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二十九

因為有過一次經驗了,這次他們自己人倒是很淡定。

打完以後開了次內部會議,只是多了兩個國主級的嘉賓,大家套好話以後,才各自解散,讓玄專心寫戰記。

於是論壇暴動兩個鐘頭後,署名為「SEVEN 玄」的公會戰記,已經平靜的發上去,鉅細靡遺的說明了這次公會戰的部署和戰略,甚至連龍族公會的公會性格側寫都如實報導,什麼都沒有保留。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基於某種苦衷,他不能把兩位國主賣了,只含糊的說,是有兩個很少上線的「前輩」剛好碰到了,就來他們公會「玩玩」。

底下回文一片驚嘆佩服…這根本就不是玩遊戲,而是真正嚴苛、以寡擊眾的戰爭啊!情搜和戰前佈置緊密到這種地步…稍微有點腦子的會長或玩家國主立馬把落落長的文章拷貝下來反覆研究。

當然也不乏那種自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酸民,反正也看不出真正的門道,大放厥辭的說,「沒什麼,只是強者我朋友。」「要我也有這麼強悍的血脈天賦的話,我一個人就殺翻全世界…」之類的。

玄倒是都平靜的看,無視那些小屁孩的酸言酸語。若有些真的誠懇請教的,能答的就盡量回答。只有九尾狐玩家很謙卑的請教「狐火燎原」要怎麼發揮最大效益…

他為難了。

不是沒有想過有人會問這問題。他寫戰記主要目的就是要和玩家們和睦相處,不要一戰成名之後一堆人上門來挑釁。他們的骨子裡都不是劊子手,殺人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娛樂。

但他問侯君,這個妖豔揉合著莊嚴的九尾狐搔了半天的頭,老半天才擠出一句話,「努力練習。」

「你這說了等於沒說!」玄真的怒了。

「靠!你知道我能操控到這地步,所學習的知識,轉換成你們的書,可以鋪滿整個曼珠沙華嗎?!但那些只是教你怎麼努力練習,知識只是輔助,努力練習才是本體…一道通,道道通,懂?」侯君也暴跳了。

不是漱芳的「系統警告」來得及時,這兩個又要打成一團了。

但玄好歹也是個玄幻作家,虎爛幾個孩子還是辦得到的。他先讚揚了九尾狐的法術其實威力都很強大,奈何操作複雜。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衍」前輩是最早進入曼珠沙華的第一批。大家只覺得他的傷害突破天際的over power,卻不知道他經過多少時間的苦練和學習。

這讓國家任務失敗,一直處於低迷狀態的九尾狐玩家精神為之一振。有人特別去把「衍前輩」出現的所有片段都剪接出來當教學,果然得到很多啟發。之前都只傻傻的發招,卻沒去想怎麼接招和將招式最大化。

雖然「衍」不再上線,卻成了九尾狐玩家心目中的大神,神民有驕大神,咱們九尾狐也出了個「衍狐神」,立馬成了新偶像。

災藍血脈天賦威不威?威暴了。但血脈天賦完全是運氣,羨慕歸羨慕,卻太虛幻了。但是從來沒人見過的「衍狐神」所使用的招式幾乎每個九尾狐都會,只要勤加練習,願意動腦就可以仰望…人類總是喜歡投射美好幻想在偶像上頭的,於是「衍狐神」被塑造成一個低調沈默、急公好義的高手,談到他都會景仰的讚一聲「狐之俠者」。

結果是,酷似「衍狐神」的亡國侯,天天都有人跑進王宮來參觀,讓侯君非常痛苦。往往留下虛影就逃跑…不然他可能會罔顧系統警告,用最暴力的方法讓他們閉嘴並且安息,免得繼續被當猴子圍觀。

讓我們把鏡頭再拉回正在處理回覆留言的玄。他耐性十足的處理了成千上萬的留言,結果看到一個毫不客氣大放厥辭的某公會會長下戰書。說他已經看破了SEVEN的手腳,可以輕易拿下,有膽的就不要澇兩個前輩。

玄推了推眼鏡,閃過一絲寒光。運指如飛的在曼珠沙華的圖書館電腦上打字,「這位會長,何必自找苦吃?貴公會論綜合排行只到四十九,與龍族相差豈止天與地?需知公會等級升之不易,為你一人意氣帶累全會,何苦來哉?若執意如此…

吾等七口橫磨劍,翁若要戰便早來!」

霸氣,太霸氣了!看慣了玄溫文儒雅又有耐性的回覆,大家都以為他脾氣好。沒想到居然敢反嗆,「翁若要戰便早來!」

這個叫做「無人能敵」的公會,倒是如願以償的一戰成名了…沒想到SEVEN居然沒澇前輩,對方還沒集結完畢,城門已拆,氣急敗壞的出了城門迎戰…卻誤入火牛陣,和無數毒粉和蠱毒的歡迎,傷亡過半,匆匆逃回主城大廳,又因為身上的毒和蠱又死了一半。結果二三十個人被七個人堵在主城大廳門口束手無策。他們可沒龍族那麼齊全的高毒抗,補師都補到魔乾到不能再乾,解毒也解不完…太多層了,只是在謀殺補師的每一滴mp。

等SEVEN破門而入,已然膽落的無人能敵公會,自毀靈魂熔爐,投降了。刷新了曼珠沙華兩個記錄:最快破門時間和最速投降。

而且,還是在七人對百人的以寡擊眾,無任何血脈天賦或高手外援的神加成,單純機關術和神民技能的極致發揮。並且,還是已經公開亮相過的火牛陣。

這個影片引起的喧譁比較小,但是笑聲卻很大。有人很促狹說公會名字可以改一改了,「無人能敵」改成「人人能敵」。

但笑歸笑,自家公會若有不知死活的躍躍欲試想打SEVEN看看,總是會被看過影片的會員強烈反對,並且公開影片網址。往往看過的人都啞了口,湧起一股畏怯的敬意。

也因此,漱芳他們又開始大隱隱於市的生活,有段時間很平靜。平靜的讓他們的朋友完全摸不著頭緒。

兩場難以想像的大捷欸!照比例算是以一當十,還是天賦種族都居最末的神民欸!這七個傢伙能不能興奮一點啊?

好奇的朋友當然問他們怎麼贏的。

朋友很多的貳頭也不抬的繼續打鐵,「不知道。隊長讓我殺誰我就殺誰,不解釋。」

朋友也不少的月深思好久,咬食指,「不知道。隊長讓我補誰我就補誰,不解釋…可以嗎?」

朋友世界多的參回答得很地圖砲,「哈?這有什麼好問的?打發幾個小嫩嫩而已,值得你們這麼大驚小怪?」

結果參的敵人立刻世界多,起碼吸引了兩個公會全體人口的敵視。

但敵視歸敵視,真去跟她爭吵,只會成為諸葛孔明舌戰群儒的下場…只是自己成了群儒之一,參是諸葛亮,運氣不好會吐血。

偶爾撞見了幾次,漱芳很感慨。說起頭腦縝密細緻,首推玄和么,一正一奇。說起冷靜智慧,誰也強不過已經進化成腹黑的學者鍵。論武力,貳的狂暴在他們間首屈一指,月…算了,她的長才是當個家庭主婦,不列入計算。

但其實他們當中最強的,參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了。

畢竟心靈傷害最可怕,比被砍死還慘。而且在安全區就能發動,還沒辦法向系統告狀。參…可一個髒字都沒說過。

可憐的。希望被砲過的人能堅強點,不要在感應艙哭著醒來…那一天心情會很差,真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