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沙之蝕(九)

「我會在妳墳上唱輓歌。」

我平安渡過不少時光。本來是裝忙用的闇術研究,現在倒是非常有用處。師傅說我是苦學型的學生,其實我只是拿苦學當逃避。

不過這副作用很好,讓我平安熬過許多試煉和任務。

【Google★廣告贊助】

我成了不錯的術士,起碼隊友覺得不錯,不是頂尖,但能夠恰如其分的作好份內工作。我不是美女,所以也沒什麼桃花,頂多就偶爾邂逅、比較懂規矩的冒險者,一夜之後就各奔東西。

但我開始覺得男人沒什麼味道…說不定我找到戰鬥的樂趣來代替了。後來我開始會拒絕男人的邀約,就覺得…夠了。

這在以前可是怎麼想也想不到的。

我後來去了撒塔斯,已經做了相當的心理準備。我想,再見到霍藍,我可能就舉起手打打招呼,沒了。

畢竟我再也幫不上任何忙,接下來的人生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這讓我覺得好過多了。

但我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會面。我討厭輪迴這種鬼東西。

就在某天,我準備去找鳥人麻煩時,在城外聽到了絕對不想再聽到的輓歌。

該死的不都死了嗎?現在你又可以為誰唱輓歌呢,霍藍?

我受夠了,真的。我該裝作沒聽到,然後快步離開。去作我該作的事情…或是去找個男人。

我是找了…我跑去找霍藍。我一定是神經病。

撒塔斯城外的墓地,他跪在墓碑前。我走近看…死者叫做莉莉。碑上刻了一行小字:「請在天國等著我,霍藍。」。

我說不出話來。

霍藍頭也沒回,「…她是我未婚妻。怎麼會這樣?我以為她嫁人了…她為什麼會埋在這裡?為什麼啊?她怎麼會還惦記著我?為什麼?」

他咒罵,咆哮,撲上去開始挖墳。我不知道該不該制止…但遠處的守衛聽到動靜,已經過來察看了。

盜墳要關的。

「霍藍,霍藍!」我用最大的聲量喊,「你想見莉莉嗎?!你若想見她挖墳有什麼用?跟我來啊!」

他喘著,用雪白的瞳孔瞪著我。「…我什麼都沒有了。我只希望她幸福快樂的活著。」

「…跟我來。」我拖著他,趁守衛來臨前跑回撒塔斯。

我在做什麼?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管他?這完全不干我的事情。

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真的夠了。

我把他拖上鳥,飛到艾蘭里,然後將他拖到旅館的房間。經過短短的飛行,他似乎冷靜多了。

「…妳是為了我好,所以才騙我的吧?」他苦笑,「對不起。」

舔了舔唇,「我並不想騙你。但你是想看莉莉的模樣,對吧?人類女人。」

他茫然的點點頭。

這真的很蠢。我對自己說。但再怎麼蠢,我還是心一橫,粗魯的脫了衣服。還把裙子踢開。

「這個…」我聳了聳肩,「我想她比較漂亮,身材也應該比較好。但有男人說,關了燈女人都一樣。」

「…把衣服穿上。」他把臉別開。

「真對不起哦,我就是這種爛女人。不知恥的爛女人。」我走到他面前,「我只知道一種安慰方式,就這種方式。我若是牧師或聖騎,說不定可以讓你告解,或用聖光治療你的心傷,但我是被聖光拋棄的爛女人,真抱歉,我只會這種最下流的方式。」

是啊,我是地下鐵。誰都可以上,現在還硬要一個不死族上我。我是在幹嘛啊我?

「不要再唱輓歌了,我求求你。停止尋找屍體,停止懷念過去吧。拜託…人都會死的!」

「…我會在妳墳上唱輓歌。」他掩住臉孔。

「我求你把我忘個乾乾淨淨,千萬不要!你絕對不可以收埋我,你的葬禮夠多了!」我對他吼,哭了出來,「就這樣好了。」我彎腰去撿衣服,真的還有點丟臉。

但他從背後抱住我,我愕然的直起身,他將冰冷的臉埋在我肩窩哭泣。「…妳很溫暖,真的很暖…」

我居然全身僵硬,訥訥的說,「…那是火爐的關係。」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