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六

其實在新手任務,就有點怪怪的感覺…雖然這是第一個全息網路遊戲,但她多少打過電動,不是很陌生。

一開始,他們都覺得實在太真實了…所有的一切,而且美得如詩如畫。但是他們初次探訪桃花林時,雖然外圍長得太密,導致他們進不去,但他們退得遠遠的,帶點敬畏懼怕的情緒屏息以視。

【Google★廣告贊助】

桃瓣紛飛,真不是他們的繭居生涯看得到的。但是核心有某種東西…卻也不是他們想接近的。

自從給玄命名以後,真的過得很玄…但會給玄命名的契機,是因為一次醮典。他們從此不再只是很玄的遇到會毛骨悚然的那個,連神明所在的廟宇,都會引起偏頭痛,直到青春期達到最高點。

對於「那個」,他們當中只有玄和么可以習慣,但其他人依舊維持人類的本能會感到恐怖;但是神明,即使是玄和么,和其他人相同,都是同樣的敬畏…和恐懼。

這種些微的敬懼感,在過新手任務打小怪時就有很輕的知覺,隨著等級越高漸漸加重…但他們也順著任務漸漸的習慣,反而能夠慢慢適應這種類似威壓的恐畏。

漱芳是真的以為,就是太真實了,他們這群連雞都沒殺過,打個蟑螂還猶豫半天的傢伙,才會產生這種感觸,拒絕去想其他。但在新手任務畢業,去神民宮殿交最終任務…卻看到陌桑神民的國主。

當然,曼珠沙華妖界三十一國,幾乎國主的位置除了幾個和劇情任務有關的npc是固定的,其他都能夠由玩家擔任…只是領導魅力要夠,才能在全國投票中當選。

但動員投票的任務不好做,比較冷門的國家甚至沒人要當國主,就會由npc代理。

雖然,他們交任務的目標是大臣而不是國主,那位纖弱清秀的國主穿著樸素,只戴了一只垂墜耳環當裝飾,再也沒有其他珠寶,而且只是路過,望了他們一眼。

但從漱芳開始的所有人,都被種強烈威壓襲擊,膝蓋隱隱有發軟的感覺,很想跪下來。漱芳獨特的偏頭痛,也從現實追到虛擬實境。

「鎮靜。」玄是最早平靜下來的,「都別開口,我來…月,別昏倒,參扶著她。」

「這可有趣了。呵呵呵…」么也恢復從容的陰森,頗感興趣的望著神民國主。

那為國主似乎察覺什麼,朝他們走過來了。玄毅然離隊,迎了上去,和國主談了幾句,態度很是從容謙和,似乎讓國主很有好感,露出笑容。

玄回來才開始冒冷汗,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恐懼,「…國主特別讓我們用傳送陣到中都…免費。」

「他…」漱芳遲疑的問,卻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知道答案。

「隊長,」玄有些歉意的看她一眼,「有什麼,我們到中都再說…咱們兄弟姊妹,誰出頭講話是一樣的。」

漱芳愣了一下,卻沒有反對。玄是真的很玄,但他說的話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他向來淡定出塵,她從來沒有看過他露出這麼興奮和害怕交錯的情緒。

「好,我們先走…月,妳不要裝死。參跟我一起架著她。」漱芳率領著全體往前,對著國主一笑,並且有點僵硬的行禮,國主很和藹,但是眼中卻有絲深思和探究。

國主不是「那個」,但也不是npc。靠這麼近,全體都有相同的敬畏和恐懼。

但漱芳當了二十幾年的隊長,也早已經習慣用面無表情的堅強來抵抗壓力,所以他們還是能夠泰然自若的穿越傳送陣,來到曼珠沙華最大的中都。

真是一輩子沒看過那麼多人!

他們七個真的嚇到了。畢竟將近隱居的活了十年,連衣服都是網購,一下子投入摩肩擦踵的繁華都市,實在是種強烈的震撼。

「個人日誌的小提示提及,可以在旅店或客棧休息…休息時受到系統保護。」鍵平靜的提醒。

幸好傳送陣外就有個客棧,不然真不知道要迷路到什麼程度。

他們擠過人潮,有些膽怯和新奇的看著人來人往,皆是俊男美女、華服豪裝的高等玩家,覺得有點不適應又很特別,各式各樣的座騎,雖然稀少,但有人卻帶著寵物。

若不是心底壓著事情,而且整個城市的氣息很混亂…真的很想到處逛逛。

他們匆匆走入客棧,小二很友善的給了他們一個房間,並且更善意的提醒,「各位,請遵守防騷擾守則,不然會挨天雷劈的。」

全體默然,你是想到哪兒去了?

「我們是兄弟姊妹。」漱芳開口釋疑。

小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年代生到七個孩子的家庭不容易哈,難怪你們長得很像,氣質相近…有什麼需要喊一聲就是,好好休息哈。」

等小二走出去,帶上門,全體嘆了口氣,異常整齊。

「你們有沒有…」漱芳遲疑的問,「連小二和老闆都…」

「有。」鍵無奈的回答。

「怎麼回事啊?」貳一臉迷惘。

「npc都不是npc這還是網遊嗎?」參搔頭。

「我要回家…」月哭著說。

他們圍在一起,很熟練的開全體會議。這根本就太奇怪了,進入城市就更奇怪。在現實中,雖然過得很玄,但還是能無奈的接受事實,但在全息網遊中過得更玄,他們的感覺就是鬼屋和廟融合…就在這個城市裡…說不定整個遊戲都是如此。

只是神明的成份比較多,那個的成份比較稀少。

最後的表決卻相持不下,玄、么、參都希望能夠繼續玩下去,因為實在太有趣了。鍵、月和貳持反對票,月是害怕,鍵是理智的認為應該迴避不可預期的危險,貳則是單純的同情月。

關鍵性的一票,就在漱芳手裡。

她猶豫了一會兒,原本要投反對票…卻想到其他人膽怯卻新奇的面對世界的模樣…雖然是個虛擬的世界。

一股莫名的心酸突然湧上來。

看別人多重人格的故事,所有人格都會爭著要出頭,相互殘虐蒙蔽是家常便飯。他們卻這麼忍耐溫柔,明明都有自己的靈魂和人格,還是叫她這個最無能的傢伙隊長,從來沒有搶奪過…她敢說,連想都沒想過。

難道連虛擬都不能讓他們滿足一下擁有自由的感覺嗎?

所以她投了贊成票。玄、么、參當然是歡呼,貳則是無所謂,月也只是哭了一下就接受了。只有鍵深思的看著她。

「…沒關係嗎?」鍵溫和的問。

「沒有關係,總是會習慣的。」漱芳真誠的笑了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