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九

漱芳完全是直覺得往打鐵鋪跑…那是離她最近的貳和參天天窩的地方,也是全體中戰力最強的兩個人。

等她氣喘著跑進去以後,貳和參望著她,一臉不解,「隊長,妳的兵器還在設計討論中…正在討論要用劍還是短刀好,劍怕妳戳到自己,短刀又怕被敵人先手…」

【Google★廣告贊助】

「隊長是藥師,殺到她要出手時,也該滅團了,用不著近身戰鬥的人,短刀就好啦!我還可以打好看點。」貳吼著。

參吼回去,「凡事只怕萬一不怕一萬,照隊長那身手…長兵器好,亂槍打鳥總能抵擋兩下…」

他們倆吵得很兇,互相翻書抵額咆哮,爭著要說服對方。最後互毆了一架,共識卻是打把長槍,要求身手最低,施法方便,而且可打造得很精美漂亮。兩個又很熱切設計槍刃面花紋了。

根本沒有給漱芳講話的餘地。

但是漱芳的慌張就這樣漸漸平定了。最後坐在他們後面看他們互相指著書吵架,還跟他們一起吃了月送來的實習便當…其實月手藝很好,但就是太愛發明新菜色…結果就是常常做出奇妙的食物。

這餐吃的號稱營養豐富的紅蘿蔔玉米排骨粥,讓他們無言很久,在月的面前強顏歡笑的吞下去,然後等月走了,一起慶幸曼珠沙華不會拉肚子。

「對了,隊長,妳剛想說什麼?」參終於想起來,但他們已經快下線了,都過半截遊戲時間了。

「…我也忘了。」漱芳笑,「看你們吵架太好玩。」

其實她沒忘。照他們這群人的護短程度,一定會全體通過立刻下線…但她不想剝奪其他人的自由和快樂。

睡醒以後,她真正寧定,然後翻了翻檔案夾。他們七個最大的相同處就是愛看書愛寫書,娛樂的大雜燴小說也各有主筆,其他人都是補充。各人都有各人的主筆檔案夾。

她翻開自己的檔案夾看了幾篇。所謂文如其人,她和其他特質強烈的自己人比起來,就像杯溫開水,不但沒有味道,不冷又不熱。

所以?

「想寫娛樂?」鍵先察覺,「想暫時歇一下也沒關係,可以停一兩天稿。」

「我們是只有『交稿快又準』這個優點的二線,不要太超過。這月份也就兩三天就完了。」她關上檔案夾,繼續專心寫作。

當天晚上,進入曼珠沙華,她依舊躺在東院的屋頂上晒太陽,面目平靜。

原本抱著戲弄之心來尋的夜沁,反而詫異起來。「怎麼?小耗子,不逃了?」

「我只是反應比較慢,容易慌張而已。需要點時間消化反應。」漱芳屈著一膝坐起來,將手擱在膝上,「閃躲不但讓你更覺得有意思,而且我若躲得太厲害,你可能去騷擾其他人。」

「怎麼了?昨天還是逃跑的小耗子,今天就長了獅子膽?」夜沁凌空坐著,媚眼如醉,「一觸及妳的人,就整個聰明起來?」

「沒辦法,我靠腦子吃飯呀。」她坦承,「只是反應比較慢,要時間思考。侯君,您自己說,若是我再逃跑,堅拒不答,您會怎麼做?」

「沒錯,我會去找那個比較容易溝通的玄,或是膽子比妳更小的月。」他開始覺得有意思了。

「但您喜歡看人類的反應,所以應該會先來威脅我。」 漱芳淡淡的說,「可我覺得,我既不是您的臣民,沒有義務要提供娛樂項目給您。」

好鋼口。夜沁眼神亮了起來,強制壓抑的天魅散逸旺盛,他低了聲音,「繼續。」

「所以我直言了。且恕我無禮…換我威脅您。」漱芳交疊雙手,「若您打擾我以外的自己人,我可能要對華雪心懷歉疚了…因為我會公開曼珠沙華的所有npc都有問題。」

「誰會相信妳?」

「不需要相信,侯君,不需要。」漱芳語氣很和藹,「我可以告訴您,我們就是七個不同類型的作家,而且合力寫言情小說十年以資餬口。我能提供的原料就夠種類繁多芳香可口,各記者大人更會幫我們添油加醋。當然可能會對華雪有些傷害…但我相信系統大神不會對此表達欣慰和高興。」

夜沁的天魅大部分都釋放出來,威壓甚重。但他想看到的迷魅效果卻沒有出現,漱芳或許有點顫抖,但眼神很清明,簡直有些無情。

「妳是個懦弱平凡的長姐,但為了弟妹卻會勇敢到這地步,我得誇獎妳一下。」夜沁將天魅壓抑下來,用種嶄新的眼光看著她。「我們彼此都能威脅到對方,那麼,我該付出什麼,換取滿足我好奇心的答案呢?」

果然九尾狐亡國侯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人。從他的穿著打扮就可以看得出來。他跟陌桑國主相類似,都只戴一只耳環。但他的更精緻華美,幾乎垂墜到肩膀。長髮看似狂放不羈,事實上應該在鏡子前梳半天才梳得出來那種效果。

服飾上看似簡單,事實上非常重視細節,和每個角度的完美。

這傢伙一定追求極刻細的細節,並且執拗。

漱芳雖然對推理小說沒什麼興趣,但鍵是福爾摩斯迷,寫的偵探小說都是福爾摩斯式的。寫多了聽多了,連她都學著會觀察了。

「你每天可以問我一個問題,而我也問你一個問題作為交換。」漱芳豎起食指,「你可以滿足好奇心,我能取材,如何?」

沈默很久,夜沁開口,「上個和我談交易的,還在萬年玄冰中保鮮。」

「我不在乎。」漱芳聳肩,然後輕鬆的躺下來,「恕我直言,我們在這兒只是玩兒,隨時脫離都行,全息網遊又不只有曼珠沙華。但對你們來說,恐怕不見得吧?系統大神肯麼?」

漱芳其實不肯定,但她敢唬。夜沁不見得不知道,卻也不得不被唬。

但夜沁武裝似的媚笑湧現,她閉上眼,省得被看出得意來。

這女人。真不能小看女人…你不知道怯懦無能的皮底下會擺著什麼。

可也很有趣不是?這本來就是個打發時間的遊戲。

「小漱芳,妳這是強迫侯爺我天天來找妳約會呢。」夜沁瞋著說。

「您可以不來,我不會期待。」漱芳還是笑了,微微的,但很自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