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九

半個月後,還在坐牢的夜沁終於見到了漱芳。

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這個在諸渾沌中依舊年輕的在學學者,相對於短暫如朝露的人類而言,已經看過太多歲月。第一次,這是他活到此刻第一次感到深刻的懺慟。

【Google★廣告贊助】

因為他知道系統的真相,他了解這個虛擬的世界群是系統巨大的人工夢境,所有的人類玩家登入也只是隨著系統的夢境浮沈而已,除非是重大到損及魂魄的傷害,不會呈現在這個「巨大人工夢境」中。

但微笑著向他招手的漱芳,即使走得很慢,還是有點跛。原本烏黑的長髮,滲入了許多銀絲斑駁,比全白還觸目驚心,面容憔悴不堪,臉孔時不時無法控制的抽搐。

「…我以為,妳不會來。」夜沁的聲音沙啞。 我以為妳永遠不會原諒我。

漱芳笑了一聲,「你是…唯一只看到『我』的人。」她的語氣有些惆悵,「黑暗面…果然還是有的。即使我常說我們『七即是一、一即是七』,但我雖然是隊長…負責面對世界。但會吸引別人的往往是『我們』,不單單是『我』…」

語言,果然很不精確啊。漱芳對自己感嘆了一下。並不是,絕對不是討厭自己人。記得嗎?她令人苦笑的天賦就是「感受」。她明白自己的渴求,更明白其他人的渴求。

迷迷糊糊狂飆而過的青春期,為什麼誰也沒有反對,如飛蛾撲火似的墜入深淵…那時還太年輕,誰也不能真正明白。現在他們都明白了。

鮮明而獨立的各「自我」,都渴求自己的「唯一」。在太年少時摔那一大跤其實是幸運的,接受了「我們」的命運,壓抑貪求。

以為「我們」就會這樣安然平靜的壽促而死,擁有比別人更多,缺乏也不會比只有單獨自我的別人少,充實短促的一生。

直到意外闖入曼珠沙華。

驚愕到呆掉的亡國侯…意外的萌欸。九尾狐一不使壞,整個可愛起來。

漱芳笑咪咪的挨著他坐下,「這個月我們真是大出血…欸,你關在這兒消息都不通對吧?」

「…對。」夜沁渾渾噩噩的點頭。

「轉服費是很貴的呀…」漱芳感慨,「結果上個禮拜就出了三筆。」

夜沁突然不痛快起來,語氣不善的問,「哪三個?」大難來時各自飛嗎?完全忘記這是他本來的希望。

「貳去了地獄之歌…一筆。」漱芳掰著手指算,「然後把月帶回來,兩筆。昨天,貳和月結婚了…在曼珠沙華。」

「什麼?!」夜沁聲線高到破音了。

「在曼珠沙華的結婚是很純潔的,完全就只是…」漱芳試著安撫他,可惜夜沁太凌亂了。

他研究人類兩百餘年,收集不少多重人格者的資料,相互仇恨或互相幫助的都有,但搞到副人格間產生男女之情的簡直是、簡直是…

「之前我也沒看出來,」漱芳倒是很平靜,「只覺得貳特別維護月,月想幹嘛他都是支持的…」她指著自己半白的髮,「我也就送急診室,有點小中風而已,貳差點兒發瘋了…大概是之前都不曾分離沒感覺,一但分離才驚覺自己的心意吧?兩情相悅,真好呢…」

等等!妳不要接受得這麼瀟灑毫不在意啊!!那是妳的副人格…自己和自己戀愛結婚難道沒有抵觸人類的道德標準嗎??!!

幸好漱芳是文字工作者,語言組織力很強,不然還真不能聽懂夜沁的語無倫次。「我們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超幸福的…你有什麼不滿嗎?」

…系統這破玩意兒是發瘋了還是超超超級雙重標準?!對他們這群白打工的偽npc動不動就系統警告,這種違背倫常到極點「自給自足」居然毫無異議的通過了?要知道當初建構「曼珠沙華」的華雪程式部和企劃部嚴謹到簡直雞蛋裡挑骨頭,現實內三等親都不能申請線上結婚了,何況這種…這種…他都說不清楚的超級近親狀態!

真難得可以看到狐狸精崩潰啊。漱芳暗笑。看他轉來轉去的碎碎念兼炸毛,硬撐的風華全成了渣,頗具觀賞價值。

連「某種存在」都覺得太扯了,世人若知道真相,恐怕也難以理解和接受吧?

但是,管他的。別人是別人,我們是我們。只有我們才看到貳鐵青著臉硬把憔悴得形銷骨立的月拖回來,只有我們才知道貳吼著要娶月時,月的驚愕、悽楚和那個「終於」之後的放聲大哭。

「所以不要再做那種沒有用的事情了。」漱芳溫和的拍了拍夜沁,「我們既是七,也是一。我可不想真的中風。低血壓到爆腦血管…恐怕會有醫生爭先恐後的跑來觀察這麼靈異的病例。若是爆得位置不好,像棵植物似的種在病床上活到九十九…那不是『長壽』,而是『長受罪』了。」

「…妳不恨我嗎?」終於從混亂的離題清醒過來,夜沁的聲音有些軟弱。

漱芳只是一笑,偏頭看他,「你說呢?系統已經代我懲罰你了。」

看夜沁一臉莫名其妙,漱芳笑意更深。傻傻的狐狸精。若是恨你,怎麼會稍微沒那麼淒慘的時候,就過來看你。

原來哪怕是「偉大存在」,也跟人類的男人沒什麼不一樣…都是笨笨的。

漱芳跳下椅子,「還要坐牢半年是吧?每天我來陪王爺說一會兒話…小的先告退了。」

夜沁拉住她,想要解釋些什麼,卻被漱芳反拉住,在唇上印了一個純潔的吻。

也就嘴皮子碰一下,夜沁的臉轟的一聲完全呈現點燃狀態,並且附帶石化效果,眼睜睜看著漱芳笑著走出大殿。

女、女人!你永遠不能預料她們會幹出什麼事兒來!!

石化的夜沁除了唇上的溫軟餘溫,幾乎整個停止運作了,腦海裡除了這一段OS重複播放,什麼都想不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