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六

頭暈的漱芳想辦法勸退他們倆。他們是知道些什麼的人,並不想因為這種小孩子玩意兒害這兩個國主級的「偉大存在」因此坐牢或其他更嚴重的懲罰。

陌桑國主溫和的舉起手,莫名的威壓讓夜沁和漱芳都閉上了嘴。他依舊俊秀纖雅,淡然自若的說,「自然是申請過關了…不然也不能來幫你們。系統並不如你們想像那麼不近人情…只要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就能申請並且通過。」

【Google★廣告贊助】

他微微一笑,從纖秀中透出威嚴,「系統的最高原則是『平衡』。而目前我們倆就是一般的滿級玩家,唯一的優待就是我們可以自由選擇血脈天賦。」

看漱芳和趕來的其他人的滿頭霧水,他笑得更深些,唯一的耳環藹藹閃著微光,「我的申請理由是保護不多的子民。九尾侯的申請理由是支援人數嚴重不足的神民。系統基本上不希望妖界三十一國,哪一國是虛設的。若是被人為逼退,就違反『平衡』的原則。」

深思了一會兒,玄推了推眼鏡,「隊長,收了吧。兩位國君…感謝支援。但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血脈天賦和其他詳細個人技能與資料?我們先制定下戰術?」

漱芳啞然了一會兒,實在她想不出來多這麼兩個「玩家」對戰局有什麼影響…原本她是想乾脆的棄戰,認賠了事,不上場給人虐。

但他們之間很民主,除了她以外,連冷靜的鍵都很激情投下戰票,她也無可奈何的收了兩位國主進入他們SEVEN。

曼珠沙華的公會戰不同於同遊戲群的地獄之歌或涅盤狂殺。這個傾注了始企劃者綠方最多心力的全息遊戲,可說是完全呈現她所希望的烏托邦。恢弘狀闊,自由卻充滿秩序的妖界三十一國,國與國的的邦交都是由全體國民投票決定敵友狀態,除非出現魅力十足能一呼百諾的領袖,很難強力主張統合從中立、冷淡、敵視到敵對足以作戰的地步。

只有遊戲最初還有人能用銀彈攻擊先強力登上國主之位,然後經過嚴苛困難又漫長(並且很昂貴)的任務,才能夠強行開戰。但隨著遊戲人口幾年來不降反而暴漲到一個可怕的地步,已經沒有人有那麼大的財力和毅力做到這一點了。

這點也呈現在公會戰上。雖然形式上也跟其他遊戲群差不多,都是被抓到同張地圖如同戰場副本般各有各的主城和相同的規則:都是把對方的主廳清空,破壞靈魂熔爐,固守到時間到,那就贏了。公會戰的時間是十二小時。

比較不一樣的是,若是在公會戰中陣亡,地獄之歌和涅盤狂殺有靈魂熔爐可以復活,繼續纏鬥,但是曼珠殺華公會戰,一但陣亡就被傳出公會戰,失去繼續參與的資格。

但不同於地獄之歌割地賠款的征服之戰,和涅盤狂殺殘酷的屠城之戰(戰敗公會成員不論參與不參與,都會在下次上線後經歷一次死亡,公會等級與會員等級全部倒退一級)。

曼珠沙華的公會戰是解決公會間的摩擦,而公會並沒有領地,所以沒有割地問題。開戰方必須繳交一定數目的開戰金,戰勝的話可以全數退回,並且由戰敗方付出同開戰金的賠償,相反的,若是非開戰方獲勝,可以得到雙倍的開戰金,開戰方也會因此必須付出賠償的代價,並且公會等級倒退一級。

所以公會戰的主城是完全相同的虛擬主城,而且嚴格規定進入公會戰的只能選出最多一百名參與公會戰。這是避免大型公會以人海戰術壓迫人數偏少的小型公會,趁機賺取公會資金的手段。

事實上,這的確相當程度的保護了小型公會,但並沒有保護到他們這個超級迷你的小公會…只有七個人。

其實拒戰也可以,會被視為不戰敗,賠償給系統同額開戰金就行了,還可以不被虐。

想也知道,龍族一定會選出最菁英的戰鬥專家,並且毒抗齊全…跟以前的奇襲不同,不能攻其不備,就算全守不攻,就算是七即是一的他們,也沒辦法守住大廳,只是被虐的份…多加上兩個「玩家」也沒好到哪去。

但是她發現自己大錯特錯。系統維護平衡的決心很堅定,不然不會特許這兩個國主級的「玩家」參戰。

的確,照EU那種幼稚的孩子王個性,若是他們選擇拒戰,一定會一次又一次的發起公會戰,直到SEVEN破產,公會資金歸零後就會平均分攤在會員身上,所有遊戲所得都會公平的歸到系統,讓他們所有人都處於赤貧狀態,逼他們玩不下去。

若是正面迎戰,相同公會在一年內是不能再開戰的。

而且玄和么的確是戰術上的天才,只是一正一奇罷了。聽他們會報分析…似乎也不是全無勝算。

於是SEVEN和全伺服器排行第四的龍族公會正式開戰。原本以為結果毫無懸念的玩家們再次跌破了滿地的眼鏡,公會戰影片又讓官網因為人數太多而癱瘓了好幾次。

會長連祕密武器都掏出來,還被擊殺在演武台上,飽受嘲笑,自尊心極高的龍族公會上下都無法接受。但是這幾個可惡的神民廢柴幾乎都宅在安全區的中都,神出鬼沒,想合法合理的狙擊都辦不到。

好死不死,這幾個神民廢柴居然成立公會,人數還是封閉保守的七人…真讓人大喜過望。所以會長提議要發起公會戰,幾乎是全體投票通過了。並且嚴選了熱愛打戰場、百戰百勝的老兵上場,發誓要把面子討回來。

原本只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結果演變到開公會戰的程度…只能說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物以類聚,種以群分。這些同樣腦袋發熱意氣風發的遊戲菁英份子,很高興有讓他們的技巧和熱血發揮的場合。

他們很輕視的留下十個人看家,其他九十人浩浩蕩蕩的開往敵方陣地,被留下的還抱怨根本不用留人。

路上的確有粗糙的陷阱、毒藥,但在他們這些玩戰場玩到專精的專家眼裡,簡直不值得一提,輕易的拆除,勢若破竹直到對方主城門口…前半里,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兩個人,恨歸重生點,脫離公會戰了。

五百公尺外,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個纖雅的神民悠閒的背手而立,距離門半徑五百公尺內怒放著紅得近乎黑的豔麗花朵,見花不見葉。

美得淒艷靜謐,但是踩進去就是死,還是整個融化得連渣都不剩,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整隊嘩然,死命的密GM,抗議這不是外掛,就一定是bug。GM的回答有種絕望的平靜,「請查閱個人日誌,神民血脈天賦篇。」

好不容易查到,眾人都靜默了下來。原來這是傳說中的神民天賦之一:災藍。

開服這麼久,據說非常稀有,稀有的幾乎等於不會出現…只有一個神民藥師擁有過這個血脈天賦,並且在世界任務的冥道入侵中大顯神威…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拍片的風氣還沒這麼盛,這段影片一直沒有釋出,只有在場的玩家文字敘述過。

結果九十條好漢,讓一個纖雅的神民逼在門口外半里動彈不得。帶隊的EU恨得幾乎想撲過去把那神民廢柴砍成碎片…很可惜有兩個人示範了災藍天威的嚴酷和不可侵犯,他也沒膽子撲進去。

「…等!」他咬牙切齒的說,「我就不信這個血脈天賦可以撐多久!」

於是他們耐性的在外面等待災藍盛開的災難之花消失…直到己方城門已破的系統公告才讓他們大驚的派了三十個人回防。

結果這三十個人如泥牛入海,也被殺出公會戰了。主城告急,大廳即將淪陷,逼得EU不得不帶著剩下的五十八個勇士回防,等不到災藍效果消失了。

臉上蜿蜒著彼岸花黥面的陌桑國主淡淡的笑了笑。好些個聰明孩子。一聽到他的血脈天賦是災藍,就知道怎麼防守進攻,功課做得極足…明明災藍的血脈天賦在開服已久的曼珠沙華只出現過一個,並且只使用了唯一的一次。

大膽而縝密。難怪衍會那麼喜歡他們…不獨獨只喜歡他愛的那一個。連他都開始喜歡他們了…不知道歷劫後能不能拐帶回去?只怕衍會跟他拼命。

不過他打得過衍,這倒是不用擔心。有了這些侍臣,他可輕鬆得太多了。

要怎樣才能讓他們心甘情願跟他簽訂死後的契約呢?這可得好好想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