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八

EU也不是真的沒腦子…沒腦子怎麼可能統合起這麼大的菁英公會?他率領剩下的五十八名好漢回返主城途中,一面聆聽被殺出去的會員會報,並沒有發脾氣。

他在人格上讓漱芳的側寫拿捏得極為準確:被寵壞的幼稚孩子王。但不能不提他也應對機靈,智商極高。不然光憑著長得好嘴甜哪能因此獲得父母師長朋友夥伴的歡心與信賴,能夠趾高氣昂的欺負看不順眼的人包括自己的親弟弟…長輩幾乎都偏向他,頂多笑罵他一聲「太頑皮」?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他冷靜下來,安慰了被殺出公會戰的倒楣鬼,歸納分析的商量出應對方案,並且準備前去復仇雪恨。

這一次,他很沈得住氣。在人數上明明狠壓對方的三十人前鋒小隊,事實上就是被打游擊耗光的。所以這次他嚴密的偵查、謹慎前進,甚至主城大廳被破,靈魂熔爐已毀,也沒讓他加快一點兒行兵速度。

如果不想被奇襲而反覆戰損,唯有謹慎謹慎再謹慎,不能在同樣的地方摔跤。他被這群神民廢柴暗殺多次,最明白他們在奇襲上的天賦和緊密得幾乎不可能的默契。

一路風平浪靜,但EU還是無動於衷。維持著「其盾如牆」的隊形,將脆弱的法系和補師緊緊的保護在隊伍中間。在公會戰時不能使用座騎和御劍飛行。那些神民廢柴以為能像在無主之地那樣從天而降的執行斬首行動就太不可能的可笑了。

不過那個九尾狐有點棘手…所以EU一開始鎖定的目標就是那隻九尾狐。畢竟他們都穿毒抗而非魔抗,聽起來又像是九尾狐的高手。但也不能說穿錯裝備…最少能有效嚇阻神民廢柴最惹人痛恨的毒。從他們奇襲使用刀劍普攻不再使用毒藥就能知道此舉是奏效了。

讓他意外的是,SEVEN堵在主城已破的大門口,而不是堅守應該守住的主城大廳。兩軍對峙,人數異常懸殊。SEVEN看起來很單薄,而且可憐。相對於如牆的堅實龍族前線,他們只有孤零零的四張盾牌:玄,不意外。但么難得願意放下他歹毒的雙刀,貳更少見的沒扛巨大的斬馬刀。連身為藥師的參,都興致勃勃的拿起她其實不適合也不擅長的盾。

EU先是驚訝了一下,然後冷笑。怎麼?想正面對決?這不是螳臂擋車嗎?

但他不管他心態是不是輕蔑,還是慎重的採取了最穩妥的方法:推進如城牆,慢慢的、慢慢的藉由核心的遠程法系和攻擊手,設法鎖定在後排的九尾狐,擊垮了他們唯一一個攻擊手,就能輾壓過這幾個不知死活、不斷污辱他的神民廢柴。

的確遭到一點零星的抵抗…後排的藥師擲出了機關術的製品「霹靂火」,在盾牌間引起零零星星的幾簇燦爛,炸傷了幾個人…但也只是輕傷。EU的笑容漸漸擴大,滲入殘忍。

這一波交鋒只有十秒…應該說,接近兩軍交鋒前只有十秒。隱藏在霹靂火和對方術法光芒下的淡青狐火,早就已經無聲的跳躍彈騰過前半個龍族隊伍,抵達核心的弓箭手、法系與補師團…

夜沁合掌引爆,在龍族隊伍的核心,湧出一朵燦爛高聳的蕈狀雲。在引爆處核心的六個法系和補師,當場人間蒸發了,重傷和只剩下血皮的更是不計其數。

實在不能怪龍族會慌亂起來,他們畢竟只是些推副本和打戰場的小屁孩,並不是真正的軍人。而且他們很清楚九尾狐這招「狐火燎原」…的確很厲害,但頂多吧,彈跳過五六個人,不一定炸得死。

因為這招很吃技術,狐火若是落地就完了,再也不能引爆,連個普通傷害都不如。能造成這樣燦爛輝煌的蕈狀雲…這該是彈跳多少人啊?死多少人倒不是很重要,而是視覺效果和巨響真把他們嚇壞了。

於是被SEVEN沈著的棄盾執武,像把銳利的錐子撕開慌亂隊伍,嫻熟的廢了半個法系團,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至於EU麼,他也不太好受。他正怒喝著想讓隊伍鎮靜下來,卻挨了玄的兩把螺絲起子和一個板手,幾乎是同時的被夜沁下了個「禁言」,十秒內發不出聲音。

像是來時那麼迅速,撤退也是那樣果決。SEVEN沒有戀戰,火速撤離漸漸鎮定下來的龍族隊伍,衝入內城,拐幾個彎,又不見了。

然後龍族再也不敢站得太近…這狐火燎原的天威不可侵犯啊!誰也都知道該怎麼躲避狐火燎原…站遠點些,讓狐火落地就沒事了。但站得太遠,就會被一波奇襲,莫名其妙又有幾個人被「請」出戰場,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這個時候他們就開始咀咒,這個主城設計得太變態,有那麼多毫無用處的建築物和街道,搞得不時巷戰…一次巷戰就要死幾個人,對方還是完完整整的八個人,一個也沒少。

每個轉角都藏著危險,誰也不知道死神是否潛藏在另一頭。到現在他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八個死神(已經沒人敢喊他們廢柴了)會對他們的行蹤瞭如指掌,總是在最薄弱處突襲並且絕難生還。

而且還特意狙擊擁有遠偵技能的人,讓龍族團完全陷入盲目狀態。

就在這種魯小又凌遲的巷戰中,龍族一個個的消耗掉。每次巷戰不一定全滅,但補師和有遠偵技能的一定得死。追又比不上人家的跑速,留也留不下來…人家神民藥師劍俠不能撒毒了,還是可以解各種負面狀態、補血。追得太緊,隊友的腿又沒比他長,往往只是被反打一波,魂歸離恨天。

最終龍族沒半個摸到自己的主城大廳,在消耗得僅剩無幾才醒悟,試圖離城去攻打SEVEN只有一人留守的主城…最少拼個和局,不要輸得太難看。

時間過去那麼久了,災藍的天賦再威也威不了這麼長的時間。

但他們的希望破滅了。

在踏過已毀城門的時候,玄珍藏已久的最大殺著在那兒等著:機關術的終極結晶,和木馬流牛並稱的兩大夢幻逸品之一,「火牛陣」。

倒不是在牛的尾巴點火,火牛陣講白了就是就是連環地雷區,只是包裝了玄幻的殼兒,死在陣內的人會短短的幻化為火牛朝天悲憤的咆哮才恨歸重生點。

EU倒是幸運的倖存者,剛好被炸出陣外,卻很不幸運的踩到玄佈在陣外的捕獸夾…原本只是防範有血太多的傢伙逃跑去麻煩到陌桑國主,定身才是主要效果,傷害其實很低。

但是EU讓這個傷害很低的捕獸夾給秒了--他殘存的血量實在太少。

龍族公會戰,滅團。

等時間到了,系統公告SEVEN戰勝,整個世界頻道都爆炸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