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四

但讓漱芳最驚駭的卻是…他們當中有一半是男生!

好吧,有三個男生…貳,不意外,那種暴力狂兼中二唯有男生才能數十年如一日,玄…勉勉強強,但么居然是男生,實在很可怕!

真正讓她無法接受的是,用無邪氣的誠懇心靈攻擊我方夥伴的參,居然是女生!

【Google★廣告贊助】

連頻頻打瞌睡的月都驚醒了,顫顫的看著那三個男生,「你們…你們是BL嗎?」

「靠!老子這麼英明神武怎麼可能是粿!」貳怒吼。

「我性取向很正常。」玄含蓄的說,推了推眼鏡。

「呵呵呵…」么笑得令人更發毛。

「…天啊!那我跟親愛的這樣又那樣的時候…」月花容失色,「都被你們看光了!」然後她就哭了。

漱芳是不想哭,但卻覺得很囧,囧大了。身為隊長,他們對外生活的時候,是以女性的面貌面對世界。如果細想這部份的話實在…

「這有什麼好哭的。」貳不耐煩,「反正這樣那樣的時候,我都到對方身上,以男子漢的身份這樣又那樣!」

「咦,貳,你也這樣處理啊?」玄很感興趣,「我也是呢。」

「我兩邊跑,滿有趣的。」么笑得很詭異。

…這不是更糟嗎?對自己這樣又那樣?

或許是大家都想到差不多的事情,所以很一致的沈默下來。

不行,這樣會離心離德導致內部崩潰。

鍵咳嗽一聲,「這個議題…容後再議如何?反正短期間內不會有類似困擾。」

「贊成。」「沒錯。」「不要深想比較好…」

全體通過,暫時擱置性別問題。

因為更重要的問題逼在眼前。他們被系統大神直接被丟到神民類別,在出生國陌桑。種族既然沒有差別,職業當然也更缺乏選擇。

於是,男生都是劍俠,女生都是藥師。

在全體狂翻說明書並且回憶搜尋資料的時候,發現了這個可怕的事實。

神民!全曼珠沙華公認最廢的種族!目前人口數…七人。神民藥師出了名了補血疲軟攻擊薄弱。神民劍俠稍微好一點點…皮厚了一點,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而且他們全體都是有志一同的路癡,神民的新手任務也是迷路者的十八層地獄。

「砍掉重選吧?」漱芳有氣無力的問。

「系統大神不會給我們重選的。」玄安然而篤定的說。

其他人完全不想知道這個玄之又玄的傢伙為什麼知道。

「一開始我就說該去涅盤狂殺!血!腦漿!腸子!」貳很囂張的狂叫。

這傢伙…真不會做出什麼難以挽回的事情嗎?

「放心吧。」鍵保持她冷靜的本色,「這傢伙也就喊喊而已,妳給他把菜刀,他只會虛張聲勢,所謂『葉公好龍』。」

「沒錯沒錯!」參保持她無邪氣的笑容,然後開始模仿貳,拿了一根樹枝,沈聲「我砍囉,真的砍囉!不,還是刺吧…要刺多深,欸你們,別無視啊,我真的要刺囉~」

「…臭女人,我宰了妳!」貳暴了青筋,臉上卻有可疑的紅暈。

全體吵吵鬧鬧中,只有歹命的隊長漱芳抱著腦袋苦苦的思考。她覺得這樣實在太危險了…情況詭異到不能再詭異。她都疑心系統大神知道他們全體的真相…

「不要玩好了。我們的祕密可能會曝光。」她果決的說。

「我們的健康…再失眠下去不是辦法。」鍵冷靜的勸告。

「往好的地方想嘛,說不定會有浪漫的邂逅。」月交握著雙手,雙眼冒出泡泡和小花。

「系統大神會替我們保守祕密的。」玄露出高人一般的笑,沒有人想問他為什麼。

「被發現也有危險的樂趣呀…呵呵呵…」么感興趣的翻著自己的個人日誌。

「而且不能退貨唷,三十六期貸款只付了第一期。」參很熟練的來個會心一擊,「我們可以說是賺到了呢!一個感應艙一張月卡,可以同時七個人上線!不管從哪個角度計算,我們都賺大了!」

…真的,沒問題嗎?

事實上,很有問題。第一個問題就卡在他們的路癡上,連最冷靜理智的鍵都是方向殺手。

但團結就是力量,誠不我欺。最後把區域地圖分配成七份,每個人死背一份,到哪個地圖就該哪個人帶路,帶錯要受到全體無情的嘲笑。

在這種艱困的相互嘲笑和迷路中,貳終於發揮他的所長…非常無腦往前砍過去,「把所有的怪都殺光就對了!沒有怪的方向就是正確的方向!」

他埋頭狂殺,鍵盡責的替他補血幫殺,其他人援助…直到么學了剝皮,月學了烹飪,情形才有點改變。

因為他們倆老是吵架。

只要是能剝皮的怪,么都慢條斯理的剝,而且很感興趣的試圖解剖。月總是抱怨他剝過的動物屍體七零八落,沒辦法找到足以烹飪的部份。

么也會抱怨…抱怨人皮不能剝。

等其他人也學了專業技能,就漸漸脫隊和扯後腿。玄對植物很有興趣,精力充沛的參特別喜歡體力勞動的挖礦兼砍樹,他們這個驚險萬分的隊伍常常要在山谷或懸崖想辦法救回為了一根草、一塊皮或肉、礦石或木材而陷入各式各樣險境的自己人,超常發揮。

…或許失眠還比較好一點兒,漱芳想。但除了鍵同意她,其他人都投反對票。

太民主也是種痛苦,真的。身為隊長的漱芳頭回感到民主的強大副作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