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第一章

她幾乎是感激涕零的醒來,多久沒有這樣徹底空白的睡眠了。真正的睡,沒有夢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干擾。

醒來像是全新的一樣,像是每天該面對的苦難也算不了什麼。

眷戀的將臉在柔軟的毛皮上面蹭兩下……毛皮?

【Google★廣告贊助】

銀白閃亮的長髮拂在她的臉上,小心翼翼的抬頭,她幻想出來的妖怪也在沈眠,貓科的臉孔看起來很安詳。

我瘋得很徹底。認命的下了斷語,她有些踉蹌的爬起來,蹣跚的走進浴室淋浴。

「……那是什麼法術,屋子裡面會下雨?」上邪瞌睡兮兮的頭好奇的穿門而過,望著正在淋浴的翡翠。

水瓢精確無比的打中他的頭,「那是蓮蓬頭!笨蛋!不要偷看我洗澡!色狼!不要臉!」翡翠狼狽的把浴帘一拉。

「嘖,光溜溜的有什麼好看?沒毛的猴子。」上邪揉著腫起來的腦袋,清醒過來不禁大怒,「妳這沒毛的母猴子居然打腫了我尊貴的頭!」

這次是香皂和漱口杯一起飛過來,幸好他頭縮得快,不然又是兩個包。這女人!真是太不尊重了!

「妳不知道我曾經被戒慎恐懼的祭拜過,稱我為『神』嗎?妳居然對我這樣不尊重!等我傷好了,第一個就吃掉妳!就當我重獲自由的第一個祭品好了,我告訴妳,以前的人類可是獻處女的,我吃了妳是一種榮耀和委屈,懂不懂啊妳∼」

上邪在門外暴跳,洗好澡的翡翠換好衣服,扁著眼睛看他。

「處女比較好吃嗎?」跟自己幻視幻聽的怪物討論這個,自己真的瘋了。「其實人肉的味道都差不多。」上邪仔細考慮過後承認,「我也不知道,他們老是送一些毛都還沒長齊的嫩小孩來,沒什麼骨頭好啃……」

翡翠放棄的望著天花板,「……繆思女神,妳對我太殘忍了。為什麼讓我的創作力衰退到這種地步……」

「我在跟妳說什麼,妳在說什麼啊?!」上邪又繼續暴跳。

翡翠不理他,開始收拾包包,順便到處找健保卡。

「我出門你會不會跟著出門?」她平靜的詢問妖怪。

「現在能出門嗎?」上邪沒好氣的說,「我傷得這麼重,只剩下穿門的能力,而且只能穿透木門!妳家後陽台的窗戶能開,我才勉強進得來的,妳以為……」

「不會?那好……」她一把揪住上邪的耳朵,「走吧。」

「住手!跟妳說了一千次,不要抓我耳朵!妳想帶我去哪?我不要出去∼」上邪又吼又叫的,卻毫無招架能力的被她拖到電梯。

「我要去看醫生。」翡翠按下電梯,「但是我又看不到其他的幻視。總要誠實的告訴醫生我看到啥了吧?我想這次非住院不可了,希望有病床可以讓我住一陣子……不知道能不能帶筆記型電腦,就算發瘋也得交稿啊……」她悲從中來,「為什麼我還要交稿?我發瘋了呀……」

「妳沒有發瘋!我不要出去……」上邪想掙脫她的掌握,該死啊!他應該早早就把耳朵割掉,省得有把柄落到人類的手底……

四樓電梯叮的一聲,有人也要下樓。但是電梯門一開,那個人卻面無人色的退到牆壁貼緊。

「要下樓嗎?」翡翠友善的問。

那個人把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慘白的臉像是看到鬼。

電梯門一關上,翡翠就哭了。「我果然看起來很不正常……你看他多麼害怕……」

上邪已經放棄掙扎了,無力的看她一眼,「……妳看起來跟路邊的歐巴桑一模一樣。」

那個人害怕的是我呀!笨女人!

翡翠一無所覺的哭著,登登登的把上邪拖到機車旁邊。

「坐好……我沒有你可以用的安全帽……嗚,我居然為幻想出來的妖怪擔心安全,我真的瘋了……」她哭著發動機車。

上邪自棄的望望路上倉皇逃跑的行人,認命的坐在後座,不想說話了。

這個時代的機器馬比過去的活馬跑得平穩,體驗一下千年後的兜風也不錯。

他幾乎要讚賞自己的達觀了,果然三千六百歲的妖魔有超乎時代的適應力。

不過路上倒是引起了大小幾樁車禍。

「真奇怪……今天車禍真多。」翡翠自言自語。「因為我傷太重,沒辦法對人類下暗示,所以他們都看得到我。」上邪懶洋洋的說。「神經病。」翡翠罵了一聲,「你當大家都跟我一樣發瘋了嗎?」

上邪懶得糾正她頑固的腦袋了,任由她把自己拖到精神科。

「小姐。」她擦擦眼淚,醫院剛開沒多久,她是第一個掛號的,「精神分裂可以申請重大傷病卡嗎?」「醫生鑑定開證明就可以。」掛號的小姐連頭都不抬,「二診。」「謝謝。」翡翠沈重的拖著上邪到候診室,沒看到掛號小姐瞪大眼睛看著上邪,飛也似的逃出去。

上邪也沈重的嘆口氣。

走進二診,翡翠眼淚汪汪的坐下來,醫生顧著寫病歷表,「感覺怎麼樣?」

「醫生,我精神分裂了,看到非常逼真的幻視,而且有逼真的幻聽。我看到一頭會說話的銀白色獅子……」「哦……」醫生漫不經心的抬頭,瞪著還讓翡翠揪著耳朵的上邪。「看什麼看!卑賤的人類。」上邪鼻子上獰出兇惡的紋路。「有……有妖怪啊啊啊啊∼」醫生跳了起來,尖叫著跑出去,病歷表飛散了一地。

翡翠呆了呆,小心的望著讓自己揪著耳朵的上邪。

「妖怪?他說你嗎?」

上邪認命的點點頭。「妳趕緊放開我的耳朵吧。等等就會有獵人來追殺我……我可不甘心就這樣被殺或被封起來。不想被波及就閃遠一點吧……喂!妳不要更死命的抓住我耳朵!」

翡翠卻沒命的揪著他跑出去,將他扔上後座,把機車騎得像是飛機低飛。

等到了大樓門口,隨便的把機車一停,又揪著他狂奔進電梯,一路把他拖回去。

「……妳又把我拖回來幹嘛?」上邪不可思議的望著她,「妳該不會真的有問題吧?我、是、妖、怪!妳不怕我吃了妳?!」

坦白說,她也不知道。只是……怎麼樣眼睜睜的看著這個讓她一夜好眠的妖魔被殺死呢?她花了那麼多雙氧水救的。

「……我沒有棄養流浪動物的習慣。」好半天,她才擠出這個答案。「……誰是流浪動物?!」上邪揉著疼痛的耳朵大吼,聲音大到玻璃窗為之顫動,「妳這傲慢的女人,看我吃了妳∼」

翡翠往他胸口最大的傷痕用力按下去,他痛得整個縮成一團。

「激動會惡化傷口喔。」翡翠警告的對他搖手指,「我幫你換藥吧。」

人類的藥對我沒效啦,笨女人。不過他也沒有抵抗,任翡翠幫他換藥。

重要的是,換藥的人期望他好起來的心意,這才能讓他好得快一點。

這個呆頭呆腦的笨女人倒是真心希望他好起來的。

為了這點,將來吃她的時候,一定讓她毫無痛苦。這是當妖怪的對人類最好的報償了。

就這樣決定了。

***

上邪在她家住了下來。不過伙食問題讓她傷透腦筋。

「你吃什麼?」她翻了一遍所剩無幾的冰箱,覺得直接問比較快。

「人肉。」無聊到清理毛皮的上邪很理所當然的回答。

「肉是吧,貓科動物本來就是肉食性動物……」她回去翻冷凍庫。

「人肉!我的肚子除了人肉什麼也不吃……」上邪衝進廚房,發現那女人從鐵箱子裡掏出一個冷到冒煙的「石頭」。

「……妳給我吃石頭?!妳居然給尊貴的我吃石頭∼∼」

翡翠輕蔑的看他一眼,把凍肉丟進微波爐解凍,抱著胳臂思考了一會兒,「妖怪不能吃鹽巴對吧?」

「請妳不要以訛傳訛好嗎?」上邪對她扁眼,「如果有鮮血可以搭配,沒有鹽巴就算了……」

「我只有豬血糕……唔,壞了。」她放棄的把豬血糕丟進垃圾桶。這塊肉凍了兩個禮拜了……理論上應該還可以吃吧?

連自己吃的飯都懶得煮了,還得煮妖怪的伙食……她實在不耐煩,把肉胡亂用鹽醃了一下,丟了一堆蔥蒜,扔進電鍋裡蒸了起來。

等她把廚房堆積如山的碗盤清理一遍,煮好泡麵,電鍋的按鍵也跳起來了,她倒進大盤子裡,端到上邪的面前,

「喏。」

面對著電腦,她開始吃泡麵。

上邪對著盤子氣得發抖,「這塊肉起碼死十天了!」

「正確的說,應該是十五天。」翡翠敷衍著,一面吃泡麵一面修改稿子,「快吃吧,有得吃就不錯了。你沒看到我還吃泡麵?我對你可以說很好很好了……」

……這女人!不吃了她怎麼對得起自己高貴的自尊!他忿忿的開始吃起那塊難吃的肉,

「……妳真的是女人嗎?我也吃過熟食,哪有女人煮得這麼難吃的?這只配餵豬……」「我十指不沾陽春水。」翡翠仍然對著電腦發呆,「你若不滿意可以自己煮。」

他氣到發呆,居然不知道該罵啥。不管了,現在就吃掉她,士可殺不可辱啊∼

撲了上去,翡翠卻把筷子上的麵塞進他嘴裡,「你想吃泡麵?早說嘛……」

…………

辣辣辣!他衝進浴室,張大嘴狂灌自來水。他的嘴像是被千百隻小蟲咬過一樣。

喝了一肚子的水,嘴巴還是腫的。

「你不敢吃辣?」翡翠很沒禮貌的大笑了起來,「這麼神氣的大妖怪不敢吃辣,哈∼」

恨恨的看著這個可惡的女人,她居然捧著那碗辣椒紅湯灌了起來……

他突然覺得,這塊死很久的豬肉好吃多了。

***

「妳在幹嘛?」養傷的時候百無聊賴,看著她老對著一個大盒子發呆,還不斷的敲打一個有很多小格子的怪東西,上邪好奇的湊過鼻子來看。

「寫作。」她漫不經心的回答,正在想要怎樣讓男女主角產生誤會。

敲打小格子就會有字寫在盒子上,人類也真會想。

「這盒子是什麼,裡面有人嗎?還是妳抓了低等妖魔在工作?」他在螢幕上摸來摸去。

翡翠不耐煩的推開他,「別吵。這是電腦。」

「電腦是什麼?」被關了一千年,他似乎錯過了許多有趣的事情。「電腦就是……可以幫你工作……可以看VCD……可以聊天……可以玩遊戲的東西……」

情敵?這樣的橋段會不會太老套?還是不孕症?但是她起碼有一打的女主角不會生小孩了。這次要用什麼誤會啊……

「VCD是什麼?怎麼聊天?是咒文還是巫法?妳果然是女巫嗎?有怎樣的遊戲?下棋?」

煩不過的翡翠抽出架上她沒空看的「電子計算機概論」丟到他腦袋上當作回答。

「妳這女人……」上邪正要發怒,翡翠一面推開他一面打字,「你懂中國字吧?冰雪聰明的大妖魔總不至於不識字?或者說,沒人教你你就無法自修?」

這深深的刺激到他,「妳說那什麼鬼話?!我可是智慧聰明超過神明的大妖魔,區區電腦我會搞不清楚?!」

上邪忿忿的拿起「電子計算機概論」一字一句的讀了起來。

等翡翠終於解決了「誤會」這個煩死人的橋段,抬起頭來,屋子裡面已經昏暗了,而上邪卻看著「電子計算機概論」發笑。

「就是明和無明的區別嘛……人類又蠢又笨,倒也滿會想的。」

翡翠盯著他發呆。真是奇怪的景觀……一隻非科學的妖怪坐在她的床上,正在看科學的「電子計算機概論」。

「……你知道什麼是『電』嗎?」蹲在他旁邊,她幾乎是驚嘆的望著絕對沒人看過的奇觀。

「我不像人類那麼蠢。」換他沒好氣的推開翡翠,「別吵我。」「我去吃飯?帶回來給你吃?」翡翠問了三遍,上邪卻沈醉在那本書裡頭沒有回答。

吃過了晚飯,懶得去超市的她買了五份香雞排回去。

開了燈以後,發現上邪正在沈思。「欸,妳的電腦是486的嗎?」

糟糕。她看了看那本「電子計算機概論」,是七年前出版的,她抽錯本了。

「不是……你想看接下來的演進嗎?」她謹慎的問。「還有書嗎?」他開始去翻翡翠的書架,所有關於電腦的書都被他翻出來,不管年份新舊,他邊啃香雞排邊看著那堆書津津有味。

只要他別吵我就行了。翡翠很高興他對食物沒有抱怨,又一頭栽進寫也寫不完的情愛世界。

不過天亮以後,她看到自己的桌上型電腦被拆解成一堆廢鐵,差點昏厥。

「我的電腦!」她尖叫起來,「你搞什麼?!雖然很爛也很破,但是我玩線上遊戲都靠這台呀!你……」

她氣得差點哭出來,天啊,她就知道不該給他看什麼「自組電腦DIY」之類的五四三……

「別吵。」他像是在趕蒼蠅一樣,「我正在看電腦裡頭有什麼零件……」銀白色的爪子精準的化成十字起子的模樣,非常專注的繼續拆解電腦。

如果他能夠不吵自己就好了……她默默的哀悼自己可憐的電腦,轉頭又在筆記型電腦上面捨生忘死的趕稿。

一晝夜,那台電腦又完好如初的復原了,這個非科學的妖怪,居然跟她抱怨灌了太多廢物在電腦裡面,一面刪除檔案還一面最佳化,她有種錯亂的感覺。

「上邪……你是妖怪。」

 

「廢話。」他頭也沒抬,一面翻書,銀髮一面移動著滑鼠,「嘖,這本書寫錯了,步驟不是這樣的。哪個出版社的?這種東西也敢賣錢……」

 

「……你知道什麼是出版社嗎?」「用搜尋引擎找就知道啦!Google 不錯用,什麼答案幾乎都找得出來……」……連搜尋引擎都會用了。

她回到筆電前面發愣。有隻妖怪在我家,而且,他會用Google。

翡翠突然覺得頭有點兒痛。

***

好不容易把稿趕完,她鬆了很大一口氣。

終於可以放鬆一下啦!她把上邪從桌上型電腦前面粗暴的推開,準備要去玩玩線上遊戲。

「這是我的電腦欸。」上邪瞪了她一眼。「我買的。食客有說話的權力嗎?」翡翠兇了起來,「去去去,我筆記型電腦借你玩,但是什麼檔案都別碰喔!不然你小心我在你食物裡摻東西。」

「怕妳?!」上邪跳了起來,「我百毒不侵……」「我有朝天椒粉。」

上邪閉了嘴,心不甘情不願到筆記型電腦前面蹲著。看她著迷的在螢幕前面,還有小小的人跑來跑去,他忍不住湊過去看。

「這是什麼?」「網路遊戲。」翡翠正在忙著打怪,「過去點,你擠得我沒位置了。」

桌上型電腦是放在和式桌上的,上邪的體積又大,湊過來實在太擠了一點。

一人一妖擠得快反目成仇,上邪索性把翡翠抱到懷裡,一起專注的看著螢幕。

「可以殺人喔。」殺怪他興趣不高,看到人和人對打倒是精神為之一振。

「當和式椅的安靜啦。」翡翠不耐煩的回答,「死小白,居然敢偷打我……」

她的法師已經練得有點等級了,很不客氣的將小白劈死。「……我也要玩。」他搶了翡翠的滑鼠,正在遲疑該按哪個快速鍵好打死人,已經被翡翠搶回來了。

「你想拿我的人物幹嘛?」翡翠懷疑的看著他。不會吧?妖怪也想玩線上遊戲?「我的筆記型電腦跑不動。」

「我讓妳的筆記型電腦一定跑得動。」他懇求,「我也要玩,養傷很無聊,妳又不掉眼淚了,我傷好得很慢……」

被他連哄帶騙,翡翠狐疑的回自己的筆電打網路遊戲,還幫他開了個新帳號。原本怕他到處殺人當小白,卻發現他悟性極高,沒多久就認真打怪,感動之餘,還不斷的供應他裝備。

然後這個著迷的妖怪就日夜不辭辛勞的衝等,吃什麼都沒有抱怨了。

反正妖怪不用睡覺。她聳聳肩。而且他著迷線上遊戲也好,省得他出去搗蛋,或者是纏著自己不得安生。他這個大坐墊又好用,每次睡不著,她就拿本書靠在上邪的身邊看著,沒多久就會趴在他懷裡熟睡,比安眠藥還好用。

線上遊戲可以鎮壓一隻兇惡的大妖怪,實在是始料非及的功能。

沒多久,趴不怕的上邪等級就遠遠的超過她,甚至上了所謂的高手排行榜。

不過,很快的她就後悔了。

趴在他的懷裡睡了好一會兒,連連的慘叫聲讓翡翠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為什麼新手村被放了滿滿的火牆,而且滿地都是死人?她還沒清醒,甩了甩頭,上邪微笑著操作他的法師,跑到另一個新手村,開始殺人放火。

他在屠村。

原來是屠村啊……屠村?!

上邪連殺了兩個新手村的人物,然後非常興奮的跑向大城市,看起來是準備殺光整城的人……

「你在幹什麼?!」翡翠尖叫起來,「你在衝三小?你怪不打殺人做啥?」

趕緊跟他搶起滑鼠。「妳很煩欸!」上邪跟她搶滑鼠,「我努力練等就是為了這天!不能出去吃人實在太悶了,讓我虛擬的殺幾個人有什麼關係?妳不要管我……我要殺光所有線上的人,讓這個世界變成一片腥風血雨!啊∼妳又拉我耳朵!」

翡翠氣憤的揪著他的耳朵,「混蛋!你這個白目妖怪!遊戲雖然是遊戲,螢幕後面都是活生生的人啊!誰喜歡被殺啊?你這個豬頭……」

「不是活生生的人我殺他幹嘛?!」他努力想把自己的耳朵救回來,「別拉我耳朵!我吃了妳!」

翡翠狠狠地往他胸前的傷口賞了一記漂亮的後肘攻擊,趁他痛得躬下身時,匆匆的替他人物下線,在他來不及抗議的時候,刪除了那個紅通通、滿身罪惡的法師。

「……我半個月的辛苦!我努力練得要死的法師!賠來!我還沒殺光所有的人類啊啊啊啊∼」上邪抓著電腦大叫。

「你可以繼續吵。」翡翠氣得要死,「你的月卡是我買的。妖怪跟人家玩什麼線上遊戲?!如果要玩,就乖乖照人類的規矩玩!你再給我殺人看看,我一定再把你的人物刪光光!」

「我吃了妳!」上邪的傷勢恢復了大半,迅雷不及掩耳的掐住她脖子。

翡翠冷笑著,吞了一把藥丸。

上邪遲疑了一下,「……妳剛吃了什麼?」為什麼那些藥丸有種不祥的氣味?

「減肥用的唐辛子。」翡翠對著他的鼻子哈氣。

辣辣辣辣辣椒!恐懼的將她一丟,「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要來一顆嗎?」她笑吟吟的。

「不!別過來!」好恐怖的味道啊!「那還要不要當小白?嗯?」換翡翠獰笑的靠過來。

「不!我不會再當小白了!我不會再亂殺人了!」該死,這房間這麼小,叫他躲哪兒?

「大妖魔要跟卑賤的人類一樣說謊嗎?」翡翠按捺住好笑的感覺,一本正經的問他。「我堂堂大妖,怎可能跟人類一樣說謊?!」

話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啊啊啊啊啊∼他居然讓個母猴子這樣耍∼

「很好。」翡翠拍拍他的頭,「乖,重練一隻吧。你重練就給我練會幫人補血的道士,乖乖的學會助人為快樂之本吧。」她爬上床,「你練別的我馬上砍,你不要忘記了,妖怪沒有身分證,你的帳號是我去申請的。」

欺負完了上邪,她心滿意足的睡著了。

……我一定要吃了她!啊啊啊∼但是我怕辣……這要怎麼辦才好啊∼

上邪氣得發呆了一整夜,苦苦想不出吃她的對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