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三

曼珠沙華不是很鼓勵使用傳送陣,所以隨著等級提升,傳送陣的價格節節高升。

官方認為已經有了可以御劍飛行--雖然有撞山墜海的危機--又有海陸空多種座騎可供選擇,甚至還開放了大眾交通工具:比較慢的各式驛站,又有記點可快速飛回的爐石。曼珠沙華的基調還是著重在「第二種人生」,長途旅行也是人生的一部份。

所以傳送陣四通八達,但價格也是驚出人眼珠子的貴。

【Google★廣告贊助】

漱芳其實還滿贊成這種想法的,所以她去探望還在坐牢的夜沁時,還是會御飛劍而行。有時候心情好,也會騎馬享受一下如詩如畫的美麗景色。

但她從飛劍上被打下來以至於摔死,復活在中都時,她開始有點不愉快了。

EU那個小渾球居然這麼記恨,而他的公會成員白癡而盲從的執行這種愚蠢的「報仇」。

她密了EU,「你到底想幹嘛?」

EU很囂張的說,「把王正恭…我是說文殊交出來!不給個交代就殺得讓你們玩不下去!」

小屁孩。漱芳嗤之以鼻。被寵壞的小屁孩。

「我們不知道他在哪。」她有些譏諷的問,「你是他親哥哥,居然要找外人要人…大腦病變?我介紹醫生給你。」

EU默然一會兒,惱羞成怒的說,「那小混帳悄悄的離家出走了!趁我和爸媽不在家的時候偷偷把感應艙搬走!簡直是個小偷…」

強盜說人是小偷,真是天大的笑話。

「我聽說你們都在上大學?」漱芳淡淡的說,「我以為大學生應該脫離小屁孩的行列,沒想到會親眼看到一個中二病末期的小屁孩大學生。」

「…我在念碩士班了!」EU暴怒。

「我真替你的學校難過,也替其他所有念碩士的無辜孩子難過。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粥。」然後她把EU扔進黑名單,再也不用接到他的密語。

想了一會兒,她寫了兩封飛鴿傳書。一封給文殊,告訴他要小心他那中二老哥。另一封寫給夜沁,說最近會比較忙,反正他還兩個禮拜多就出獄了,暫時不去探監了。

然後把所有人聚集起來開了熟悉的內部會議。

對於善意,她是很沒有辦法。但對於惡意,還是觸動很深的惡意,她的脾氣也不像表面那麼好。

他們在曼珠沙華生活了一年多,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已經有了很廣大的交際圈和人際網。而龍族會長EU886,也算個名人,還是個很高調的名人。要鎖定他並不難。

在眾多公會中,龍族很強,很高傲,很囂張。開公會戰幾乎沒有敗績,即使他們人數不算多。當然照EU那種不成熟的孩子王個性,一但看不順眼,就會千方百計的讓人玩不下去,為了他黯然轉服的人可不少。

但也只能敢怒不敢言,誰讓拳頭大就是真理。

「的確,拳頭大就是真理。」漱芳淡淡的說,「我們幫他印證這個真理如何?」

這次全體一致投票通過。

於是EU莫名苦難的日子就來臨了。

常常有從天而降的刺客們接力大招將他瞬殺在任何無主之地或國境邊緣,然後火速撤退,光明正大的對著追兵一面下毒一面放風箏,追得太緊而落單就會被集火反殺…有時候還是藥師揚起攻擊力高到不像話的長槍或匕首撿尾刀。

好不容易堵住這些比兔子還會跑的神民刺客,卻比面對殭尸還欲哭無淚。明明人數比他們多,打到最後只有他們七個站著,敵人都化為白光,恨歸重生點。

偏偏那時候正在拼困難等級的相柳副本首殺,很需要在夫諸、軨軨、長右三副本的毒冰抗裝。而夫諸位居敖岸之山,軨軨在空桑,長右在長右之山,偏偏這三塊都是無主之地。

搞到最後毫無辦法,只好滿團在城裡集合,然後浩浩蕩蕩、場面很大的出發,把會長保護在最核心處。

問題是搞到這種地步,等待集合總是曠日費時,中都傳送陣四通八達,他們七個總是可以早一步抵達目的地並且埋伏,依舊是大招連接的斬殺隊長於敵陣中,然後花招百出的安然撤退。

EU大發脾氣,卻毫無辦法。他已經將毒抗堆到史無前例的高點,卻沒想到七個人能下的不只一種毒,總是突破他毒抗的最高點。而且劍俠雖然缺乏爆發力秒殺的大招,但是三個劍俠一心同體般接招,還是能夠造成不遜於任何高破壞力的秒殺絕招。

以前只有他把人殺得玩不下去,第一次感覺到被殺得玩不下去。

為了公會的副本進度,他心不甘情不願的龜縮在公會總舵,放棄帶領公會首殺,全伺服器公告隊長ID的榮譽。

可是實在太不甘願了。他就缺幾件裝備而已,難道就被七個神民廢柴堵住他揚名的機會?

他想質問那群廢柴的隊長,沒想到被拒絕密語,早入了人家的黑名單。

不是那群廢柴有人脈,他也是有人脈的!打聽清楚這群神民廢柴定居在中都,他立刻帶著心腹踏上貴死人的傳送陣傳往中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