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三

但月開始進入真正月亮狀態時,他們還是面臨常常搬家的窘境…因為老是把租來的房子住成鬼屋…會進化的鬼屋。

漱芳無言,「我以為玄也會…青春期都過了。」

玄推了推眼鏡,含蓄的說,「隊長,妳取的這個名字很安定。」

…也就是說,只會增強不會減弱嗎?!

【Google★廣告贊助】

「如果我們找個道門修煉,說不定…」

但玄的話還沒說完,就讓其他人異口同聲,「反對!」

絕對不要相信這個玄得要命的傢伙。之前內部會議在玄的提議下,真的去參加了幾次禪修…結果只是更鬧鬼,鬧到鄰居抗議,禍延樓上樓下,只是朝更惡化的方向大步前進。

別看貳那個暴力狂好像很猛,其實只是裝的。玄和么老神在在的談笑風生,貳也跟其他人一樣縮在一起發抖。

不過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在搬了幾次家,勉強找到一個鬧鬼不會鬧太兇的地方,也就安定下來了…反正只有浴室天花板有點問題,不怎麼嚴重。

比較難對付的不是這些只會嚇人的「那個」…好啦,偶爾會在手或腳出現血流不止的不明傷口。但漱芳血壓很低,低到醫生驚恐,出血其實也不太嚴重…偶爾沒注意出門會嚇到路人而已。

真正難對付的是編輯,她的責任編輯現在正打電話來碎碎唸,「…夢想!愛情!漱芳妳是怎麼了,越寫越沒有愛的味道…說好的滾床單呢?!人家可以一滾三五頁,妳只滾了三五行!這是愛情小說不是詭異小說!那些鬼啊怪啊就不要了,寫那些幹嘛…」

「女主角是妖怪。」漱芳小心翼翼的回答,「所以…」

「除了愛情別的不要告訴我!」編輯非常抓狂,「什麼腦啊血漿啊,不要出現啦!心智成長?那是啥?能夠吃嗎?可以賣嗎?男主角強勢一點邪佞一點啊!妳都寫了十年了,不要犯這種新手才犯的錯誤!這次就算了,勉勉強強,下一本妳再這樣真的我要直接退稿了!」

「是是是…」漱芳陪小心。

掛上電話,全體無言片刻,除了睡得糊裡糊塗的月,很一致的嘆氣。

「跳槽啦!」貳超不爽,「血!腦漿!腸子!這樣才有暴力美學啊!太不懂欣賞了…」

「跳去哪?」沁芳冷冷的說,「這年頭混口飯吃不容易…除了這個,我們還能幹嘛?」

這次連貳都沈默了。

二十八歲,沒唸過大學,無一技之長,還有個不能說的絕對祕密。糟糕的是,這十年來,不知道是過度趕稿的關係,還是負荷了七個人的心靈之故,身體越來越糟了。

血壓低到不可思議,眼睛也出了狀況。照醫生的說法,她應該預先學一下點字系統,為可能的盲人生涯作準備…她的近視實在太深,深到視網膜不可能正常工作。

加上那個低破表的血壓,她應該在墓地長眠而不是好好的坐在醫生面前等著看病。

但除了偏頭痛和惡性失眠,坦白說,她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舒服…莫名其妙的外傷早讓她無視了,反正也流不出太多血。

「這幾天似乎要去看醫生。」鍵提醒她。

漱芳趕緊翻箱倒櫃的找掛號單,「還好還好,明天看病。好吧,反正完稿了…娛樂時間!」

全體歡呼,她打開word,「這次來寫么上次的提議好不?那個妖怪的故事…」

「呵呵,好啊…」么笑得很詭異。

「加一點靈異會更有趣唷。」玄推了推眼鏡。

「血!腦漿!腸子!」貳熱血沸騰的大喊,一如往常的被所有人無視。

「精彩就好,不要像隊長寫的愛情小說那麼難以下嚥就可以了。」參無邪的笑。

「………」漱芳覺得很納悶,什麼都能習慣,為什麼參的心靈攻擊總是對她有效?

鍵只是微笑,仔細的記錄著會議記錄,在漱芳偏離了大綱時細心提醒。

是的,漱芳的娛樂同樣也是寫。喜愛閱讀的他們,因為興趣廣泛的緣故看了許許多多的書,但也偏食的很厲害。而作為工作的言情小說實在不想看了,所以自己寫自己人想看的小說。

當然這在不良的健康上雪上加霜,但是自己人卻因此感覺滿足,生活還有點意思。

但因為他們遭逢太多神祕的事件,電腦往往在不可預期下損毀…所以這些大雜燴似的故事,被他們拿去貼在自己的部落格,並且禁止回應,也沒有留言板。

這個部落格本來就是為了他們自己成立的,別人不關他們的事情。

大概也是為什麼漱芳獨居十年沒有出現心理異常的緣故…他們七個既是一體,也是獨立的。人類群居的基本欲望,對她來講一點問題也沒有…反而她對其他人感到好奇,只有自己一個…不會很孤寂嗎?

雖然這個絕對不能說的祕密,逼她離開人群,甚至很少回家,但她從來沒想過要捨棄當中任何一個。

只是她也沒有真正見過其他人的面容…應該說,他們都是黑暗中朦朧的影子,只有隱約的輪廓,但沒有名字之前,她就不曾認錯過,有了名字當然更不會犯這種錯誤。

那天,其實是很平常的一天。

她的惡性失眠一直都靠安眠藥來拯救,但終於換藥換到無藥可換了。醫生看著這個血壓依舊低破表的病患,啞口無言,最後悶悶的建議她不要再吃安眠藥。

「欸?!」漱芳很緊張,「但是不吃安眠藥我根本睡不著!」

「…妳去買個感應艙吧。」醫生將頭別開,「已經沒有安眠藥對妳有效了。」

「感應艙…健保有給付嗎?」漱芳誠懇的問。沒辦法,她和社會脫節的厲害…讀資料、寫餬口的、寫娛樂的,她連看電視的時間都沒有。

「當然沒有!」她被醫生很兇的驅逐出境。

後來他們花了很多時間查詢感應艙的資料…全息型網路遊戲欸!雖然流行很久了,但他們根本就不會去注意到…因為很貴。

但在惡性失眠和偏頭痛的巨大壓力下,一直活得很節儉的漱芳終於忍痛分期三十六個月,買下一個感應艙。

遊戲名稱為曼珠沙華,但和說明書不一樣。

漱芳根本沒得選,就讓系統大神直接分配扔進這個遊戲世界了。等她意識到她已經進入曼珠沙華時…轉頭一看,和其他六個人面面相覷。

這是第一次,她真正的和自己人完完全全的面對面。因為太驚駭了,連很中二很吵的貳都沒有聲音,所有的人一片悄然。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