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八

「八百里外就可以聽到你的聲音。」悅耳而輕緩的聲音響起,身影從虛空中綽綽約約的浮現、清晰,然後緩緩的落在夜沁面前,「跟凡人有什麼閒氣好生。」

夜沁無精打采的抬頭看他,「喔,小陌…啊,也就這兒能這樣隨便叫,回到咱們那,我大概就等砍頭。」

【Google★廣告贊助】

只戴著一只耳環,清雅秀致的陌桑國主笑了聲,「在這兒,我們也不過是一絲歷劫的神識,誰也沒比誰高…應該說,我還是三十一國排名最末的的國主,名義上的子民只有七個…哦,現在是六個。剛我名義上的子民還來跟你嗆聲。」

夜沁沒有說話。現在他覺得很心煩,不願再去想漱芳吃了多少罪,受到什麼程度的痛苦,所以火速轉移話題,「你怎麼突然跑來?系統那破玩意兒沒囉唆?」

「…我提出的申請不妨礙這世界的運行,系統也就批准了。」陌桑國主淡淡的說,「衍,我想見熒兒。」

夜沁微張著嘴,「…哈?熒惑?你養的那隻寵物?可不是早掛了嗎…?」

一直溫和噙笑的陌桑國主沈下了臉,陰寒的殺氣不斷溢出,直到接到系統警告,才勉強壓抑住,已經把夜沁嚇了個不輕,貼在牆壁上了。

他咬了咬牙,盡量壓住殺氣,「熒兒不是寵物。」

夜沁高舉雙手表示投降,搔頭回想那隻火精鳥長什麼樣兒…陌桑國主已經冷靜下來,取下自己的耳環遞給他。

拿著那只耳環,夜沁感慨萬千。當初爭名額,他是靠著自己屬於學者一脈的知識(特別是人間的知識)與規則才勉強打進國主級的末段班,和「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遠親冥道主不同,晉級的異常辛苦艱難。

渾沌之貪婪者,不是當假的。

但小陌居然沒爭到界或道,反而還排在他後頭,讓他完全摸不著頭緒。因為小陌是渾沌之秩序者…論等級就是跟冥道主比肩的,論權勢更是在渾沌中維持秩序的最終判決。

勉強用人間的說法,就是他們諸渾沌的王者。當然,這樣翻譯不太正確…但在有尊號的渾沌者中,小陌的本尊的確是最被尊重的…冥道主的本尊貪婪者是最被畏懼的。

他的本尊麼…連號都混不上,是個在學學者,學者那脈的武力是出名的貧弱。遠親的貪婪者還勉強睥睨過他幾眼,一點親戚關係也沒有的秩序者高高在上,忙碌不堪,只有他們學者這脈的族長才有資格因為資政見到秩序者,連他的指導教授都無緣親見。

結果秩序者來當妖界三十一國最末的陌桑國主,看到他還會笑和打招呼,尊稱還不高興,要他喊小陌就好。

諸渾沌出身的歷劫神識,都習慣戴一只耳環,功用和凡人的日記或雜記差不多。

結果小陌的耳環裡沒有什麼國家大事,只有不斷回憶追思他的「熒兒」。一隻在諸渾沌眼中的火精鳥寵物,註定活不過千年,夜沁甚至看不出來和其他火精鳥有什麼不同。

嘆了口氣,夜沁握著小陌的耳環,用知識和規則重組構造了栩栩如生的「熒惑」,小陌的熒兒。

「果然你是辦得到的,學者一脈非同凡響。」陌桑國主稱讚,「就算在系統的重重控制下也行…太厲害了。」他露出純淨的笑容,柔聲道,「熒兒,來。」

漂蕩火羽,和人間鳳凰或不死鳥有些相類的火精,翱翔著飛棲到陌桑國主的手臂,親暱的摩挲國主的臉龐,落懷成了少女模樣,環繞著火焰,火紅的眼眸專注的看著陌桑國主。

「…雖然是幻影,還是謝謝。」陌桑國主恢復了纖柔雅緻,很誠懇的道謝。

「擔待不起擔待不起。」夜沁胡亂搖手,「那個,在規則內我只能維持十五分鐘。呃…需要我先迴避嗎?」

陌桑國主搖搖頭,鬆手讓熒惑恢復鳥身起飛,望著她既翱且翔,眼神溫柔惆悵,「這樣就可以了。」他自言自語似的,「只有看著熒兒,跟她相處的時候,我才能暫時忘記自己是秩序者…可以把自己放空。」

「…所以你是故意、故意…」夜沁顫手指著他。

「嗯。」陌桑國主很大方的承認,「第一不難,但最末得取倒比我想的不簡單。沒辦法,雖然是自己選的路…我也以身為『秩序者』為榮。但我希望…將來歷劫回歸,能有一段曾經悠閒愜意時光的記憶。」

夜沁沈默下來,跟著陌桑國主一起看著翱翔飛舞的火精鳥。的確是很美,坦白說沒有什麼用處,但是美麗,很美麗。

十五分鐘過得很快,只餘一片虛無。

陌桑國主站著,背影如此落寞。

出身於聰明智慧的渾沌學者一脈,夜沁居然找不出任何言語安慰陌桑國主,只能乾巴巴的說,「…火精鳥的壽算…原本就遠遠趕不上諸渾沌。」

陌桑國主笑了一聲,有些寂寞又有些狡黠。轉頭看著夜沁,「我會如此傷心,是因為我所疼愛在意的熒兒,剛過兩百歲生日…沒能活到她年紀所應該的上限。而其他的火精鳥,都不是我的熒兒。」

夜沁的臉孔,一點一滴的慢慢失去血色,心卻漸漸的疼痛起來。

「我並不是想要強留她到諸渾沌的壽限…怎麼可能?但她在族群的時光流逝中,依舊年少,卻因為我的疏忽壽促而死…我若早回來一天,不,若我早點發覺她的日漸虛弱就好…」

陌桑國主溫柔的喊著夜沁真正的名字,「你會為了那個人類落到被拘禁甚至差點被驅逐的地步,不就是,和我相同的心情嗎?」

最應該恐懼的,不是貪婪者,應該是他眼前的秩序者才對。

因為他理解秩序了解脈絡,能看透諸渾沌的心。

「我不知道。」夜沁煩躁的說。

「你會知道的。」陌桑國主微笑,哀傷的,「我絕對不會把那個人類誤認成是你的寵物。」

他施施然的離開,轉頭問,「下次我什麼時候可以再看到熒兒?」

夜沁不耐煩的回答,「三個月後!沒唬你,『擬幻為真』的CD就是這麼長…不然你先去砸了系統那破玩意兒!」

「我不會這麼做,衍,我也勸你最好別觸怒系統。」陌桑國主閒然輕笑,「人類怎麼說來著?雞飛蛋打?」

已經煩躁兼亂麻狀態的夜沁惡狠狠的磨了磨牙,拳頭握得快擰出汁。若不是怕日後歷劫回歸被大神能的秩序者報復,他真想乾脆的蛋洗陌桑國主,讓他親自體會一下「雞飛蛋打」的部份詮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