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七

二十九歲生日前後,發生了許多事情。

首先,是她工作多年的言情出版社縮編,她這個二線作家優先裁員。不過鄭主編終於說服了上司,讓她保留那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部落格,犧牲了兩趴的版稅。

鄭主編一定早就風聞了老東家的困境了,所以才會提點她,還會想盡辦法幫她吧?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命運待她算不錯的了。每每山窮水盡疑無路,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另一個好消息是,他們終於,通通封頂了…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還刻意在生日這天封頂,最後大吃大喝大鬧,和朋友們相聚慶祝…開服這麼久了,像他們花這麼多時間才封頂也算奇蹟了。

月熱情滿點的辦了一大桌好菜,大家都吃得心滿意足,喝得東倒西歪。

只是,禍福相隨,那天下線後,月沒有跟著回來。而他們的銀行帳戶轉出了一筆轉服費,月轉去地獄之歌。

然後他們很多天都沒上線,像是突然消失了。

她啊,一定恨死我了。被罰圈禁在青山之國侯府的夜沁默默的想。但他實在沒有後悔…可惜來不及,被發現得太早。不然他真會儘可能的煽動其他人…只要漱芳可以活下去就好了。

觀察人類太久、太著迷的後遺症嗎?就算能多拖點時間,渾沌者和人類的時間流逝還是差距太大,十年不過是一瞬間。

但就算是一秒鐘,他也不想放棄。

正在發呆,結果侯府來了一個意外的訪客。他詫異的看著玄…漱芳的七之一。

「唔,真的被罰了呀。」玄推了推眼鏡。

「………漱芳還好吧?」他有點不悅。這傢伙…一定是把什麼都告訴這些人。

「命保住了。還好救護車來得及時,只是頭髮全白了,一條腿有點不方便…其他都是小毛病。」玄淡淡的回。

…果然。

「不過她的損耗的確減緩了,大概可以多活幾年…可以撐到四十也說不定。」玄笑了笑。

「我不會道歉的。」夜沁傲然的昂首,「明明知道她的狀況,你們居然還眼睜睜的…」

「我們並沒有眼睜睜的看著她註定早夭。」玄平靜的看著他,「我們生活在一起二十九年,十一年都是獨居。我們試著留下她沈眠,或者留下月和鍵跟她一起…結果都很糟糕,每次都讓她承受更大的病痛,直奔急診室。

「既是七,也是一。但跟軀體同步率最高的是隊長,痛苦也是她概括承受。每次的實驗都讓她痛苦不堪…所以我們決定不再試驗了。反正…月若能幸福的活下來,那也就可以了。我們會跟她一起走…」

倏然的,玄一拳砸在夜沁的臉上,這個一直冷靜得很高人的玄,難得的出現怒容,「我不恨你煽動月離開,但是你讓隊長受到很大的痛苦,饒不了你!」

夜沁被這拳打出怒火,也回了一拳,兩個人你來我往的互毆,打得滿室生塵,滾成一團。

揪著夜沁的領子,玄咬牙切齒,「若不是抱著隊長像是左手抱右手,我才不想把隊長交給你這種不是人的傢伙!」

「你這變態!我真恨不得把你們全滅了!」夜沁火氣更大,也揪著他的領子。

「變態?我跟隊長又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就是同生在一個軀體裡罷了。她是我的隊長、知己、家人!只是生不出異性的愛情而已!我們都說好輪迴轉世以後儘可能找到所有人再當手足了…誰讓你來誘拐隊長!害她又那麼痛苦!」

「我不要看她死!就算痛苦也給我活著!」

兩個人打到守衛都上前干涉,卻被夜沁怒吼著轟出去,繼續拳拳到肉的互毆。

到最後,兩個沒開pk的傢伙,鼻青臉腫的脫力,大失形象的躺在地板上喘,夜沁抱怨,「嘖,把你的臉別開…超噁心的,和漱芳的臉長得那麼像。」

「我才奇怪隊長怎麼會看上你這裝模作樣的傢伙。」玄沒好氣的回嘴。

沈默了一會兒,玄開口,「…月,會過得好吧?你們這個該死的伺服器不會說關就關,反害死她吧?」

「不會。我保證…不會。我也…託人照顧了。」夜沁頓了一下,「你們…從來沒有這種例子,所以未必能夠…輪迴。說不定,你們可以在曼珠沙華…」

「那隊長只能自己死去了。太孤獨了…」玄凝視著精雕細琢的華美屋頂,「隊長是打這個主意沒錯,我希望別人能活下來,但我一定要跟著隊長…到最後一刻。」

「…你們每一個,答案都差不多。」夜沁也看著天花板,「我真恨你們。漱芳是我的!我的!」

「才不是。只是剛好隊長對你有好感,我們不得不接受罷了…我們既是七,也是一。」玄把歪掉的眼鏡調整一下戴好,「總之,我把話帶到了,隊長沒事。你安心坐牢吧,再見。」

「你們…會那麼強烈的吸引異類,固然有你的因素,漱芳也脫不了關係,對吧?你若是發出吸引異類的音樂,那漱芳就是完美呈現並且放大的音響。」

玄背著他站了一會兒,「這話,你別告訴她。你敢傷害她,我們全體都不會饒你。」

「…你們真是溫情脈脈的讓人想吐!」夜沁怒吼。

「哼,忌妒吧?」玄微微偏頭,斜視著他。「…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緣份。以前…還沒來曼珠沙華之前,或許感受不是那麼深。能夠和其他人相處以後才發現…能夠如我們這般相投的自己人,真是千萬人難逢的緣份。這個啊,可比愛情還奇蹟。」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顯得淡然從容,「就是太難得了,才會短命。那是應有的代價…」他的淡笑浮出一點點邪惡,「最初到最後,都是我們相陪著隊長啦,你也就佔那麼一丁點、微不足道的卑微愛情份量…」

夜沁簡直要爆炸了…因為玄正好站在宮殿之外…他出不去的地方。「站住!你給我回來!」

玄背著他走開,瀟灑的揮手,「等我轉生成九尾狐再說吧,亡國侯。」一路笑著離開。

這變態的笑聲,真是令人討厭到極點。夜沁深深體會到,妹控最令人厭惡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