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四

他怒氣勃發的衝進鐵匠鋪想翻桌…可惜翻不動。人家鐵匠鋪的工作桌是精鐵鑄的,不是他這麼一個蛟族聖殿勇士(狂戰士之類)能隨便翻的。

何況中都的npc鐵匠鋪老闆和夥計虎視眈眈、目光極為不善的瞪著他。

貳連眼睛都懶得瞄他,繼續打他的鐵。殺了這小屁孩太多次了,他開始覺得無聊。雖然衝動易怒,但他不真的是個二貨。他的志願的確是當個庖丁解牛的屠夫,但不是發瘋的殺人狂。

【Google★廣告贊助】

欺負弱小。這是欺負弱小啊。若不是這個很弱的小混蛋惹惱了他們,也不會把他殺得連城門都不敢出。他敢打賭,釘孤支這個小中二也打不過他。

而且隊長也要他低調克制點。他們的片子被拍得亂七八糟,轟動論壇驚動萬教了,天天有人上門單挑,他也很煩。

這些人閒著沒事幹,沒事他跟陌生人有啥好打?自己朋友切磋就算了,他幹嘛陪人家消磨時間?有那時間不如趕緊把月想要的圓月彎刀打好。

所以EU在鐵匠鋪跳腳的時候,他叮叮噹噹的打鐵,逼得EU扯緊喉嚨喊叫,結果是鐵匠鋪沒人理他,連npc師傅和夥計更打鐵打得震天響,蓋掉他的聲量。

參推了一大車鐵胚進來,稀奇道,「二貨,沒事來找虐?我不知道你是M,還有被虐的壞習慣。」

打鐵聲停了幾秒,隨之而來的是滿鐵匠鋪的爆笑。

EU氣得臉都青了,暴吼出來,「靠圍毆算什麼真漢子?!有種就出來釘孤支!」

「哎呀,我差點忘了,你這二貨也是台灣來的。」參感嘆,「這樣我會覺得很丟臉,不敢跟人說我是從台灣來的。順帶一提,我是女的,誰跟你真漢子?」

鐵匠鋪的笑聲更響,差點掀了屋頂。

參的心靈攻擊原來不是只有在自己人間爆炸,對外也是地圖砲等級的。貳狂笑之餘,對這個喜好體力勞動的自己人有了新的敬意。

總算EU的心腹不全是笨蛋,知道口舌上除了讓會長中風,絕對佔不了上風,很客氣的想要找他們的隊長談,想想怎麼化干戈為玉帛。

「說得像是我們找事兒似的,這麼委屈。」參大剌剌的,「明明是你們先殺我們找碴兒,幹嘛說得好像自己是被害人?好啊,玉帛就玉帛,三尺白綾,你們自盡吧。」

這個地圖砲可怕啊。貳很感慨。原來參對自己人已經手下留情。

但點名了隊長,貳有很盲目的服從主義,他不敢不回報,在私有頻道一講,在屋頂晒太陽的漱芳睜開眼睛,「哦…那我去看看他們想說什麼好了。」

「釘孤支是吧?」么陰森森的笑,「好啊,我晚點到…準備一下應該用得到的藥丹。噯,我把那瓶死不掉又痛得要命的毒藥塞哪…」

「我馬上到。」玄很乾脆。

結果人是來齊了,卻先津津有味的看參地圖砲對方可憐脆弱的幼小心靈,漱芳才開口,「喔,化玉帛是不怎麼可能,但老死不相往來還有得商量。說說看?」

月欽佩的遞上一杯茶給參,參這才意猶未盡的閉了嘴,咕嘟嘟的灌起茶來。

被氣得暴跳兼頭昏腦脹的EU甩了甩頭,想怒吼無奈已經嘶啞,「…釘孤支,一場勝。我贏了你們不准再找我碴!」

「這有賭跟沒賭一樣。」漱芳淡淡的,「你們又找不了我們的碴,我們虧了。」她不想答應,這傢伙看起來就是食言而肥的貨色,這個賭道根本沒有意義。而且神民劍俠和蛟族聖殿勇士?別鬧了,人家是專精殺戮的狂戰士,劍俠…就是硬一點兒的複合職…樣樣通,樣樣鬆。他們能狙殺EU是七人如一人的團結合作,不是因為個體武力高超。

但那三個男生開始擲骰決定誰出場釘孤支了。

「論說我是男生裡的老大,我先骰。」玄很愉快的宣佈。

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

玄卻拼命眨眼,不等人說話就先擲骰…最高點數一百,他就擲了個滿點。其他男生啞然,這還有什麼好骰的?不用骰了,就算運氣好到爆炸,骰了個一百,還是照順位贏不了。

鍵皺眉低聲對玄說,「你一定動了什麼手腳。」

玄笑而不答,斯文的推了推眼鏡。向EU作了個「請」的手勢,「中都唯一能合法戰鬥的地方只有演武台,要釘就去那邊釘吧。」

漱芳看著和高頭大馬的EU相對下纖細嬌小的玄很擔心,換作是貳說不定她還比較放心些。玄是智囊,並不是長於格鬥那種。

玄擦了擦眼鏡,又斯文的戴上。「隊長,放心。我不作沒把握的事情。」然後點點么的背,兩個人竊竊私語的並肩同行,不知道在商量什麼。只覺得么原本就陰森的笑,越發詭異的讓人發寒。

這大概是演武台有史以來最讓人傻眼的戰鬥,程度僅次於驕大神用血脈天賦怒破演武台的驚世絕艷。

神民劍俠玄很大方的簽訂演武台規則:可無限制使用丹藥與輔助道具,也就是說,沒有任何限制,不死不休。

這場釘孤支釘了很久很久,雖然大喜的EU塞滿了整個手環的補血丹,但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佔到上風…一逮到人想發大招,結果人家咬碎噙在口中的疾行丹配合高超的輕功,就兔脫而去,反而往他撒迷惑或混亂的毒,爭取到補血時間,接著就滿場遊走的邀鬥和普攻,一劍劍的製造傷口磨血量,把回魔時間掌控得異常精準。

只能說,小看生產至上的玩家會吃大苦頭…真的。他有堅實的後盾:大宗師等級武器師的貳和大宗師等級戰甲師的參,已經超越宗師水準的製藥師么。

更何況他還有顆精細準確的頭腦。

打架如打仗,打得不是力氣而已,還是打資源。拿把西瓜刀就想稱王稱霸…遇到穿防彈衣拿手槍的特種部隊該如何是好?

而且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勝利女神只對準備充足的智慧者微笑。

耗光了對方所有的藥水和血脈天賦與大招,滿血滿魔的玄背手微笑,看著氣血兩虛的EU氣急敗壞。

「你不要以為…這樣你就能贏!」EU吼著,足下浮現召喚陣…出現一隻巨大的木馬流牛,幾乎要充滿廣大的演武台。

原本看得瞌睡的觀眾驚呼。這可是史詩級的機關術裝備,幾乎沒人作得出來…圖紙出現的機率太低了,材料又屬於坑人不償命的稀少和罕有。集整個國家之力說不定還搞不出這麼一台。

玄不太感興趣的看了一眼,眼鏡掠過一絲燦亮的殺氣。「我也有這張圖紙。」

EU坐在巨大的木馬流牛上,很零號機的撲上來,急著把玄踩扁,根本沒注意他說什麼。

咬碎剩下所有的疾行丹,玄反手將劍歸入劍鞘,飛奔著迎向木馬流牛。

錯身後,木馬流牛沒有踩到玄,玄卻也背對著不動。

搖晃了兩下,木馬流牛四肢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嘎聲,從關節處垮斷,摔砸成一堆廢鐵。

「就是有這種毛病,所以我才不想作這玩意兒。」玄淡淡的說。

「…這不科學!」從廢鐵堆裡爬出來的EU悲憤怒吼。

玄的眼鏡錚的一閃,笑得粲然,這才讓人注意到他有很雪白的小虎牙,他交錯雙手,指縫夾著一字起子十字起子板手等等小巧工具。

「不,這是科學的勝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