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

青春期,荷爾蒙飆高的時代。

千不該,萬不該,她繼「玄」之後,又替那個愛做夢的傢伙取了個「月」這個名字。

然後就開始了整個混亂的高中時代,混亂到不堪回首,不知所云。

【Google★廣告贊助】

正處於最不穩定的青春期,所有的人都有強烈的憧憬,而最愛做夢的月又有了自己的名字,更是暴走得亂七八糟一踏糊塗。

所以她高二就跟學長離家出走了,少年同居還自願打工養學長,然後因為失戀一整個自暴自棄,直到她替最冷靜的那一個取名為「鍵」,才勉強把這種暴走狀態終止掉。

不要說父母對她失望,連老師同學都非常鄙夷,她也覺得很羞愧,但也更無奈。

別人一個自我,渡過青春期就常常滅頂,她渡的是七個人的份,其實更不容易啊…

但她還是只能沈默的默默唸書,這種成績能畢業就千幸萬幸額手稱慶了,別想考得到大學。

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嚴重的錯誤。她這個「隊長」的取名,對全體有重大影響。幫玄取名就已經跟「那個」扯不清了,還把強烈憧憬愛情的月也取了名。若不是冷靜的鍵和她合力,早就不知道被青春期暴走到哪去了…後果實在太可怕。

而且最慘的是,之前他們七人宛如一人,時間感跟別人不同。當他們內部溝通的時候,一秒遠勝別人的十分鐘,只有在面對專注目標,譬如上課寫作業之類的,才會回歸正常人的時間感,但也融合的很統一。

自從青春期的暴走以後,替三個人取過名字,雖然內部溝通的時間感依舊如此,但每個人的自我更強烈清晰,統合協調感變差了。

「…是我這個隊長無能。」漱芳很沮喪。

「不!是、是我的錯!我不該提議跟學長走…跟別人上床也是我的主意…哇~」月大哭起來,「我只是想愛與被愛而已啊…」

「是我們全體同意的。」鍵淡淡的提醒,繼續作會議記錄。

「沒錯…隊長,左後方又有一隻靠近…我們別站在這兒聊天。」玄推了推眼鏡。

「血、腦漿、腸子!」此時尚未命名的貳鬼叫。

「還沒到底呢…這不是真正的深淵。」此時尚未命名的么有點失望。

「隊長無能是我們全體的責任,不能只怪隊長呀!」此時尚未命名的參握拳,非常誠懇。

「…謝謝。」漱芳就知道,自己人開過會,就會用很離題很另類的方法激勵起來。

最後她決定不再命名有意義的名字。但已經人格色彩太強烈,又覺得很可憐,所以用數字來取名,於是有了么、貳、參。

只是沒想到取名後,他們的人格還是很不受拘束的離題發展(還是太切題發展?)…

本來就很陰陽怪氣的么妖氛濃重,天天吼血腦漿腸子的暴力狂貳更中二,擅長用誠懇和無邪刺激(刺傷)夥伴的參更不知道該怎麼講。

但也因為人格特質實在太強烈了,連家人都有點受不了她的變化,加上餘韻不絕的青春期強化了玄的力量…所以他們家開始鬧鬼了。

再不知道何去何從和前途茫茫中,月在熱戀期死命要寫的一部言情小說,在全體看熱鬧和惡搞的加成下,完稿並且寄出去,她都快忘了這件事情…結果那部極惡搞和白爛兼滴著濃稠蜂蜜戀愛調的小說,居然過稿了。

考慮了很久,漱芳決定搬出去住。大學當然也不唸了。

家人已經開始起疑心,要帶她去精神科看病了。而且又鬧鬼鬧得人心惶惶。他們都很喜歡爸爸媽媽和姊妹,並不想親手摧毀自己的家庭。

既然月主導的那種玩意兒都能過稿…說不定,憑著全體會議的群策群力,能夠養活自己呢。

果然團結就是力量,在他們七個的努力下,雖然沒有成為天后或紅牌,最少也是二線,養得活大家。

只是,青春期的餘韻終究會過去,一直很激情很粉紅很浪漫的月漸漸冷卻,更符合她的名字:陰晴圓缺,初一十五不一樣。

隨著月光的變化,月圓最清醒正常,月開始缺就開始瞌睡,到了月末,更是睡得一塌糊塗天昏地暗,叫都叫不醒。

結果他們間的當家花旦一個月呈現廢了半個月的狀態…這對一個言情小說家來說,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狀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