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七

能讓「偉大存在」的陌桑國主青眼有加,自然是這群SEVEN的縝密戰術和情搜能力高強,又能在看似最平淡無奇的隊長漱芳手底下徹底整合、徹底執行的緣故。

進入曼珠沙華一年多,他們早就用各式各樣的方式克服了路癡這個幾乎等於無解的障礙。像是鍵乾脆的把整本詳盡地圖集背下來,玄靠指南針默計距離,漱芳牢記各大標的為方向並乾脆的擴大「感受」…總之,不管是用什麼方法,已經克服了這個嚴重的障礙。

【Google★廣告贊助】

在戰前已經把地圖都背得滾瓜爛熟,而且看過幾部打公會戰的影片了,么更把所有公會戰攻略消化吸收。

作為一個超越宗師等級的製藥師劍俠,他善用古怪丹藥的手段已臻化境,更是以身試藥到徹底完熟(所以常常在私有頻道聽到他慘叫一聲突然死亡,然後若無其事的從重生點跑出來…非常富有神農氏的精神),所以他擔任起前鋒探查的任務,神出鬼沒的探查和佈下粗糙的陷阱(由玄所製作)與毒藥,並且運用加強版的鷹眼丹,遠遠的偵查敵方的動向。

因為災藍的血脈天賦雖然非常強悍,卻有個重大的缺陷--漫長的發動期。從詠唱後到效果發動,長達十五分鐘,這還是天賦全點滿的狀態下。延續的時間約一個鐘頭。

玄精準的計算過,需要多少陷阱和毒藥能夠延緩敵方的行動,讓他們耗掉十五分鐘才能來到主城之前,么的任務就是在敵方一出城門就在公會頻道告知陌桑國主,好讓國主大人能夠及時詠唱,將災藍發動得剛剛好,堵住大批的敵方,發揮到災藍的最大效果和期限。

根據漱芳的側寫和歸納,龍族擁有高傲的公會性格,絕對不會留下太多人看著主城。而以他們接近無堅不摧的輝煌經歷,就算主城門被攻打,留守的人也不會求救,只會摩拳擦掌等他們打破城門,系統公告後,迅速解決他們,才有機會打一波,還可以跟攻城的夥伴耀武揚威一下。

其實他們計算的很好,只是沒有想到會有重大「變因」,而且還是兩個。

所以SEVEN在火速拆城門的時候,防守的龍族眾不但沒有回報戰情,反而有人埋怨他們拆得太慢,恨不得幫他們拆。雖然軍令如山,他們不能衝出去殲滅那幾個神民廢柴,但人都打進大門了,總不能說不可反抗,「一個不小心」的全滅吧?

他們點了人頭,似乎多了一個。但沒有人放在心上。大概是哪個兩肋插刀的笨蛋腦袋一熱,跑來加公會送死。還有人笑著說,等等就真的把那不知道是哪族的傻蛋抓來,幫他兩肋插幾把刀,盡盡義氣。

就一個僅有八個人的小隊來說,他們拆門的速度已經算很快了…畢竟別人拆門都是暴力強拆,他們當中卻有個機關術大師。單論攻城,玄手上有板手,拆門誰也快不過他,遠勝十幾台的攻城大砲。

拆掉大門僅僅用了二十分鐘,但對留守的龍族眾卻像是一世紀那麼久,他們的武器都饑渴難耐了。

所以他們氣勢沖天的衝向剛打破門的SEVEN,在最前列的就是那個兩肋插刀的笨蛋。

但那個妖豔揉合著莊嚴的麗人玉立著,竄出狐耳和九條狐尾,朝他們微微一笑,所有的人立刻覺得一陣頭暈,站在原地癡迷的看著這個九尾狐,心底只有一片空白。

這就是夜沁選擇的九尾狐血脈天賦:一笑傾國。

這當然也是屬於稀少得接近不可能出現的血脈天賦,因為實在強悍得過頭了。這招是瞬發,能夠同時魅惑十人,癡迷狀態三十秒,無法淨化,不能消除,傷害甚至是死亡都不能夠脫離癡迷狀態,除非三十秒過了。

可能有人會覺得三十秒很短,但事實上,三十秒真的可以發生許多事情,尤其是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

比方說,在所有神民劍俠藥師都拿著超高攻武器,連藥師捅人都能掉一大格血,非常乾淨俐落的在三十秒內解決了三個法系和補師。比方說,美麗的九尾狐揚著九條蓬鬆的狐尾,帶著魅惑的笑,豎起的兩掌中間湧起淡青色的狐火翻滾,將他的臉照映得既美麗又恐怖…然後擲出狐火的時候。

這招叫做「狐火燎原」,威力應該很大,但是玩得好的人很少。因為狐火燎原的起始傷害並不高,但是燒到第一個人角度對的話彈到第二個人就會傷害翻倍,若不幸彈到第三個人傷害會再次翻倍…引爆的時候傷害真的可以突破天際。

只是這要需要非常精確的投對角度,才能引起乒乓反應,這真不是普通人玩得起來的。

但他誰?他是渾沌者中的學者,能打進妖界三十一國的一國之主。並不是他武力卓越超群,而是對自己的法術理解極深,並且能發揮到最佳化。

這種小孩子把戲對他來說真是小菜一碟,比呼吸還簡單。

只是受限於裝備,四十八小時真的緊急生不出高魔攻的武器,所以還有生還者,讓他感到非常遺憾。

但只剩下血皮的四個血牛,卻震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果斷用各種逃生技能逃入主城大廳,閉門不出,開始商量該如何應變。

只是這時SEVEN果斷撤退,因為陌桑國主在公會頻道淡淡的說,「看到系統公告,約三十個人往你們那邊去了。」

「了解。」漱芳回答,打了個手勢,么打頭陣飛馳而去,開始偵查跟蹤,其他人離他半里後跟著,照他的回報準備奇襲。

只能說龍族忘了,猛虎博兔必盡全力,這真的是最大敗因。

所以當狐火宛如流星在法系與補師間飛躍閃爍,最後果斷引爆時,傷害已經不是突破天際,而是破碎虛空的融化了大半個薄皮餡美的法系團,將隊伍拉得很長,卻不注重偵查的龍族嚐到了苦果:他們白穿了毒抗裝…因為這些神民劍俠藥師根本就棄毒從武,改用武器捅人了。不說貳揮著巨大的斬馬刀收割只剩血皮的殘存法系,連月都拔出小巧的匕首哭哭啼啼的掛了正在唱法的法師。

等龍族高傷害的高手趕來,他們又跑得比兔子還快,果斷撤退,隱入草叢荒原中,一下子就不見了。

明明都是加跑速鞋,同樣都吃加速丹,為什麼他們就是可以跑得比他們還快?有幾個能衝鋒或黏上敵人的衝上去,又暈又砍的卻砍不死…連藥師都穿防裝,這搞什麼鬼?!反而被逮到機會一陣圍毆(圍捅?)被弄死,SEVEN火速逃出包圍網。

一次奇襲就把龍族眾搞了個半殘,第二次更是搞成重殘…反覆幾次,在城門之前,這三十個人全軍覆沒,全都恨歸傳送點了。

陌桑國主在公會頻道回報龍族已經全數撤退時,他們正在攻打主城大廳,災藍發動後的效果還有五分鐘。

「知道了。」夜沁正高興的幫著拆門,「你休息一下,剩下的我們來就好了。」

「好像很愉快啊,衍。」陌桑國主笑了一聲。

「虐菜當然很愉快,尤其是隊友讚的時候。下回有機會,換小陌你來跟著虐菜。」

「賣點力,嘻皮笑臉。」玄推了推眼鏡,垂下眼簾思考主城大廳最可能的突破點。

「別逼我殺掉你,死妹控!」夜沁變臉了。

正一觸即發,幾乎要內鬥的時候…漱芳淡淡的說,「認真點,打仗呢。」

這兩個立刻順了毛,乖乖的破門,其他人拼命憋著,只有陌桑國主敢笑出來。他悄悄密了夜沁,「原來那個小人兒也是你的『系統大神』?系統警告,嗯?」

夜沁很悶,非常悶。他沒好氣的回密,「偉大的秩序者,能不能麻煩你閉上尊貴的嘴?我現在很忙。」

陌桑國主回了他一串悅耳的笑,讓他的煩悶更飆高到一個臨界點,不得不找出口…所以破門後他一個也沒留,心情很壞的在門口就把四個已經回滿血的血牛大招連發的爆回重生點,連點渣都沒給人撿,心情才好了那麼一點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