歡看。以前…這些都是有的。」漱芳苦笑了一下,「但是我…我太不成熟。看到好的評論固然開心,但是看到壞的評論就會憂傷。讀者難免會催稿,但我只有一雙手,想寫的故事卻很多…」她的聲音輕了下來,「我不想讓讀者難過,可我也不想傷心。所以都關掉了。」

他們倆都沈默下來。

鄭主編聲音突然柔和下來,「太溫柔是賺不到錢的。」

漱芳抬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說出這句話的鄭主編突然一怔,滿臉通紅的請她再考慮,並且送了一本樣書給她,匆匆結帳離去。

那本樣書翻開,有個奇怪的簽名,由九個線條畫出來的漩渦。

「這是…」玄疑惑的說,「尾巴?」

「…誰知道。」漱芳沒好氣的回答。

當天晚上她進入曼珠沙華,瞪著尋來的夜沁。「只是觀察,吭?以後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了!」

「那也是他心裡話,不然我也沒辦法藉著他說出來。」夜沁將頭一別,「…我只是很想在現實見妳一面。」

「不要隨便拖人下水啦!混蛋!」漱芳把茶杯扔過去。

夜沁靈巧的一閃,「…他很愛慕妳。」

「我們,是我們的小說!」漱芳沒好氣,「拜託你不要亂來啊!…等等,你們一定有什麼規範…被知道會怎麼樣?」

「已經被知道了。也沒怎麼樣…就是被罵了一頓。」他沈默了一會兒,「妳…白頭髮好多。」

漱芳終於把茶壺和火爐都扔過去了,「要你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