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沙之蝕(二)

「妳自由了。」

我掙脫了老婦的掌握,轉身卻撞入一個溫暖芳香的胸膛。她按住我的肩膀,指甲塗滿暗紅色的蔻丹。應該是很俗麗的顏色,在她手上卻這樣理所當然的和諧。

她眼神非常冷。

【Google★廣告贊助】

「別嚇那孩子,克里奧爾。」老婦說,她將圍巾圍在肩上,「帶她過來吧。」

她們給我麵包和葡萄酒,但我忐忑的吃著,不知是禍是福。

漸漸的,我的戒心褪去,而老婦雖然形容恐怖,卻很擅長讓人放下心防。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老婦曾經是名動一時的絕代舞妓,她自稱娼婦,不讓人知道名字。

那位名為克里奧爾的冷艷女法師恭敬的稱呼她為老師。

老師很技巧的詢問我,不知不覺,我將不堪的過往說了出來,機械式的。她們靜靜的聽我說,異常專注。

克里奧爾靜了一會兒,「…跟我走吧。」

「不把她留下?」老婦很感興趣,「她比妳適合當個娼婦。」

她短促的笑了一下,「她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決定那麼做,我沒意見。但現在…她還不需要太早決定。」

克里奧爾轉臉對著我,「妳想活吧?」

我點點頭。

她垂下眼簾,「當人生破碎的時候,才是存在的開始。」揚起那雙美麗卻霜冷的眼睛,有著冽然的了解和隱隱的自傲,「恭喜妳,妳終於自由了。」

本來我不懂她的意思,後來才漸漸明白。

災難降臨的時候,我原本安穩的人生被打碎了,在無盡的苦楚中,我才感到生命的重量。什麼都沒有了,所以真正的自由才握在掌心。

當時的我,只覺得被震撼,雖然聽不懂。我落下乾枯已久的眼淚,默默跟著克里奧爾走了。

她在旅館幫我租賃了一個房間,讓我暫居,所以我有睡覺洗澡的地方,她還買了幾套衣服給我。我跟隔壁房間的男人睡,她也沒有責備,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錢不夠用?」她眼中沒有憤怒,只有疑惑。

我低下頭,不知道怎麼解釋。「…我沒收錢。」

她想了好一會兒,「啊,妳開葷了。開始感到歡愉的狂喜?」

我羞愧得無地自容。覺得自己非常污穢、低賤。或許老師說得沒錯,我是個天生的娼婦。

「抬起頭來。」克里奧爾命令,「這有什麼好羞愧的?男人可以知道歡愉的狂喜,女人不能知道?妳現在是個自由人,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別生出孩子來就好。」她給了我一個小水晶瓶的藥,「妳就照妳心意做吧,別違背良心就可以。」

「做吧。直到妳厭倦為止。」

後來我會成為術士,是因為我不能成為法師,宛如克里奧爾。

我並沒有成為娼婦,雖然看起來比較容易。但我想,若拿興趣當職業,我很快就會厭倦了。既然我前半生的人生已經破碎殆盡,成為自由人的我,就不想再遵守良心以外的任何規則。

當個術士是個不錯的選擇。我可以往冒險者公會接任務,成為一個冒險者。術士師傅都是明哲保身的人,也不過問我們的私生活。我既然考進了「已宰的羔羊」,只要通過考試,他不管我跟誰睡。

我成了一個中上程度的學生,不惹麻煩,最少在任務上不惹麻煩。師傅對我很滿意,當然也是因為克里奧爾的背景緣故。

但我沒說破。自從我進入「已宰的羔羊」,只收了克里奧爾贊助我的十金幣,我就沒再去找過她,只有每晚寫封信給她,即使我們都在暴風城。

我想靠自己的腳,站起來。就跟克里奧爾一樣。

雖然她甚少回信,但我知道她看到了。若說我會在闇道之路精進努力,那是因為,我不能讓人說,克里奧爾救了一個廢柴。

但我常常去探望老師,用我微薄的積蓄買一點胭脂水粉給她,雖然她會笑。但我知道她很高興,我猜我比貴族出身的克里奧爾更了解老師。

唯一的遺憾是,當老師過世時,我已經外出修煉旅行,所以來不及跟她告別。

***

我一直沒有離暴風城太遠,熟悉一個地方,我就不想動…也或許我對外界依舊恐懼。

還沒有厭倦,還沒有。說不定我非常恨男人,但我也愛他們給予的歡愉。就這樣,我不太去想什麼的,一天混過一天。即使到湖畔鎮、西部荒野做任務,說什麼我也要回來暴風城。

我的家在這兒,雖然是棟又小又破、租來的房子。我的男人們在這裡,雖然他們都用輕慢的態度對待我。

我不在乎。

但某一天,我和一個學弟鬼混完,正在擁抱接吻。突然聽到敲門聲。

「…完了,是我未婚妻!」他臉孔鐵青。

那一刻,我先是瞠目,然後有種荒謬的好笑感。看起來…他跟未婚妻的婚事吹了。他的未婚妻是個溫柔的千金小姐,是個可愛的牧師。上回她來找學弟時,對我露出甜美溫柔的笑,毫無戒心的。

我想到她的笑,突然蒙上一層陰影。

要碎裂這樣的笑嗎?要嗎?要在她無瑕的人生落下一個沈重的污點?由我嗎?

深深吸一口氣,我對學弟施展了恐懼術。在他不由自主亂跑時,我打開了門。

她的臉孔整個都蒼白了,我歉意的對她笑笑,將她拉進來,關上門。

學弟還在跑步。

「噓。」我對那女孩說,「抱歉,借用妳未婚夫一下…師傅要考恐懼術連段,誰也不肯陪我練習…」我指了指正在跑步的男人,「只有學弟肯。」

「啊。」她明顯的鬆了口氣,臉孔也恢復血色,「但、但是為什麼要在這裡…」

「我名聲不好。」我聳肩,「只要男人跟我走在一起就會被傳壞話。女生又沒人要理我…只好躲在他房裡。真的很抱歉…」

學弟腳步一停,我馬上詠唱了恐懼術讓他繼續跑。

「我名聲很爛啦,我知道。但我對功課很認真。」我解釋著。

「不不,我沒這麼認為。」甜美的牧師小姐笑了,「阿力,有幫上忙嗎?妳若需要也可以找我幫忙。」

「哦,謝謝,妳人真好。我請你們喝茶?雖然打擾你們的約會…但我想表達我內心的感激。」

後來我跟他們去喝茶,渡過一個美好的午後。

之後我跟術士師傅和盤托出,請他幫我圓謊。他神情複雜的轉頭,「…沙織,妳變了。」

「有嗎?」我笑,「或許吧。」

「但我不願說謊。」他喚出小鬼,「來吧,開始考試。就考恐懼術連段。」

師傅替我遮掩過去,雖然我差點被小鬼打死。但我甩著燙傷的手走出「已宰的羔羊」時,仰望星空,我突然覺得…狠狠地呼出一口胸中幾乎成腫瘤的惡氣。

我真的,自由了。

終於停手,不再那麼饑渴的跟男人睡覺。

我選了一條,比較束縛的道路。我沒有怨恨忌妒,我成全自己的良心。這讓我感到極度舒暢,比歡愉還讓我喜歡。

之後,我接受了師傅的建議,開始修煉旅行。只遺憾來不及為老師送終…但我相信,老師會為我驕傲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